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1.第781章 我只相信,亲眼看到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781.第781章 我只相信,亲眼看到的

    虽然她不明白封擎苍为什么会说这些,可是心底的怒火让她快要忍不住了。

    到底要她承认什么?承认那些照片都是自己?承认自己背叛了他封擎苍吗?

    “呵,好好看看吧。”

    封擎苍冷冷的笑了一声,然后伸手从兜里掏出了一叠照片,狠狠的甩在裴诗语的身。

    他失望的看着裴诗语,心里却莫名的有些心疼,后悔自己的举动,可是已经扔了,也只能站在那儿继续看着。

    裴诗语确实很错愕,完全没想到,封擎苍会这么做,她有些呆呆的看着那些照片,一张张散落在地。

    “这是什么?”

    她忍不住轻轻的低喃,脑子里却一阵阵的混乱。

    她蹲下身,看着那些照片,然后捡起来,脸的血色尽失。

    这是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怎么会这样?

    照片,是自己跟纪俊熙俩个人,在某个饭店吃饭吧,隔着玻璃拍的,可是却很清晰。

    几乎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个人是自己,可是她什么时候去了饭店,而且还是跟纪俊熙。

    裴诗语颤抖着双手,拿着那些照片,好像那些一颗定时炸弹一样,谁可以救救她,告诉自己,这是什么?

    “这些,都是哪儿来的?”

    裴诗语拿着照片站起来,看着封擎苍问道,声音也是忍不住的颤抖,让封擎苍的心,剧烈的疼痛。

    真想把她抱在怀里,可是想想她的欺骗,封擎苍还是没有办法原谅。

    他冷笑着,看向裴诗语:“我拍的。”

    一句我拍的,让裴诗语更加的颓废,她往后退了一大步,身子垫在了桌子,立刻痛了起来。

    不过这个时候,身体的痛只能无视,哪儿有精神的痛苦来的真实啊。

    “你在哪儿拍的?我今天没有去饭店,我去的咖啡厅,你不信,不信可以去查!”

    裴诗语有些慌乱的说道,眼睛却紧紧的盯着照片的俩个人,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的亲昵。

    如果是有人冒充自己呢?那么也可以理解,纪俊熙为什么总是用那种眼神看自己。

    难道真的是有人陷害自己吗?

    “你还想着骗我,不能好好的告诉我?难道你说了真话,我还会不相信你吗?”

    封擎苍再也忍不住怒吼道,他被这个女人折磨的有些疯狂了,明明照片都是自己拍的。

    可是她是什么表情,难道还是自己陷害她不成吗?

    “我说了,可是你信了吗?”

    “我只信我眼睛看到的。”

    看到眼前的男人那么固执的以为那是自己,裴诗语感觉真的没什么好说,而且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这不是我,有人陷害我,你相不相信我也不在意了,既然你只相信眼睛看到的,那我没话说。”

    裴诗语抬头,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从什么时候,自己的心里只有他一个人了。

    为什么,总是会有那些人破坏自己?

    她一定要把那个人出来,绝对不能让自己蒙受这种不白之冤。

    “够了!”

    封擎苍冷冷的说道,心里都是失望,他想过千万种样子,唯独没有想过是这样。

    有人冒充?封擎苍忍不住呵呵了,他看的那么清楚,表情,动作,完全是她的模样。

    会有谁那么无聊,做这样的事,而且还有纪俊熙对她的态度,不很好的说明了那件事吗?

    “不够,我一定会吧那个人找出来,还自己清白,没想到你竟然不相信我。”

    “不是我不信你,而是你自己,摸摸你的心,真的不会痛吗?”

    封擎苍痛心的说道,他的心真的痛了,裴诗语却忍不住感觉到一阵阵的诙谐。

    “我心痛的是,你不相信我,宁愿相信那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我在哪儿,做了什么,你不是一直很清楚吗?你不是一直有派人监视我吗?”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是啊,他都派人看着自己,怎么会对自己的行踪不确定呢。

    可是封擎苍却冷笑着看她:“呵呵,如果不是我派人保护你,我也不会知道,原来你总是三更半夜出去,可是你却告诉我,你累了去睡觉。”

    “你到底再说什么?”裴诗语震惊的看着封擎苍,他到底说的是什么,自己三更半夜出去?她什么时候出去了?

    “我在说什么,你很清楚,利用拍戏的时候,你却出去,可是每天晚,你都会告诉我,你困了。”

    “这是你说的困了,这是你说的,你要休息,结果呢?你却跑出去……”

    封擎苍看着裴诗语,后面的话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这个女人真是厉害啊。

    亏自己相信她,甚至现在都有些觉得,冤枉了他。

    “跑出去干嘛了?”裴诗语冷冷的看着封擎苍,她的心此时简直是有一万个曹尼玛奔过啊。

    自己出去?呵呵,晚困的跟个什么似得,早睡着了,哪儿还会出去,梦游了吗?

    梦游,难道自己梦游了?不可能,算梦游,也不会那么目的明确,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一定是。

    “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不想说,好自为之吧。”

    封擎苍恨恨的说道,他不明白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裴诗语看去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难道在她的心里,自己真的只是可有可无的吗?

    “呵呵。”

    裴诗语只回了呵呵俩字,她完全没想过俩个人居然会因为这些事而闹成这样。

    那个人果然手段高明啊,既然连封擎苍都一起骗过了。

    裴诗语忍不住郁闷,到底是谁,自己好像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为什么会被这样真对。

    而且看起来,那个人也是准备充分啊,完全是想把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领地。

    封擎苍失望的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裴诗语一个人,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裴诗语第一次感觉到了失落。

    她拿出手机给叶沛灵打了过去,可是却没有人接听,裴诗语只能躺在床发呆,快睡着了,听到电话响了起来。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