785.第785章 他不会来救你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785.第785章 他不会来救你了

    叶沛灵直接开车过来封擎苍的公司,刚好在门口堵到了封擎苍。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封少,你查到小语在哪儿了?”

    “嗯,我现在过去。”

    “我也去!”

    “你别去,等着我把她带回来。”

    封擎苍直接拒绝了叶沛灵,因为绑匪的目标,看着是为了钱,可是到底是什么难说了。

    也许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所以他不能让叶沛灵也跟着一起。

    叶沛灵还想说什么,直接被封擎苍的眼神定住,眼睁睁的看着封擎苍开车离去。

    她本来打算自己开车后面跟着的,谁知道封擎苍的秘忽然过来说,让她在办公室等着。

    叶沛灵最后争不过,只能跟着秘去办公室,不过她还是给顾墨打电话说了情况,顾墨让她静观其变。

    而裴诗语被扔在废旧的房间,简直可以说是通风漏雨啊,尤其是墙壁射出来的光,还可以照到人的眼睛。

    裴诗语坐在这儿,等啊等,可是根本没有什么人过来,跟她说话,或者替她解惑。

    大概她只是被误抓了吧,裴诗语忍不住想到,不过手却在加快速度,希望可以早点挣脱。

    “呵呵,好久不见啊,裴诗语!”

    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这让裴诗语感觉到震惊。

    她抬头,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女人,顿时惊讶的嘴都合不拢了。

    天啊,这个女人,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而且她今天身穿的衣服也是跟自己一样。

    如果俩个人站在一起,恐怕真的很难分清楚,到底谁是谁。

    似乎很满意裴诗语的这种表情,‘裴诗语’低低的笑了起来,声音带着无尽的魅惑。

    重要的是,她的声音也跟裴诗语很像。

    “你是谁?”

    裴诗语抬起头,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像她再像,也只是个冒牌货罢了。

    所以裴诗语知道,这个时候一定不能乱了。

    而且她收回了惊讶还有各种情绪,脸只剩下了冷漠,还有浓浓的嘲讽,不过是一个冒牌货罢了。

    “我当然是你啊,不然还能是谁,呵呵,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这是没用的!”

    ‘裴诗语’咯咯的笑着,眼睛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裴诗语,心里却愤恨的要死。

    是她,是这个女人,她抢走了自己所有的东西,如今也要让她尝一尝那种滋味。

    裴诗语听到那句话,忍不住冷笑起来,“你是我?呵,你以为凭你,可以吗?”

    “我可不是你,你算再像,也是冒牌货罢了,你以为你想要的,可以得到吗?”

    裴诗语的话也像一记重拳打在了裴绵绵的心,是啊,她再像也有些东西得不到。

    如,封擎苍,既然如此,毁了他,毁了裴诗语。

    “真不知道你哪儿来的那么大的自信,你以为苍哥哥他喜欢的真的是你吗?”

    “裴诗语,我告诉你,你不过是个替代罢了,苍哥哥他爱的只有我,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不相信你,哈哈。”

    裴绵绵笑着,带着讥讽,她的话顿时打击到了裴诗语。

    虽然裴诗语知道封擎苍不信自己,是因为照片视频,可是没想过,原来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

    她跟自己一模一样,所以封擎苍宁愿怀疑自己也去相信这个女人吗?

    被这个认知打击到了,裴诗语脸血色尽失,低垂着眸子看不清脸的表情。

    裴绵绵看到裴诗语这幅样子,立刻明白她被自己的话刺激到了,心里真是忍不住一阵的苏爽啊。

    “裴诗语,所以你别做梦了,苍哥哥他,不会来救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算你是裴诗语,那又怎么样?你照样得不到苍哥哥的心,他不爱你,明白吗?”

    裴绵绵毫不留情的说着,恨不得把所有伤害裴诗语的话,一次性说出来,想到今天以后,这个女人可以完蛋,裴绵绵顿时兴奋起来。

    本来裴诗语是有些伤心,可是这个女人一直这样说,那么很有可能是,她完全是单方面的这么想。

    所以裴诗语觉得,这个女人的话也许不是真的,心里对于封擎苍的信任却没有减少。

    俩个人走过那么多风雨,如果封擎苍不爱自己,根本不可能这样。

    “说的跟真的一样,你以为他是你可以肖想的吗?别再做梦了,醒醒吧!”

    “我不会信你说的任何话,所以你完全可以尽情的说,我只当听到了一堆垃圾。”

    裴诗语冷笑着,看向面前的这个女人,她确实很像自己,不过却是神似,别的地方,通过化妆确实可以以假乱真。

    不过这样一个女人为什么要弄成跟自己一样,难不成她想做什么!

    裴诗语顿时心惊起来,难道她要利用自己去害封擎苍吗?如果是这样,自己一定要阻止。

    “裴诗语我告诉你,你别得意了,你的所有的一切,我都会抢走的。”

    这句话让裴诗语顿时震惊起来,因为这让她想到了裴绵绵,她似乎总是喜欢抢自己的东西。

    可是面前的人,根本不是裴绵绵,声音也完全不是。

    “好啊,你喜欢什么,可以随便动手,看你的本事了。”

    不知道为什么,裴诗语将这句告诉裴绵绵的话,还给了这个女人,可能是因为她跟裴绵绵一样吧。

    可是听到这句话,裴绵绵顿时激动起来,直接挥手甩了裴诗语一个耳光,她的脸被打在一边,嘴角都流出血。

    “贱人,让你嘴硬!”

    女人恨恨的说了句,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像一个善妒的女人。

    “呵呵,那又怎么样?你还不是要靠着跟我相似的脸,去做事?有本事,别用我的脸啊!”

    裴诗语冷漠的说道,看着这个女人在发疯,心里总是有种熟悉的感觉。

    可是这次,那个女人却并没有生气,反而喜滋滋的看着裴诗语,对她说:“是啊,待会我让你看看,我是怎么利用你,将你亲嗳的苍哥哥手里的东西,全部夺回。”

    “自不量力!”裴诗语只说了四个字,心里却莫名的开始担心起来。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