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第700章 唐夜的春天12-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700.第700章 唐夜的春天12

    寻常见义勇为,一般直接送医院里去了。

    算他家占了天时地利人和,包扎好伤口也差不多了,这怎么还洗起澡来了?

    “抱歉。”

    唐夜何等敏感,只看到他落在自己身的眼神,立刻明白过来了他在想什么,因此解释说:“因为被抢劫,钱包和钥匙一起丢掉了,暂时回不去,才会借住这里……要是不方便的话,我可以住酒店。”

    钱包和钥匙都丢了,那没办法了,只怕身份证跟着一起都丢了吧,还怎么住酒店?

    小伙子肯这么说已经很不错了,自己还是别为难他了吧。

    石爸勉为其难地点点头:“没什么不方便,你先在这里住下吧,今天都这么晚了,早些休息吧,剩下的事明天再说。”

    “多谢伯父。”

    唐夜认真地道谢。

    石爸像模像样地又叮嘱了两句,还去自己房间里找了两套练功服出来,以示自己是真的有事回来,不是捉奸来了,而后便又回去了武馆。

    之后怎么惩治小胖,又怎么给石晓晓证明,那不是他们能管的事了,反正有石爸在,绝不可能平白让石晓晓名声受损。

    之后石晓晓收拾碗筷防水槽里洗,给唐夜发了块干布,让他负责把洗好的碗擦干。

    唐夜一边慢悠悠地擦着,一边不动声色地问:“要不是确定你父亲会回来,先前你打算做什么的?”

    “跟你一样,也是洗澡。”石晓晓理所当然地回答:“工作了一整天,还有架着你走了那么远的路,早一身汗了好吗,当然要先洗干净。”

    “所以。”唐夜淡淡道:“先前煮面其实是特意在等伯父过来是吗?”

    “是这么回事。”石晓晓撇嘴道:“你是不知道小胖这个人,他越是说了不会告诉别人,越会忙着往外突噜,我爸知道了怎么可能不回来揍我!”

    “那我还要谢谢伯父了。”唐夜低头笑:“不然都吃不这碗加了一个蛋的面。”

    “谢他干嘛?”石晓晓莫名其妙道:“那碗面你总要吃到的啊,区别只是我先洗澡还是先下面而已,总不能让你饿着肚子睡觉吧——算你不吃我自己也要吃的啊!”

    原来是这么回事。

    唐夜释然来了,稍微顿了顿,他笑了下:“嗯,你手艺不错,面很好吃。”

    “你的日子过得大概不太幸福。”

    石晓晓顿时一脸同情地看向了他:“这种最多只能算是能吃的面你认为好吃了,平时吃得该有多差啊!”

    唐夜不禁无语地咬了咬牙,那什么,看在她刚给他做过饭的份,他这次不打她了……何况他也不一定打得过==。

    ——*——

    大门再次被敲响是石晓晓洗完澡之后,黑子进门一看,唐夜和石晓晓,一个衣衫不整,另一个头发还是湿的,不由心犯了嘀咕——这是已经完事儿了呢,还是还没开始呢?

    如果是后者……

    黑子自觉嘴里苦了苦:“我刚才想起来忘东西了,我先回去拿,一个小时……不,两个小时,呃,三个小时后再过来接你,夜少。”

    “你今晚不住这儿啊。”

    石晓晓这才明白黑子的来意。

    又有些怪,问黑子说:“你是怎么知道他在这里的,也没见他给你打电话呀?”

    “那什么,”黑子异地看了石晓晓一眼:“小女孩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有个名词叫做手机定位……”

    “你知道,你了不起行了吧!”石晓晓气鼓鼓地盯了黑子一眼,讽刺道:“那还有没有类似钱包定位、外套定位这样的名词啊,也好把他丢掉的钱包外套也找回来!”

    这个……还真有。

    要不是发现钱包里的定位跟手机定位分开了,他都不能确定唐夜出事了呢,也没法这么快找过来了。

    当然,这主要是他先去把钱包追回来了,这才过来的慢了一点,否则来得还会更早。

    问题是,现在他好像来得太早了点。

    黑子一摸脑袋:“那什么,你们继续忙,我去去来。”

    又特别强调:“你们不用着急,没两三个小时我是回不来的……”

    心里私下算着,他给夜少估了半小时一次,来个五六次,应该够了吧?

    “什么两三个小时!”

    唐夜顺手拿了一样东西超黑子砸过去:“我给你二十分钟,给我拿套衣服来,我换了走。”

    “哎,好嘞!”

    黑子得了明确的指示,脆生生地应了一声,撒腿跑。

    而后一边给手机定时一边往车里跑,一边又摇头不已:“从前戏到结束才二十分钟,小女孩性福堪忧啊……夜少难道是老了?要不要不动声色地给他推荐点小药丸呢?”

    当然,他这种猥琐的想法,两个当事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石晓晓轻轻关门,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你真要走啊?不是说那些人有可能到你家附近堵你吗?”

    “嗯,在这里留太久对你不好。”

    唐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顿了顿又安慰她说:“我会暂时先住到黑子那里,所以你不用担心。”

    “谁……”石晓晓脸蓦然一红:“谁担心你了!”

    “谁脸红是谁担心了。”唐夜几步迫了过去,双手往门一撑,稳稳地把她锁在了门和他之间。

    石晓晓的脸更红了,但嘴还是那么硬:“谁……谁脸红了!”

    “说谎是要受的惩罚的……”

    剩下的几个字模糊不清,完全含糊在了喉咙里,唐夜是一点也没客气,深深地朝石晓晓吻了下去。

    先前在街头还是浅尝辄止,这一次却是辗转反侧。

    甜美的****被他一点一点从石晓晓的嘴里榨了出来,唐夜满足地想,果然她的嘴味道跟那碗面一样,看去并没有让人多么惊艳,但是味道意外的不错。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