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2.第772章 这是最后一次-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772.第772章 这是最后一次

    小核桃噘着嘴,委屈的看着叶沛灵,仿佛只要她敢说不喜欢,自己真会哭给她看。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不是啊,我很喜欢小核桃呢,小核桃那么可爱,怎么会不喜欢。”叶沛灵非常干脆的说到。

    其实她心里确实是喜欢小核桃的,古灵精怪的,让人忍不住打心眼里疼爱。

    “可是,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做我妈咪?”小核桃还是在纠结这个问题,其实他是想叶沛灵做他的妈妈,

    那些女人都不喜欢他,只有叶沛灵才是真心喜欢自己的,所以小核桃认定了叶沛灵,而且顾墨也是喜欢叶沛灵的。

    叶沛灵将小核桃抱在怀里,犹豫了会,才跟小核桃说:“小核桃,我当然愿意了,你看这是什么?”

    小核桃被叶沛灵的话吸引,视线往叶沛灵的手指看去,顿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怎么了?”叶沛灵有些怪的问道,是戒指而已,小核桃怎么那么惊讶。

    她低头看了眼手的戒指,跟她的手指完全吻合,像随身定做的一般。

    “叶子阿姨,你收下戒指啊,哈哈,叶子阿姨我好爱你呦,么么哒。”

    小核桃简直是要高兴疯了,拉着叶沛灵亲了又亲,眼睛一直往叶沛灵手瞥。

    “小核桃,小核桃,你别激动啊!”

    “叶子阿姨我怎么可以不激动,我要有妈咪了,我要有妈咪了!”

    小核桃从叶沛灵怀里跳出来,不停的在地跳着,喊着,这一幕让叶沛灵忍不住有些感动。

    或许,以后的生活会更加的有趣吧。

    而封擎苍却接到了电话,他之前派人盯着那个女孩子,他觉得事情肯定跟她有关系。

    而且她做的事都有点没脑子了,一般的正常人怎么会没有,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他早派人吧小雪监视起来。

    “封少,那个女人一直在房间里,房间的人从来没出来过,刚才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

    “房间里肯定有人,因为我们看到再卖进去过,要不要想办法进去?”

    封擎苍忍不住勾起一抹笑,对着电话说:“不必,给我好好盯着,有消息告诉我!”

    挂断电话,封擎苍忍不住想起来再房间的时候,纪俊熙还有裴诗语俩个人,虽然他心里相信裴诗语,可是却还是感觉怪怪的。

    好像总是有哪里不对劲,他们似乎陷入了一张巨,稍不留神可能会被一打尽。

    不过如今有了头绪,那看看,到底是谁先胜利吧。

    裴诗语正躺在床刷新朋友圈,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是施玲,次她那样无缘无辜消失了,之后也没打电话,这次居然又打过来了。

    裴诗语忍不住皱眉,施玲的电话她不想接,不愿意发生次的事,最近总是不安,她希望可以安静一点。

    可是电话却像一个魔咒一般,不停的响着,一次又一次。

    看到裴诗语不接电话,她很快发过来信息,裴诗语点开,一行字清晰的引入眼前。

    “小语你快接电话啊,妈妈有事。”

    裴诗语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手机,恨不得把手机盯出来一个洞。

    最后她还是接起了电话,可能是心里的那点点善良作祟,让她不忍心拒绝。

    “喂,什么事?”

    裴诗语公式化的口气让施玲有些错愕,不过想到那些事,她立刻笑了起来。

    虽然很假,可是听着却没有了往常的那般尖锐。

    “小语你今天有时间吗?”

    听到这句话,裴诗语心里咯噔一下,她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又想约自己出去吗?

    想到次被她放鸽子的事,裴诗语不愿意出去。

    “怎么了?”

    “小语,你没事的话,待会出来下,我有点事需要当面跟你说!”

    施玲的声音听起来和蔼了不少,至少没有以前的咄咄逼人。

    这让裴诗语忍不住松了口气,可是却更加怪,施玲是什么样的人她十分清楚。

    所以每次她态度好了,用这种语气说话了,绝对是需要她去做什么。

    “我没空。”

    裴诗语没有答应她,她不愿意让自己再次陷入那种境地,所以她只能拒绝。

    而且她觉得施玲不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找她,算有那也是找的裴绵绵。

    施玲沉默了一会,似乎吸了口气,再次对着电话说:“小语,我可是你妈妈,你这么不愿意待见我?连我约你出来,你都不出来。”

    “妈,我次没有出来吗?结果你是怎么做的,你把我一个人丢在那儿,你还想让我说什么!”

    裴诗语忍不住生气起来,对着电话说到,声音却压的很低,她并不愿意让封擎苍听到。

    所以她只能这样,而且她也不会真的对施玲发火,只是心里也想要个答案罢了。

    “小语,我是有苦衷的,你出来,出来我告诉你!”

    施玲再次说到,声音都听着带了祈求,这更加的不正常了。

    裴诗语皱眉,看着电话,似乎都可以想到对面的施玲,她有苦衷?呵呵,裴诗语感觉自己都不信了。

    可是施玲一直苦苦的哀求,这让裴诗语不忍心拒绝,她对着电话说到:“这是最后一次!”

    “好,好,”施玲连连说到,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对。

    裴诗语松了口气,这样也好,也算最后一次了,以后绝对不能在因为她,而动什么念头。

    约定好见面地点,裴诗语直接挂断电话,封擎苍这会正在房,她觉得还是告诉封擎苍较好。

    走到房门口,裴诗语敲了敲门然后直接推开,看封擎苍正坐在那里处理公事。

    “苍。”

    封擎苍抬头,看到裴诗语一脸筹措,忍不住笑了,挥挥手让她过来,宠溺的说到:“怎么了?”

    “我待会要出去下,我妈给我打电话,约我出去,”裴诗语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封擎苍,发现他脸色不对,这又接着说:“我去去回来,保证不会受伤的。”

    看着裴诗语小心翼翼的样子,封擎苍忍不住反思起来。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