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7.第697章 唐夜的春天9-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97.第697章 唐夜的春天9

    石晓晓家确实并不太远,但这样架着唐夜,还要提防先前的人回头找过量,更重要的是,唐夜实在伤得不轻,因此石晓晓最终很是花费了一些时间才能到家。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她打开门,将唐夜往沙发那边扶。

    唐夜咳嗽一声:“椅子好,一会儿好收拾。”

    “没看出来,你还怪体贴人的。”

    石晓晓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嘴里咕哝道。

    “我只是身没带钱。”

    唐夜嘴硬:“又正好你加沙发是布艺的,粘血肯定毁了,我拿什么赔给你?”

    “先欠着呗。”

    石晓晓还是把他扶到了沙发旁,小心扶他半躺好,尽量不要压迫到伤口,而后踢飞了自己的球鞋和棉袜,只光着一双脚,先走过去把门关好,又跑去另一房间去找药箱。

    一边走一边耸肩说:“先前棒球棒落在你那里,你也没立刻赔钱给我呀,还不是我自己事后追着你赔,你才勉为其难地赔给了我。”

    唐夜的视线不自觉地落到了那双教,肤色洁白,光环圆润,晓晓巧巧的像她的人一样,似乎都没有他的手掌长。

    最重要的是,那双脚走路特别特别的轻,好像猫爪一样,脚心有一个肉垫,因此走起路来寂然无声,还又轻盈无,像在跳舞一样。

    一时间,石晓晓把药箱抱到他的面前,继续又说:“再说我家沙发又不贵,都没我那根棒球棒贵。”

    “嗯,我是说mizuno美津浓车载合金实心的那根,不是mizuno硬式金属制的那根。”

    她强调,想了想又摇头说:“其实是哪根也不重要,反正你是大老板不是吗,不可能赔不起吧?”

    说话间她已经把唐夜的衣服撩了起来,看到了那个狰狞的伤口。

    微微皱了皱眉,她打开了药箱,先用棉球进行清洁。

    “你都不怕的吗?”

    唐夜好地问。

    “这有什么好怕的?”

    石晓晓莫名其妙地白了他一眼:“练家子还能没受过伤?”

    “也是。”唐夜嘴角一勾:“忘了你是练家子的了。”

    “当然,我也没受过这么重的伤是了。”

    石晓晓耸肩:“但左不过是换汤不换药的东西,一样处理。”

    “嗯。”

    唐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她不但没有出现害怕、恶心这样的情绪,相反手还很稳,不是特别轻,没有额外的怜惜,但是相当的细致、稳重,简直可以媲美专业级别。

    一时间唐夜倒真的相信她这是久病成良医了,不过一想到,她身如她脚一样细腻白嫩的皮肤会因此留下一道道丑陋的伤痕,他不由皱了下眉。

    “不是吧……”

    石晓晓怀疑地看了他一眼:“我下手不重啊,应该没那么疼才是。”

    唐夜微微无语,他该怎么告诉她,他刚才只是再想她身会不会有伤疤。

    一时又有种冲动,真的撩开她的衣服看看有没有。

    说起来他那天是看到了她的一截腰的,记忆似乎的确和她的脚一样白嫩,并且没有伤疤?

    正出神想着,石晓晓已经帮他把伤口都处理好了,又拿出一卷绷带来仔仔细细地帮他缠好。

    唐夜皱了皱眉:“这不用了吧。”

    他刚才看了下,伤口他想象的还要浅一些。

    换早几年,自己也许根本不当一回事,现在到底是安逸日子过久了,吃不得苦了,才会受一点伤成了这样子。

    也可能只是自己老了……

    “你想它快点好还是慢点好呢?”

    石晓晓完全无视了他的拒绝,三下两下帮他捆绑停当。

    看着最后那个朴实的结,唐夜鬼使神差地吐出了一句:“此处应有蝴蝶结。”

    “看不出来……”

    石晓晓怪地看了他一眼:“你这样的居然还有蝴蝶结情结。”

    “我是为你好。”唐夜面无表情地反驳说:“长得已经不像女人的,伸手更不想女人,至少也应该在这些细节方面注意一下,也免得自己将来嫁不出去。”

    “我嫁不嫁得出去要你管!”

    石晓晓嗤之以鼻:“我吃你家大米了!”

    说话间她伸手一撩,把唐夜的整个衣都撩去了,伸手又去解他的裤带。

    “干嘛?”唐夜下意识地一把攥住了。

    “还能干嘛?”石晓晓一巴掌把他的手打开:“当然是检查检查还有没有别的伤,难道我还能强奸你不成!”

    唐夜略尴尬:“其它没什么了,这一处伤口需要处理。”

    “那这是什么?”

    石晓晓重重一直戳在他腿的一块淤青。

    小女孩手真重!

    唐夜忍不住龇牙咧嘴的一下,但还是说:“这不用了,过几天自己好了。”

    “老实点!”石晓晓不客气呵斥说,到底里里外外把他都检查了一下。

    当然身只到****,下身也让过了内裤,又给他找出三四处的淤青来,而后从药箱里拿出个棕色的小瓶,到点点浅褐色的油在自己手心,帮他推拿了起来。

    先是火辣辣的痛,接着有淡淡清凉的感觉渗透了下去。

    唐夜立刻心有数:“这是药酒?”

    “那是!”石晓晓不无得意:“祖传的药酒,对跌打损伤什么的最有效果了,用在你这样的淤伤都有些大材小用。”

    “祖传的……”唐夜若有所思道:“原来你的功夫是家传的。”

    “是啊。”石晓晓点头回答:“到现在我家都还开着武馆呢。”

    “那你怎么会……”唐夜没说出来,但言外之意相当明显,是问她为什么明明家里开武馆还显得这么拮据。

    “生意不景气呗。”说到这个石晓晓有点沮丧:“现在人都去健身练瑜伽,再不济也会去掉健美操,有意提高自己伸手的也回去学跆拳道、空手道,这种国穿武学有几个人肯来学啊。”

    “当然了。”石晓晓不肯堕了自家武馆的威风,忙又强调说:“糊口还是可以的,但零花钱方面没那么宽裕了,然后我的兴趣爱好,偏还都是烧钱的项目。”

    再想到自己现在手痛终于没那么紧了,不由眉开眼笑:“说起来还要谢谢你啊,挣了这一拨,我手头也没那么紧了,可以尽情搞那些我习惯的东西啦!”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