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美男出浴-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74章 美男出浴

    “你胡说八道什么!”红姨暴怒,才刚平稳的声线突然拔高。

    “我什么时候不希望苍少爷有个好的妻子!别以为你被老夫人指派照顾兰花,就猖狂得不成样。让你滚出去这点本事,我还是有的。”

    裴施语暗暗翻了个白眼,让我滚出去当然容易,可让我滚得漂亮烧不到你身上,就没那么简单了。

    她特纯良的眨了眨眼:“哦?原来不是啊,是我猜错了。我看你对所有年轻女孩都非常仇视,还以为……原来,你只是单纯不喜欢年轻女孩而已。”

    红姨被噎得不行,冷哼道:“苍少爷需要的是一个温柔贤淑,心地善良,真心为他着想的人。”

    就你这严防死守的样子,真有这种人也早就被吓跑了。

    不管自己是否真心,都被人误解和伤害,谁不是被爹妈宠着长大的,哪里受得了这个气。

    现在就这么辛苦,以后嫁过来,岂不是比她以前在乔家还惨。

    这种人既不是冲着钱,又因为她的阻拦,没有机会和封少接触产生感情,无法因为爱情去忍受,留下来难道是为了自虐?

    不过这种话她不会去说,她虽然觉得封擎苍是个不错的人,可还轮不上她来操心,她算什么啊。

    耸了耸肩,将思绪抛开。

    她十分真诚道:“那就祝福你为封少找到这样的好女孩吧,我只是个照顾兰花的。”

    红姨的表情这才有些缓和:“你如果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还是个好姑娘。”

    这还是红姨吗?!

    裴施语眼睛瞪大,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人。

    红姨原来还是会夸人的啊,以为她就会挑刺呢!

    “你那是什么眼神。”红姨不悦的微微皱眉。

    她干笑摆手:“没有没有,只是被人夸奖,有些害羞。”

    红姨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正色道:

    “你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到宁家,可是住下来还是第一次,必要的规矩还是要懂得,否则触了霉头,到时候就不要怪我们不讲情面。”

    听到规矩两个字,裴施语下意识挺直身板:“请说。”

    “第一,二楼只有你和封少在,别动什么歪心思,去干些厚颜无耻的事。”

    她简直是秒懂,不就是别没事窜门,然后借机会欲行人类繁衍之事。

    “明白,从现在起我绝对不会出这个房门的。”

    红姨看了她一眼:“那倒不必,兰花还需要你照顾。”

    “啊?我刚才已经把日常给做完了啊,还需要做什么吗,那本手册上没有说啊。”

    她歪着头努力回想,确认手册上的任务她都做完了。

    “苍少爷每次到这里,九点的时候,都会和兰花独处一段时间,你那时候务必要让他看到花。”

    呃……

    怀疑的看着红姨,这流程不对啊,这不是给她创造玷污封少的机会吗?

    这种事按照她的性子,宁可自个来,也不会劳动她吧?

    “别动歪心思!”红姨厉声道。

    裴施语还想说些什么,红姨却没有给她留机会,又交代了几句,就头也不回的离开,完全不给她询问和确认的机会。

    她原本想要追上去,可抬头一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八点五十八分了。

    想到刚才的叮嘱,赶紧往兰花房里跑,将兰花抱了出来。

    兰花在红珠水的灌溉下,衰败的数据越来越低,枯枝部分不再扩散。

    咚咚咚——

    她手指轻叩封少房门,没有动静。

    又用力的叩了几次,里面还是没有声响。

    眼看就要到九点,想到秘书说过那个男人是个极其守时,最厌憎迟到的人。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房门拧开走了进去。

    “封少,你在吗?我把兰花给你带来了。”她的头探进去,高声道。

    没有回音,她又道:“你不反对那我就进去咯?”

    等了一会,依然没有动静,她想了想最终还是跨步进入。

    那个人不在正好,她只需要把兰花放在这之后,立马就跑,总不会惹什么事吧?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来到这个房间,只是那个时候她正处于找不到手链的伤心之中。再加上突然看到封少,就只顾震惊了,因此压根没有仔细打量过这里。

    进来才发现,这个房间非常的宽敞,应该是用两个房间打穿而成。

    一边是书房,另一边是卧室。

    屋子里并没有看到男人的身影,这让她舒了一口气。

    书桌上全都是文件资料,厚厚好几沓。摆放得整整齐齐,一看就非常的有条有理。

    她望着手里的兰花盆,摇了摇头,心底否决。

    “放书桌好像不太合适。”

    往里扫了几眼,目光定在一旁的茶几上,走了过去,将花盆放下。

    拍了拍手,她正打算离开的时候,房间里发出门锁被开的咔嚓声。

    下意识寻声望去,整个人直接傻在了原地。

    封擎苍从浴室里走出来,上半身****着,露出八块腹肌和传说中的人鱼线,身材伟岸,健硕挺拔。薄薄的肌肉刚劲有力,又不会太过壮硕显得突兀别扭。

    刚洗完澡,水汽还未散尽,水珠从头发上落下,沿着小麦色的肌肉下滑,一直流到人鱼线,消失在裹着浴巾的下半身,充满了浓浓的雄性魅惑。

    与平时肃然严谨的样子不同,刚洗完的头发松散,让整个人显得比平时要闲散,没有那么一板一眼。

    封擎苍感受到一道目光投向自己,警惕的回望回去,不动声色摆出戒备姿态。

    两人四目相对,男人眉毛微微一挑,声音微微一沉:

    “你怎么在这?”

    裴施语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整个人好像要烧起来一样。

    她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看到一个男人半**。

    虽然结过婚,但是和乔祁并没有发生过关系,两个人都是睡在各自的房间里。

    她少女时期就爱上乔祁,早早就订了婚和结婚,根本没有接触过什么男性,更别说这种尴尬的碰面。

    这个场面对她的刺激太大了,脑子都停止了转动。

    男人逼近,距离自己咫尺之遥,浓浓的雄性荷尔蒙将她包围住,让她有种快要被迷晕的感觉。

    她踉跄的往后倒了几步,不小心被沙发绊倒,整个人往后摔。

    男人出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才让她堪堪稳住。

    热度从胳膊传到全身,原本就燥热的身体,简直就要快冒烟了。

    脸烧得厉害,她的目光从男人身上艰难的移开,躲闪着不敢正视。

    “我……我……”

    下巴被男人强劲有力的手指捏着,轻又带着强势不可忤逆的气势掰正。

    “嗯?你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