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第696章 唐夜的春天8-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96.第696章 唐夜的春天8

    “小姐,我们这边的条件真那边好多了,你仔细考虑考虑。 ”

    宋飞觉得自己嗓子都快说冒烟了,各种好处优势也都罗列清了,怎么对面的人还是一副不关痛痒的样子呢,半点也不像被打动了。

    石晓晓嘬了一口奶昔,心里也挺烦的,她气鼓鼓地说:“我说你怎么说不听呢,我都跟你说了,我根本没打算长久,做完这一票算,眼看着要结束了,你让我半途而废!”

    她又不是专业做这个的,只是为了她的mizuno美津浓车载合金实心罢了,又且唐夜给她的钱够多的了,不止是mizuno美津浓车载合金实心,很多以前的想法现在都已经有机会实现,有时间她还要实现那些去呢,拍电影虽然很好玩,但也只是好玩而已。

    宋飞抹了把脸,认命地重头又来了一遍:“石小姐,你在武术指导方面有天赋,这放弃实在是太可惜了,我们千岁会为你打造最好的平台,让你把你的才华都表现出来……”

    “我最好的平台从来也不是拍电影!”

    石晓晓及时地打断了他,吸干机杯里的最后一口奶昔,站起身走人:“冷饮钱我不给了,算你耽误我这么长时间的补偿。”

    到底是谁耽误谁时间啊!

    宋飞无力地挥手再见。

    不过这家店里的奶昔的确不错。

    走到门口,石晓晓特意看了一下店名,准备有机会再来光顾。

    现在不但想买什么能买什么,还能想吃什么能吃什么,再没出过先前那种每一块钱怎么花都要计算好了的情况,石晓晓心满意极了,头一次觉得,其实认识唐夜也没什么不好,说到底自己还是赚了的!

    心里这么满足的,石晓晓一步一步往家跳。

    虽然家还挺远,但赶她心情好,这么逛逛也不错。

    不知不觉天晚了,石晓晓抬手看了看表,想是不是该回去了,突然间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看到唐夜匆匆朝她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在脱衣服,又把自己的领带给撤掉了。

    他不是喝多了想要裸奔吧?

    石晓晓狐疑地看向他微微有些泛红的脸,没几步唐夜已经跑到了她的跟前,一把拉住了她,往自己怀里带过去。

    喝多了自己一边发疯去啊,别想骚扰她,当她是好欺负的!

    石晓晓没跟他太过客气,手腕轻轻一振一扭,已经反过来扣住了唐夜的手腕,再接下来是过肩摔了,想要吃她的豆腐,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

    “配合一下我!”

    唐夜急促地说。

    石晓晓一愣,突然想起来自己刚才听到脚步声其实不止一个人的,再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经历,不由自主想,他这是碰到什么麻烦了?

    “我……”

    石晓晓想说我来对付他们,但她才刚说出一个我字,嘴被堵了,还是被唐夜的嘴!

    托马老娘的初吻!

    石晓晓瞬间瞪大了眼睛,顿时一行乌鸦呱呱呱呱从脑袋幸灾乐祸地飞了过去。

    再下一刻她才反应了过来,自己被人给非礼了,还是被一个应该打不过自己甚至刚才自己还觉得认识他也没什么不好的人给非礼了!

    神他么认识他也没什么不好啊!

    石晓晓双眼喷火,立马准备让唐夜好看,身却突然一沉,唐夜已是整个人朝她栽倒了下来。

    她下意识地伸手一接,恰碰到了满手的**,这才发现他已经受伤了。

    又看那几个咋咋呼呼大概是追他的人,左右看了一下,狐疑地又向前找去了,连忙搭了他的胳膊在自己身挂好,扶着他向前走去。

    “刚才,”唐夜低咳了一声:“多谢了!”

    不说刚才她不生气!

    石晓晓立马想起来了:“一事归一事啊,你强吻我的事,等你好了我还是会打回来的。”

    “我没有强吻你。”唐夜指出。

    大概是因为受伤,声音意外的有些软绵。

    石晓晓是个遇强则强,吃软不吃硬的人,被他这口气弄得发火不是不发火也不是,不由恼怒地说:“难道还是我强吻的你不成!”

    “我让你配合我了。”

    唐夜无辜地回答。

    托马……这么配合?

    石晓晓都快被他气笑了:“难道强奸犯对我说一声‘配合一下我’,我还要配合着让她强奸不成。”

    “你放心。”唐夜安慰她:“强奸犯不会朝你下手的。”

    “当然不会!”石晓晓翻了个白眼:“我举个例子,真要找我,看我打不死他们!”

    “我不是这个意思。”唐夜解释:“我是说,他们不会对男人有兴趣的。”

    “男人?”石晓晓反应了一下才反应了过来,气得哇哇大叫:“你才是男人!”

    想想不对,他本来是男人!

    又骂说:“你当我是男人刚才还抱着我做戏,不怕太假被看穿吗!”

    “是因为当你是男人才更要这么做啊。”唐夜轻描淡写地说:“太辣眼睛,他们看不下去自然走了。”

    “你——”

    石晓晓气得想把他甩开再也不管,或者干脆把他丢给刚才那几个人,一转脸看到灯光下他的脸色差得有些吓人,不由没好气起来:“都伤成这样了,还只管耍贫嘴,不能闭嘴好好休息。”

    “咳……”唐夜深喘了一下:“不能休息,一休息彻底睡过去了,你难了。”

    所以才故意找自己斗嘴吗?

    石晓晓这才恍然,又担心地问:“伤得这么重吗?要不要带你去看医生?”

    “小伤,”唐夜摇头拒绝:“死不了人,一会儿到你家,你帮我简单包扎一下行。”

    “你怎么知道一会儿到我家?”

    石晓晓怪地问。

    “拜托,”唐夜无力地说:“公司简历有。”

    石晓晓懊恼地腾出一只扒了扒自己的头,她怎么把这一节给忘了呢。

    唐夜笑了一下,继续又说:“算没有简历,你只这么步行,也能说明你家离这里至少不算太远。”

    “好吧。”石晓晓不得不承认:“福尔摩斯·唐,你猜对了。”

    唐夜纠正:“首先,福尔摩斯是姓;其次福尔摩斯用的从来都不是猜的。”

    “好好好……”石晓晓败给他了:“福尔摩斯·夜,你这是分析出来的,行了吧!”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