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无条件信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75章 无条件信任

    男人声音好像大提琴一样低沉优雅又充满力量,幽黑的眼眸如同黑曜石,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裴施语慌忙的指着茶几上的兰花,深怕误会,急匆匆的解释:

    “我,我是来送兰花的,对,红姨告诉我你每天九点的时候就要看到兰花,我按照时间送过来。没有想到你正在……对,对不起,冒犯了。我,我现在立马出去。”

    她只想迅速的在这屋子里消失,男人平时的气势已经强得让人抬不起头来,现在他裸露着充满诱惑的**,那种压迫感里更多了一份暧昧和蛊惑。

    这样异样的感觉,让她感到极为不适,心跳得比平时要快好几倍,好像随时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异样。

    偏偏,男人不随她所愿。

    两只手都没有放开她,将她牢牢桎梏在他的身前,俯视着她。

    “哦?”男人久久才启口。

    她猛的点头:“真的,我真的不是故意在这个时候闯入的,不信你可以问问红姨,是她说九点……”

    “裴施语!你在干什么!”红姨的惊叫声从门口传入,带着不可思议的震惊。

    她的心底没来由一跳,未等反应,红姨怒不可恕的冲进来朝着她劈头大骂。

    “我就知道你这个女人不安好心!先是故意淋雨,然后借雨留下,再像现在一样勾引苍少爷!你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苍少爷,你把她交给我吧,我现在就把她轰出去!”

    裴施语不可思议的瞪向红姨:“红姨,明明是你让我九点的时候把兰花送给封少的,你现在怎么……”

    “我什么时候让你九点的时候,把兰花送进苍少爷的房间,我明明警告你不能乱闯,尤其是苍少爷的房间!”

    红姨眉头紧皱,眼神带着极其的不屑,语气十分的笃定。

    “苍少爷,到了这个地步,这个女人还在满口胡言,一定不能再让她留在这里了!”

    是啊,对方确实没有说过。

    裴施语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她掉进了红姨挖的大坑里。

    红姨确实没有直接说过让她这个时候把兰花送进这个房间,只是含糊其辞的误导,还故意赶在最后的时间,让她没有工夫去思考。还在那之前夸了她,让她放松了警惕。

    一切都算计得很明白,也非常的简单粗暴,可笑的是她还是掉了坑。

    她一直知道红姨对她很不满,但是她只以为是她护犊子的心,对她不过是简单的怀疑而已。

    没有想到会做出这么下作的事,完全颠覆她在自己心底的形象。

    她就让人讨厌到这个地步,能让红姨做出这种掉人品的事?

    心底感到沮丧极了,她明白今天是不可能躲过这一劫,会比谢苒更惨更狼狈的赶出去,兴许自己现在的工作都会丢掉。

    一切都太顺理成章,她根本百口莫辩。

    吃了这么多亏,她现在还这么天真。总觉得所有人都很善良,看不到对方的恶意,灵灵就经常说她这样被人卖了都给人数钱,现在又应验了!

    “我没有。”

    裴施语的眼神不再因为害羞而躲闪,直直的与封擎苍对视,眼神坦然执拗。

    “我并不像红姨嘴里说的那样,我确实是听了红姨的话,以为这个时候封少要看到兰花,才送过来的。”

    “我刚才放下兰花就打算离开,没有想到这么巧,正好碰到了你刚从浴室里出来”

    红姨冷嗤笑:“都到了这个时候,还狡辩。”

    男人并未理会她,目光直直的与裴施语对视。

    目光如鹰一般,让人无所遁形。

    就像食物链顶端的食肉动物,睥睨天下,拥有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霸气。

    这样的眼神让人胆寒,让人想要逃避,可裴施语硬着头皮,不敢挪开。

    但她知道,这是她最后的机会,她不能退缩。

    她绝对不能这样灰溜溜的被赶出去,没有人可以去冤枉她,给她冠上莫须有的罪名。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好像天荒地老。

    在裴施语觉得自己的脖子仰得酸痛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男人松开了手。

    “少爷,我这就把她赶出去!”

    红姨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想要去抓住裴施语。

    男人又抓住她的胳膊,往后轻轻一带,躲过了红姨的攻击。

    “少爷?”红姨诧异不已。

    “红姨,去找外婆。”男人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是什么样的情绪。

    红姨心底暗暗舒了一口气:“对,这事必须得告诉老夫人,我这就带她去……”

    “不,是你去找外婆。”男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领罪。”

    红姨直接傻在原地,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

    “少爷……”

    “没有下次。”男人语气淡漠,眼眸如墨。

    心底咯噔了一下,苍少爷看出什么了吗?怎么可能,他可是她看着长大,他对她最是信任,怎么连对峙都没有,就直接定下了她的罪。

    “少爷……”

    “红姨,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被人当枪使,哪怕那个人是为了我好。”

    声音说不出的冷冽,裴施语却从里面听出了一丝失望。

    红姨合上眼,不敢在说什么,脸色变得极其苍白。给男人行了个礼,踉踉跄跄的离开了。

    “谢谢你愿意相信我。”裴施语说这话的时候,非常的诚恳。

    原本她还以为这次是要完了,毕竟相对红姨,她什么都不是。

    一切又那么巧合,红姨虽然不喜欢她,但是楞是说她为了害自己,故意这么做,于信任她的人来说根本说不过去。

    她这个外人,会理所当然的背锅,会遭殃。

    “傻女人。”封擎苍斜了她一眼,好像看个傻蛋似的。

    裴施语顿时蔫了,一点反驳的勇气都没有。

    会中这个陷阱也确实……有点侮辱她的智商。

    男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语气十分嫌弃:“太傻了。”

    “喂!”她恼怒的闪躲到一边,“说话好好说,不能拍我的脑袋,更笨了你负责啊!”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打过她的脑袋,那都是差生才会有的待遇。

    她上学时候是很优秀的!

    只考第一,都不屑考第二。

    “嗯。”

    唰——

    整个脸又红了起来。

    她听到了什么?

    她一定是听错了对吧,对吧!

    一定是这个样子!

    再抬眼,发现男人还是****着上半身和她说话,极为养眼的身材就这么近距离的摆在她的面前。

    这下连脚趾盖都红了起来,裴施语简直是连滚带爬的往门口跑。

    “我,我出,出去了,你,你早点睡,晚,晚安。”

    离开的时候,她还不忘把门给带上。

    男人眼底闪烁,看向茶几上的兰花,手指轻轻点了上去,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