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9.第699章 唐夜的春天11-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99.第699章 唐夜的春天11

    此地无银三百两什么的,小胖的这种表现是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也直到这时候,石晓晓才意识到小胖刚才误会了什么,自然想明白过来他在门口大约已经有一会儿了,因此听到了她跟唐夜的对话,再加看到了那件练功服,才有了后面那些不切实际的联想。

    光这么想想其实也算了,但石晓晓知道,小胖个大嘴巴一定会把这件事给宣扬出去的,届时不但整个武馆的人会知道,她老爸也不会幸免。

    想到自家那个古板到一定程度的老头子,石晓晓急了,不由朝楼下大喝了一声:“回来!”

    小胖早像只惊弓之鸟一样跑远了,哪还听得到她的声音。

    算听得到也绝对不可能回头,他才不要自寻死路——怎么也要留着条小命向大家宣告这条惊人的消息!

    石晓晓正犹豫着要不要追过去把她暴打一顿,直到把他打怕发誓保密位置,唐夜已经从浴室出来,短短一条浴巾被他围在腰,健美的身以及笔直的腿都露在了外面,身的水明显没有认真擦过,正东一滴西一滴地滑过唐夜相当有料的身材。

    石晓晓略感心慌,却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明明自己早见惯了男人的身体,武馆里的那些糙汉子冲完凉不都这么光着膀子出来的吗,也没见自己有半点感觉啊。

    唐夜手里还另拿了一条小些的毛巾,一边插头一边问她:“刚刚谁。”

    “武馆里的一个小师弟,帮我爸回来拿点东西。”

    石晓晓将手里的浴袍扔给了他,顺便关了门,这时候再要追肯定已经来不及了。

    “这样啊。”唐夜点头,把毛巾放在一边,顺手把练功服给套了。

    像石晓晓想的那样,确实还有些小,再加唐夜穿得不认真,带子没系好,整个****虽不能说完全裸露在外面,但这么半遮半掩的,倒刚才更晃眼。

    “你怎么这么快?”

    石晓晓别过视线,明显没话找话。

    “快?”唐夜玩味地一笑:“说男人什么也不能说他快,你知道吗?”

    “呸!”石晓晓脸红地唾了他一口,反倒没先前那么紧张了,稍稍想了想,她问他说:“你想吃什么?”

    “你会做饭?”唐夜惊了一下,这个好质现在大多女人都已经不具备了,他所知道的,也小雨滴擅长此道罢了。

    石晓晓耸肩:“简单的总会做一些,炒饭、面条什么的,大餐你不要指望了。”

    “这样啊。”不知怎的,唐夜觉得自己微微有些失望,随即他无可不可道:“随便吧,能填饱肚子行,叫外卖也可以。”

    “你不是没钱吗?还叫外卖!”

    石晓晓斜了她一眼。

    “记账啊。”唐夜无所谓道:“反正沙发钱已经欠下了不是吗?”

    “但其实沙发并没有被弄脏。”石晓晓遗憾道:“所以这一笔注定赚不到你的了。”

    说到后面一句的时候,她已经在厨房了,既然唐夜不肯说吃什么,她干脆替他做了决定,选了面条。

    这是最快的了,炒饭还要先煮饭,而且刚煮好的饭其实也不适合立刻拿来炒。

    她从冰箱里拿出两颗青菜两颗蛋,想了想,又朝门外问了一句:“你要几个蛋?”

    “两个。”唐夜不由自主地走了过来,在他的记忆里,还真没有哪个女人这样为他洗手做羹汤过。

    石晓晓看他过来,也没跟他客气,丢了棵葱给他:“既然来了别闲着,早点做好也好早点吃。”

    唐夜掂了掂手里的葱,微微一笑,石晓晓又想起来说:“算了,葱还是我剥吧,你去把蛋青菜择了,你刚洗过澡,不要沾了一手葱味洗不掉。”

    “那好吧。”唐夜无可不可地回答,丝毫也没发现两人这样的回答有多么老夫老妻。

    之后唐夜还又帮忙把青菜洗了切了,石晓晓负责炝锅、烧水、下面条,等面条快熟再把青菜推进去,再卧三个蛋……两个人分工到底快一些,再加青菜鸡蛋面实在简单,不一会儿面得了,两人一人捧一碗在饭厅里对面坐着,各自“呼哧”一边吹一边吃着。

    也许是真的饿了,也可能先前受伤实在消耗太大,唐夜异地发觉,这么寡淡的面条味道居然不错!

    正琢磨着要不要夸一句,大门再次被敲响。

    只不过这次的敲门声没那么温柔了,咚咚咚的很有几分兴师问罪的意味在其。

    石晓晓早料到这一节,也不紧张,吸溜溜的把最后一根面条吸到了嘴里,一边淡定地起身去开门,一边告诉唐夜说:“是我爸回来了,应该听了小胖的告状兴师问罪来了,一会儿你别管,我应对行。”

    “……好。”唐夜的眼神微微沉了一沉。

    一时间石晓晓开了门,不等石爸说话,已是先声夺人地开了口:“我是你闺女,小胖是你徒弟,你信他还是信我?”

    石爸一愣。

    石晓晓一边让他进屋,一边飞快地说:“我最近做了份兼职你知道的吧,这个是我老板唐夜,我下班回家路正好遇到他被打劫,还受了伤,顺便把他带回来了,帮他包扎伤口,仅此而已。”

    确实他外套已经丢了,钱包也不在身,说是被打劫也没什么错。

    唐夜缓缓地拉了拉椅子,慢慢起身,想石爸点了个头:“伯父好。”

    “好。”

    石爸眼神何等犀利,单凭唐夜这个姿势,只一眼看出来他的确是受伤了,还看出是哪儿受的伤——的确不适合再做点什么少儿不宜的事,因此脸色才松了下来,点头对唐夜说:“小女平日有劳唐先生照顾了。”

    “不敢当。”唐夜淡淡道:“平时我们工作的地方并不在一起,因此其实没什么机会见到,这一次也是机缘巧合,才被会石小姐捡到,是我要多谢石小姐才是。”

    “好说。”

    石爸点点头,更加放心了,因此看唐夜也顺眼了不少。

    不过一看到他正穿着的自己的衣服,他忍不住又皱了个眉。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