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4.第774章 你是故意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774.第774章 你是故意的

    咖啡厅的人很多,裴诗语还是一眼看到了施玲,她端坐在那儿,脸一如既往的没有笑容。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裴诗语站在咖啡厅的门口,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可以冷静点,冷静点,不要冲动,不要害怕。

    既然已经决定了今天过来是问清楚,那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裴诗语给自己不停的催眠,眼看着施玲都已经不耐烦的,拿出手机看了又看,眉头皱的很厉害。

    迈着步子朝施玲走过去,无视手机传来的响声,裴诗语知道,一定是施玲打的。

    “妈!”

    站在跟前,轻声喊了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裴诗语心里忍不住一阵阵的陌生。

    似乎她从来不是自己的母亲一样。

    “怎么那么慢,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害我等这么久!”

    施玲听到裴诗语的声音,顿时不高兴起来,一个劲的抱怨着,不过却依旧指了指对面的位置,让裴诗语坐下来。

    “路有点堵车,喝点什么?”

    坐在施玲对面,裴诗语拿着单子递给施玲,笑着问到。

    大概面对那些人太久了,所以伪装也学的炉火纯青。

    施玲接过单子,脸还是不高兴,不过也没有在多说什么,低头看了会,然后说:“随便吧!”

    “嗯。”

    裴诗语点点头,随便点了俩杯咖啡,服务员走了,俩个人顿时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境地。

    沉默了一会,裴诗语还是鼓起勇气,眼睛直直的看向了施玲,心底还是抱着一丝丝的希望。

    “妈,我有事想问你!”

    “什么事,说吧!”

    “次你约我在温泉那边,纪俊熙的事,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裴诗语还是问了出来,虽然她觉得有些不太可信,可是还是问了。

    因为一切的矛头都是指向了施玲,而且她约了自己,又故意爽约。

    听到裴诗语的质问,施玲顿时瞪大眼睛,看向她:“什么纪俊熙?”

    随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转了转,对裴诗语道:“裴诗语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我?”

    脸都是委屈,甚至还有点激动,这让裴诗语准备好的满腔的责怪,顿时不知道该往哪里说。

    “妈,我不是怀疑你,我只是问一下,你次为什么忽然不来了?”

    裴诗语垂下眸子,眼睛里都是悲伤,虽然施玲没有承认,可是裴诗语却是有点了解施玲的。

    如果真的不是她,恐怕这个时候她早已经拍桌子离开了。

    如今呢?她只是表现的委屈一点,呵呵,这让自己说什么?

    “我,我次是因为忽然有事啊!”施玲转移开目光,没有直接看裴诗语。

    心里却有些紧张了,生怕裴诗语看出来什么,那么一切完了。

    “有事?你有什么事?你觉得什么事可以你的女儿更重要?我为了跟你见面的,瞒着苍,你觉得他知道了会如何想我?”

    裴诗语顿时生气起来,苦苦的质问道,如果这个女人不是自己的妈妈,那么自己也不会被她害。

    “裴诗语你还有没有良心了,我可是你妈,难道连个男人都不,你怎么这么白眼狼啊!”

    施玲立刻指责起来,脸都是怒火,几乎要把裴诗语燃烧了。

    呵呵,这是自己的妈妈啊,裴诗语心里忍不住一阵阵的凄凉。

    算了,要什么结果,不是早知道了,如今这样也明白了吧,其实没必要什么都弄清楚。

    “好了,次的事当你没关系,我们此接过。”

    裴诗语看着施玲说道,这让施玲顿时松了口气。

    “那你告诉我,你这次找我又是为了什么事?你说有事跟我说,所以我来了,现在你告诉我,你有什么事?”

    裴诗语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回那么的激动,甚至还有些愤怒和抓狂,好像情绪有点失控了。

    虎口处传来一阵阵的热浪,让裴诗语更加的狂热起来。

    她伸出捂住小绿,似乎每次情绪失控,小绿都会这样,而且貌似小绿还可以影响自己的情绪。

    这样不行,裴诗语皱眉,虽然很想低头看看小绿,可是对面还有施玲,如果她知道,肯定会起疑心。

    这是自己的小秘密,不能被别人知道。

    “我,只是……”

    施玲面对裴诗语的指控,只能支支吾吾的,眼神四处躲闪,根本不敢看裴诗语。

    这让裴诗语顿时感觉不对,她皱眉看向施玲,难道这次她又有什么事要做?

    “妈!”

    裴诗语忽然大声喊了声,四处的人纷纷看过来,投来各种各样的眼神。

    施玲也被她吓了一大跳,瞪着她不满道:“你干嘛那么大声,你还有理了!”

    “我不想跟你做无谓的争吵,你只要告诉我,找我什么事好了。”

    裴诗语脸的笑容收了起来,看着施玲说道,心里的不安和狂躁越来越深,让她都有种压不住的感觉。

    “妈,我说了这是我最后一次相信你,你别让我失望。”

    如果这次还是那样,那么一切没什么意义了。

    施玲瞥眉坐在那儿,眼神却依旧闪躲,最后好像终于决定了一般,开口说道:“小语,我其实……”

    “滋……”

    裴诗语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打断了施玲的话,施玲怪的看着裴诗语,心里却忍不住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

    裴诗语从包里拿出手机看了看,脸都不自觉露出了笑,是封擎苍的电话。

    “我去接个电话,你最好想清楚自己要说什么!”

    裴诗语留下这句话,着急的转过身,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确定裴诗语已经走了,施玲立刻收起脸的愤怒和各种情绪,变成了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她拿出手机,找到号码,然后拨了过去。

    可是打过去后,电话却被挂断了,施玲立刻发短信过去,然后再次打了过去。

    而裴诗语走到门口稍微安静点的地方,把电话接了起来,“苍!”

    “你现在在哪儿?”

    电话里的封擎苍声音听起来有些冷,甚至好像还有一种质问和生气。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