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过往-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76章 过往

    红姨来到宁老夫人处,脸色很难看。立在一旁,一声不吭。

    宁老夫人也没有开口说话,捧着相册,正在看以前的相片。

    “馨儿的身体一直不太好,怀孕的时候又郁郁寡欢。结果早产,差点一尸两命。小苍一生下来就进了保温箱,那时候每个人都以为他会活不下去。”

    想到从前的事,红姨的脸色终于没那么僵硬。

    “是啊,那时候苍少爷很容易生病,一直到十岁都是三天两头去一趟医院。长得比同龄人都要小,反应也没其他人快。”

    红姨声音猛的沉下去,眼底闪过一丝怨毒。

    “偏偏,那个贱人的儿子长得很好,所有人都夸他聪明伶俐,以后可以挑大梁。”

    宁老夫人无视她散发出的戾气,依然心平气和道:

    “那个时候,谁也想不到,我们小苍现在能够独当一面。”

    “苍少爷很厉害!”

    红姨感到十分的骄傲,虽然苍少爷并不是她的孩子,可她把他看得比自己孩子还亲。

    “所以,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宁老夫人将相册放到一边,目光直直的望着她。

    “老夫人,我……”

    “阿红,我知道你一直因为馨儿从前救过你的命,所以对她十分感激,把她的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宠。你对小苍怎么样,我都看在眼里。你对我这个老太婆有多好,我也非常明白。”

    红姨的眼眶红了起来:“老夫人……”

    “你对我们祖孙三人的心,我们都很清楚,也一直把你当做亲人一样看。可是,这次你做错了,我必须得说你一句。”

    红姨有些愧疚,却并不后悔:

    “老夫人,我只是希望少爷能够开心,不会像馨儿小姐一样,被人蒙骗,被人欺负。”

    宁老夫人把她拉到身边,握着她的手,拍着她的手背。

    “我知道,我们都知道。”

    “当初,那个男人出现的时候,也是那么的真诚,让人信服,我害怕啊……”

    红姨想到从前的事,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她和宁馨一起认识的那个男人,当初宁家反对,觉得封云靠不住。是她偷偷给他们俩两个人制造机会,为他们出谋划策。

    两个人能最终在一起,和她有很大关系,否则宁馨这种乖乖女,是无法坚持一直和家里人作对的。

    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娶了宁馨之后,会变成另一副模样。

    那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宁馨完全爱上了对方,时刻被无情的伤害,还不敢回宁家。

    宁馨的早逝一直是她心底的一根刺,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这个善良的女人,这个救过她性命的女人。

    这让她一直活在自责中,不管是谁开解也毫无用处。

    她把这种愧疚幻化成对封擎苍和宁老夫人的守护,希望用尽自己一切力量让他们快乐。

    不管用什么手段,哪怕被人唾弃,也不后悔。

    宁老夫人深深叹了一口气:“馨儿走之前,最怕的就是你会一直愧疚。”

    “我……”

    宁老夫人摆了摆手:“小苍和馨儿不一样,馨儿从小被我和她外公宠得不谙世事。小苍从小就受到常人没有经历过的磨难,两个人虽然是母子,可心性完全不同。”

    “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到小苍,是什么样子吗?那双狼一样的眼睛,我到现在都没办法忘记。”

    红姨沉默了,她心里其实很明白,自家小少爷并不像她想的那样简单单纯,但是控制不住把对方当做需要人保护的孩子。

    “现在他长大了,和从前更加不同。他是个极其冷静的人,甚至到了冷酷的地步。他能精准的算出利弊,还会根据利弊一一执行。和馨儿感情用事完全相反,理智得像个机器人。”

    “苍少爷不是那样的……”

    宁老夫人静静的看着红姨的双眼,红姨眼神躲闪,想到了什么,终究不再出声。

    封擎苍在外面的风评,虽然有人是胡诌,可无风不起浪。

    当初为了坐稳封氏的位置,他确实六亲不认。

    像封氏这种家族集团,里面重要位置全都是族人,背后千丝万缕,不管哪一任掌权者都因为这点头疼。

    封氏之前的下坡路,也正是因为机构冗繁,人物关系太过复杂,导致执行力很低的缘故。

    这是家族企业很容易会遇到的问题,封擎苍上台,完全不管不顾。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将一堆蛀虫毫不留情的都赶出,毫不讲情面。

    曾经因此不知道被人暗地用武力恐吓过多少次,好多次都差点没命。

    封氏是个金窝,也是毒蛇窖。

    身处这样的位置,没有铁血手腕、强大的意志,根本活不下来。

    “馨儿临终最希望的不是他能否继承封氏,能否成为人中龙凤,只是单纯希望他开心,有个真正爱他的女人相伴左右。”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阻拦那些居心叵测的人。”红姨急忙为自己辩解道。

    宁老夫人笑着摇头:“感情是最不可以勉强的事,重要的是他自己喜欢,而不是我们的强加,否则又有什么意思?”

    “可是……”

    “他的手腕,难道能让人欺负吗?”宁老夫人眼底隐晦不明,语气都沉了下来。

    “如果那个人有异心,他会去囚禁,如果她有伤人的爪牙,他会一根根给切断,给她上枷锁,把她牢牢的拴在身边。你与其担心小苍,不如担心他看中的那个人。”

    红姨很想反驳,封擎苍很善良,很友好,可想到他的手段,连她自己都没法说服自己。

    现在封氏的股东这么惧怕他,那都是因为被他的极端手段给惩治过,才老实的。

    她虽然刻意去忘却,但是曾经的一幕幕还是没法从脑中扫除。

    久久,才开口:“老夫人,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边发生了什么事,裴施语并不知晓,她这个时候正躺在床上,翻滚着怎么都睡不着。

    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每一件回想起来都让人脸发烫。

    眼前闪过一个男人,完美如同太阳神阿波罗一样的样貌和身材。

    脸更烫了,心跳扑通扑通跳得厉害,这是从不曾有过的。

    和从前对乔祁的仰慕完全不同,这是一种很新奇的感觉,让她脑细胞十分活跃,无心入眠。

    那个男人为什么一句话不问,就会完全的相信她呢?

    这是她最好奇的地方,她刚才就很想问,可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逃避了。

    有人无条件信任她,这种感觉真好。

    那个男人,这样对她,是不是对她有那么点、那么点喜欢呢?

    (大大们记得多投推荐票哦~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