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4.第694章 唐夜的春天7-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94.第694章 唐夜的春天7

    “我要报个工伤,然后休至少两个星期的假。 ”黑子幽怨地说。

    唐夜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摄影机里一帧一帧回放的内容,说了一声:“好。”

    “真的?”黑子受宠若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打得好。”唐夜冷冷地斜了他一眼:“你在想什么,要是你还不满意现在的工作时间,周末都给我过来这里,好好盯着。”

    “这不用了吧!”黑子哀嚎:“这也没人能欺负到小女孩啊,他们在小女孩面前都是战五渣,根本不够看的好吗!”

    “小心!”

    突然有人叫了一声。

    唐夜心一寒,抬头一看,摄影棚顶一个硕大的灯头,摇摇摆摆朝他掉了下来。

    都已经被他看到了,当然不可能再出事,唐夜皱了下眉头,却没有马闪躲——这灯下面都是贵重器具,砸了钱财损失是小事,耽误进度是大事,也不知道剧组有没有备用的替代,还有那些数据,也不知道有没有辈分。

    偏要掉下来的是灯,其它随便什么东西,直接打偏好,灯却是最容易碎的,一个不巧,祸害面积更大,对方也可以说是用心良苦……

    唐夜皱着眉头,四下寻找合适的东西,突然他眼睛一抖,看到一大块遮阳布朝那个灯头兜了过去,一扯一拉之间,灯头已经被石晓晓稳稳地抱在了怀里。

    布料眼熟,要是他没记错的话,正好在刚才石晓晓抱的那一抱东西里。

    他抬头朝石晓晓那里看去,此刻她已经被众人淹没了。

    黑子也一瘸一瘸地挤进了过去,他一把抓住了石晓晓的手,热情地抖个不停:“小女孩!请收下我的膝盖!你刚才真是太帅了!”

    “晓晓刚才是直接帮我们省了几百万啊!”

    石导后怕地说:“那些东西,其实钱还是小事,被砸坏了,后续一系列麻烦!”

    “最重要的是人没事!”

    说这句话的女主的助力小堂,她脸都吓白了,到现在也没缓过来:“刚才要是灯摔碎了,溅起的玻璃片划到人怎么办?万一再划到脸……”

    “呸呸呸呸呸……”男主的助理忙说:“坏的不灵好的灵,你怎么那么乌鸦嘴,说这话不是触霉头吗!”

    “是是是……”小堂忙捂嘴:“大吉大利,大吉大利,我刚才可什么都没说!”

    大家还七嘴八舌地围着石晓晓,其实其只有三分之一的话是感激她刚在的壮举,还有三分之一在后怕,再剩下三分之一干脆是在讲八卦了。

    这时候黑子已经又溜回唐夜身边了,脸色沉肃地低声跟他汇报:“我刚才趁乱把灯从小女孩手里拿过来了,看痕迹不像是正常磨损,这事儿应该不是偶然。”

    “正好是这个位置,当然不是偶然。”唐夜抬了个头,低声冷笑。

    “应该不是冲着夜少你来的吧?”黑子迟疑了一下,说:“我们不过是临时起意,应该没什么人能知道,算知道了也来不安排。”

    “当然不是冲我来的。”唐夜讥诮道:“我是他们简单能算计得到的?”

    “这是!”黑子不轻不重地拍了记马屁:“刚才夜少你手边也是没有趁手的东西而已,不然也轮不到小女孩出风头了。”

    唐夜也不理他,直接又说:“再说真把我砸出个万一,他们又有什么好处,《将夜》的进度又不会耽误半分。”

    “夜少的意思是……”黑子心领神会:“是千岁那里做的手脚?”

    “查查人吧。”唐夜淡淡说:“利益熏心的人多的是,一个不注意有可能出大问题。”

    “哎,我知道了。”黑子肃然道。

    一回又想起来问:“夜少是猜到会出这样的问题才特地过来的?”

    说着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还以为你真为小女孩过来的呢。”

    “我又不会未卜先知。”唐夜扫了他一眼:“只不过以防万一过来看看而已,之后你派人盯紧一些,《将夜》千万不能出问题!”

    “嗳!”黑子忙应声:“我一有空过来盯着,人也会都排查好。”

    “交给你了。”唐夜再没什么看下去的心思,起身要离开。

    黑子一眼扫到小方屏的一个镜头,突然伸手一指:“哎,夜少,你看着身形像不像小女孩?”

    唐夜一下看出来了,真还是她,实在是她的身材太具有辨识度了!

    他嘴角不由挂了一丝笑。

    黑子眉飞色舞说:“我说夜少你太有识人之能了,小女孩除了给你做武术指导又兼职打杂之外,还兼职做了武替啊,你这是拿一份薪水签了个做三份功的人。”

    说着他朝唐夜一挑大拇指:“现在我相信你对小女孩是真没意思了,不然哪舍得这么使唤啊,人家是拿那人当男人使唤,再把男人当狗使唤,结果得,小女孩一娇娇弱弱的女孩儿家,直接被你当狗使唤了!”

    “是我要使唤的她吗?”唐夜微感烦躁。

    “也是,应该是导演使唤的。”黑子小心地看了看他的脸色,赔笑说:“也是我太大惊小怪了,谁进了剧组还不是狗啊,连男女主在内都被导演压榨得跟狗一样呢。”

    “你还有完没完!”

    唐夜冷冷地给了他一记眼刀,起身离开。

    导演还在石晓晓那里呢,根本也没注意到他。

    又其实,对于导演来说,唐夜走了才是最好的,那么个冷冰冰的煞神戳在了这里,哪怕一句话没说,甚至也没看你,看了看拍好的部分带子,那也让人感到不自在。

    石晓晓却是看见了,连忙挤出人堆,朝唐夜追了过去。

    唐也听到脚步声停了下来,石晓晓告诉他说:“刚才那个灯头会掉下来是有人动过手脚的。”

    又怀疑地看他:“你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怎么老有人找你们麻烦——我那一次会你的道,也是因为有人找你们麻烦吧,所以你有备而来?”

    “谢谢小女孩,我们知道啦。”黑子笑嘻嘻回答:“没办法,这世界红眼病多,有些人是见不得你好过,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你们还真要原谅他?”石晓晓挑眉。

    “不然还能怎么办?”黑子摊手:“我们有没有证据。”

    “哼!”石晓晓扭头走:“你们当初对我可不是这样的!”

    “所以夜少……”黑子面色诡异地看向唐夜:“你当初到底对小女孩做了什么?”

    “滚去开车!”唐夜伸手啪的给了他一下子。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