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清楚她的SIZE-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72章 清楚她的SIZE

    72清楚她的size

    裴施语嘴角直抽抽,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男人。

    想到自己的需求是必须的,弱弱的开口:

    “你好歹听我说一下我要干嘛,要不要这么无情。”

    “你问能不能,我在回答你的话。”男人乜斜着眼看她。

    ……

    她觉得她要快被这个男人给噎死了,是她的错,不应该这么委婉的。

    “我全身都淋湿了,想回家换一套干净的衣服,能不能绕到我家门口?不去也行,在路边有商店的地方停一下,我去买一套也成。”

    “没必要。”男人态度依然不变。

    “就一会而已,绝对不会耽误您的时间。”

    “没必要。”

    好吧,没得聊了。

    裴施语简直欲哭无泪,这男人也忒不体贴了吧,之前夸赞他的话,决定全部都收回。

    原本身上的雨水将车里的真皮座椅弄湿,心里很愧疚,现在恨不得再多蹭一点水。

    一路上,她堵着气没说话。

    男人也显然不是一个爱好聊天的人,一路沉默的回到宁家老宅。

    当车子进入宁家老宅,出来迎接的红姨,看到身上披着封擎苍外套的裴施语,眼神已经可以用怨毒来形容。

    裴施语已经有了免疫力,完全当做没看见。

    我就喜欢看到你想干掉我,偏偏又干不掉的样子。

    “哎哟,这是怎么了?”宁老夫人看到被淋得跟落汤鸡似的裴施语,惊诧不已。

    “怎么被淋成这个样子?”

    封擎苍眼神漠然:“太蠢。”

    “呵呵——”裴施语干笑。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宁老夫人的眼皮跳了跳,赶紧转移话题。“阿红,快去煮碗姜汤。”

    红姨暗地狠狠瞪了她一眼,不情不愿的进了厨房。

    “施语,快点去客房梳洗,赶紧把湿衣服给换了,别冻感冒了。”

    “哎,可是……”

    “二楼,十分钟。”男人出声,直接打断。

    裴施语已经不想开口说话,这男人有怪癖吗,就喜欢看她穿着女湿漉漉的衣服?

    还是故意惩罚她,今天的犯蠢?这种事,男人还真有可能会做。

    她惩罚性的把身上衣服用力裹了裹,试图把外套弄得更湿,好像这样能解气一样。

    可当想起男人因为自己穿了这件外套,就直接打算舍弃,整个人又不大好了。

    心里默默的为自己默哀十秒钟,再为被他折磨的员工点蜡。

    这样的boss简直难以理喻好吗!

    想到衣服湿透时,自己几乎跟****一样,耳朵就忍不住烧了起来。

    要是红姨看到,肯定以为她是故意这样做的,就是为了勾引她纯真无邪的小少爷。

    湿润的衣服在穿在身上很不舒服,没有干爽的衣服,她也认命的进洗手间洗澡,打算一会用吹风筒把衣服吹干。

    她刚洗完澡,正打算裹着浴巾,用吹风筒把自己的衣服烘干的时候,红姨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衣服。”明明只有两个字,也能感受到对方的不满。

    果然还是宁老夫人靠谱啊!

    裴施语感动不已,对于红姨的嫌弃,都觉得没什么了。

    她裹着浴巾,出来拿衣服,非常诚恳的道谢:

    “谢谢,麻烦老夫人和红姨了。”

    红姨的目光就在她身上上下打量,好像看菜市场的肉似的,称斤论两的卖。

    “在我面前还想装疯卖傻,故意淋湿就是为了吸引苍少爷的主意吧,还真是好心机。”

    听到这话,裴施语很是无奈。

    “红姨,不管你信不信,我还是要说你真的误会了。我也没有想到这场雨那么大,那风还刮得乱七八糟的,否则我怎么也不会在之前的地方等车。”

    红姨压根就不想心她的话:“呵!如果不是你故意的,少爷怎么可能会给你买衣服,妄图这样就能更能亲近,还真是好算计。”

    裴施语顿时傻在原地:“你说什么,这衣服是封少让买的?”

    冷哼一声,并未回答,红姨直接把衣服扔在她身上:“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衣服从内到外一整套,全部都有。

    看着和自己内衣很相似,都带着粉红色花边的胸罩,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怀着不可言喻的复杂心情套上之后,她尴尬发现,尺码竟然刚好合适,不多一分不少一点。

    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尺寸?

    裴施语用手捂住脸,天啊,好尴尬啊!

    刚才果然什么都看到了!

    可是就看了一眼,就能精准的知道尺码,这绝对是个老司机啊。

    谁说封少是万年处男的,分明懂行得很啊,否则怎么能随随便便一眼,就知道她的size。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也不由感叹一声。

    这一身,好漂亮啊!

    底色是白色带荷叶边的过膝v领长裙,裙边上绣着和小绿很像的藤蔓,尤其那颗红心,简直就是虎口上纹身的翻版。

    手工绣非常的立体,色彩鲜艳夺目,那一点红心完美的点缀了整条裙子。

    这套衣服把她衬托得十分清新俏丽,而且还多了一份说不出的味道。

    比从前更加显眼,夺目。

    如果这衣服是他让准备的,审美还非常的好,肯定是在很多女孩身上练出来的。

    她之前的衣服都是灵灵带着她去置办的,当时的她和之前,简直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以为那些衣服已经是她能穿到最合适的,现在才知道,并非如此。

    她从屋子里走出来,来到一楼客厅,大家看到她全都顿了一下。

    如同一株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清透干净,中通外直,不蔓不枝。

    宁老夫人笑眯眯的朝着她招手:“瞧瞧,这身衣服可真合适,整个人显得特别的精神。”

    红姨的脸色已经黑到了极致,裴施语很清楚她在想什么。尺寸如此合适,更不相信他们两个人没有猫腻了。

    她现在连解释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切随风而去吧。她只要行的端坐得正,无所畏惧。

    “谢谢你,封少。”

    她诚恳道,想到刚才还咒骂这个男人不通情达理,耳根都有些微微发烫。

    这个难惹比她想得要细心得多,与传言中的冷血冷情根本不是一个样子,如果有机会,她一定会为他解释。

    “做事,带点脑子。”男人的语气依然平平,却愣是让人听出里面饱含轻蔑。

    ……

    裴施语无比庆幸,心底的话没说出去,现在想要收回都来不及。

    这是嘲讽她,这点事他都想不到,她还质疑他,是傻到极点吗。

    “小苍,怎么可以这么说话。”宁老夫人板着脸,不赞同道。

    “嗯。”男人从善如流的应了,再开口:“思维要精准。”

    ……

    这是什么鬼,还不如说她没脑子呢。

    宁老夫人摇头叹了一口气,这外孙什么都好就是一张嘴,有时候能把人给噎死。

    “施语,别理他,他就这个样子。”

    “没事的,我知道封少是没有恶意的。”裴施语笑得特别的乖巧,特别的甜。

    男人也特别的坦诚:“嗯,我只是实话实说。”

    她默默的在心底翻了个白眼,之前打死也猜不到封少是这种画风,情商低到令人发指。越接触越发现,他简直天天都在颠覆他在她心中的形象啊。

    雨下得越来越大,电视还播报有台风来袭,此时不宜出门。

    为了安全,裴施语被留了下来。

    她借了个充电器,把手机的电充好,给叶沛灵打了个电话。

    知道她要留宿宁家,封少也在,叶沛灵直接在电话那头尖叫起来。

    “小语,你是改变历史的女人,我真的觉得你可以试试发展发展了。”

    “你胡说什么呢!”

    “我真不是胡说,你不觉得最近你和封少接触的机会有点太多了吗。以前封少都是一周才去宁家老宅一次,现在竟然每天都会报到,是不是因为你啊?”

    “你想太多了,怎么可能。”裴施语毫不犹豫的否决。

    “你没看到封少和我说话的时候有多嫌弃我,总是嫌弃我办事不带脑子。”

    叶沛灵的热情瞬间消退,问道:“听起来很难相处的样子?”

    对于传说中的人物,或多或少总会觉得好奇。

    她微微歪了歪头想了想,虽然他说话方式很奇怪,但是要说难以相处,貌似也还好。

    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受虐狂,发现听他那样说话,总觉得以前高高在上的感觉消散了不少。

    虽然经常被他噎得没话,可那时候也很容易会无意识跟他开玩笑。

    而且他很体贴细心,比如她身上的衣服,就非常的合适,这肯定是观察过的,只是表达的方式让人觉得很窘迫。

    整体来说,人还是不错的。

    聪明的人总是有这样那样毛病,封擎苍有时候让人无语,但不至于让人很难堪,整体而言还是不错的。

    “也没有啦,他其实挺有意思的。”

    “有意思?”叶沛灵顿了顿,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词会和叱咤风云的封少联系到一起。

    带着一些试探,低声问道:

    “小语,你不会是对他有意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