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5.第695章 唐夜的春天7-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95.第695章 唐夜的春天7

    黑子抓着方向盘,把他的小破车开得跟飞机一样,一边风骚娴熟地在车流里插来插去,一面眉飞色舞地说:“我说夜少,小女孩这个武替你真是请对了,不禁武打设计让人耳目一新,绝没有话说,直接间接还不知道帮我们省了多少麻烦,避免了多少损失!”

    “我一件件可都记着呢!”他一边说一边腾出只手在驾着当导航的手机划拉了两下,百忙之瞄了一眼,随后一五一十地汇报了起来:“在这段时间里,小女孩累计挽救了一台摄像机,一架木梯,两把椅子,三个灯头、四个花架、五张布景板、六个木夹……”

    “你是干什么吃的!”唐夜暴怒,顺手把把玩在手里的打火机朝他扔了过去。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黑子警觉地一躲,险险地避过了,不由委屈地说:“我也没闲着呀,不然我哪能记下这么详实的数据!”

    “我让你干什么去的!”

    手里再没什么可砸的了,唐夜重重拍了一下椅背:“我让你坐镇那里,是为了减少这些‘意外’发生,偏偏这些事情反而越来越多了……你记得倒详细,合着我派你去做你记员了?嗯!”

    “夜少你是说这个啊!”黑子恍然大悟:“这你可错怪我了,我说的这些多半只是意外,只有剩下很小很小一部分才是人为,那些人事后我也都处理了。”

    “我是觉得哈……”黑子说:“大家大概都被小女孩给惯坏了,越来越马大哈了起来,反正随时能有人及时救场嘛!”

    “哼!”唐夜这才稍稍平复了一些,又严肃地叮嘱了一句:“你给我千万盯好了,《将夜》绝对不能出错,这部片子要是立起来了,我们嘉创影业才算是真的在这一行有一席之地,否则的话,只能倒退回去。”

    “放心,夜少!”黑子忙保证:“我心里清楚着呢……不过千岁那边能搞得破坏也这样了,现在最该忧虑的倒是,他们会不会像挖当初那个武术指导一样,把小女孩也挖过去了。”

    “说起这个……”黑子重重打了下方向盘,躲过一辆差点撞过来的面包,嘴里骂骂咧咧骂了一句:“想死自己回去吞安眠药,在大街发什么疯!”

    这之后才继续说了下去:“说起来我们是不是该给小女孩加薪了——至少也该发点奖励吧,真要被挖过去咱们可是哭都没地儿哭去”

    又强调:“小女孩也是真对得起这份薪水,光她给剧组省下的钱都够我们给她包个老大的红包了。”

    “这些你自己看着办。”唐夜漫不经心地回答,不得不说石晓晓给了他很大意外,原本不过是用来故意糊弄对方的幌子,没有想到竟然无意招到了一个人才。

    他的眼眸暗了暗,突然说:“向右拐!”

    “吱——”

    黑子下意识地照他说的话去做了,恰恰险之又险地钻进了一条小街,车路擦过马路牙子发出特别刺耳的声音。

    “特么幸亏手脑子还快!”黑子一边惊神未定地喘了口粗气,一边警惕地后视镜里朝后面看了一眼,一改先前的嬉皮笑脸,异常严肃地问说:“夜少,我们这是被跟踪了?”

    “刚才那辆面白应该不是意外。”唐夜冷静地回答。

    “是那边的人?”黑子有些迟疑地问:“应该不是千岁的手笔吧,他们大概还没这么大的胆子?从最近他们手段来看跟过家家似的,最严重的也是砸钱了!”

    唐夜不置可否,又指挥说:“再向右拐!”

    “好嘞!”

    黑子连打方向盘,再一次险而又险地拐了过去。

    这一次连他也已经看出来,后面跟着那辆车明显不怀好意,偏还是个重家伙,至少他这小破车不是对手。

    不过他也曾是个行家,又有唐夜这两下的及时指点,当下左突右闪,兜了几个圈子之后,终于后面再没有尾巴跟着了。

    又绕了几个弯,他才把唐夜送到了地方。

    下了车,唐夜叮嘱他说:“小心点,他们应该不会善罢甘休。”

    “夜少你放心。”黑子撇撇嘴:“我也不是吃素的,虽然已经不做那事好多年,再要捡起来也没什么难的。”

    “你说什么!”唐夜脸又沉了下来:“我做这么多事,是为了让你们又做回先前做的那些事情去吗?那我们现在在做的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我懂,夜少!”黑子忙道:“是我失言了,总之你放心,我不会被他们欺负了去,也绝不会给他们落下什么把柄。”

    又皱眉说:“倒是夜少你要更当心,你才是他们的首要目标。”

    犹豫了一下,黑子试探地问说:“要不我把白鱼几个叫过来?”

    “我自有分寸。”

    唐夜冰冷的拒绝,黑子也只好算了,一猜油门,小破车又绝尘而去。

    唐夜目送他离开,举步正要走,突然眼一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推开了一冷饮店的玻璃门,正准备朝里面走。

    最近看到她的次数似乎有点频繁了,不过唐夜也没在意,黑子刚才说过,今天剧组提早下工,这时候她会出现在这里,也没什么不正常的。

    正准备移开眼睛,突然他的眼角一跳,窗户旁边冲她招手的那个人似乎的千岁的?

    他不由冷笑了一声,千岁的爪子是够快又够长,黑子才刚跟他提起过,亲眼让他看见挖墙脚这回事了。

    这么想的时候,唐夜异地发现,自己似乎并不怎么太担心石晓晓将被挖走的事。

    确实石晓晓现在对《将夜》还挺重要的,轻易不可缺失,自己还会这么有恃无恐……难道是因为自己对她有信心?

    可是她明明那么见钱眼开,想来千岁也会不吝重金,岂不是正好一拍即合?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