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2.第692章 唐夜的春天5-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92.第692章 唐夜的春天5

    好歹答应了随后还她,石晓晓才算完,让他安全把车骑到了单位。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等进了会议室,跟李拓导演谈完了话,唐夜终于反应过来了,自己之前脑子是抽了吗?竟真接受了那个“小女孩”的邀请,骑了她的车来公司了。

    虽然并不是她载他,而是他载她,还是十足匪夷所思。

    再想到那个小女孩还在她办公室等他还双肩包、棒球棒还有棒球帽,他不禁感到有些头疼。

    要不给点钱打发了算了,反正正好她看去很缺钱。

    打定了主意,唐夜三步两步走回来办公室,打开门一看,不由一愣,石晓晓已经在沙发睡着了。

    睡着了她看着特别沉静,再没醒着时候的那种张牙舞爪,晓晓的身形团成一团,像一个缺少安全感的小动物,巴掌大的小脸嵌在黑皮沙发里面,看去格外可怜可爱,小嘴一张一合的,还在打着细细的小呼噜。

    “喂……”

    唐夜并没有没让自己看太久,几步走了过去,踢了踢沙发:“醒醒,还要不要你的棒球棒了?”

    “要!要!!”石晓晓立马醒了,一下子跳了起来,左顾右盼:“我的棒球棒呢?你刚才说我的棒球棒,它在哪里?”

    又说:“帽子和包算了,棒球棒你一定要还给我!”

    她好容易这么件趁手的兵器。

    “给你。”唐夜取出皮夹子,抽出一沓的粉红钞票,看也不看地递给了她:“那根棒球棒是没有了,你去重新买一根吧。”

    “哇!”石晓晓眼睛一亮,一张一张地数了起来:“一,二,三……”

    “一共一千九!”石晓晓无地满足:“够我买根mizuno硬式金属制的了,鸟枪换炮,鸟枪换炮,哈哈!”

    说着她举着那些粉红钞票朝唐夜扬了扬:“谢啦,大叔!”

    唐夜意外地觉得她这副小财迷的样子没那么让他感到讨厌,清新不做作,远清高更让他顺眼。

    并且她也没扯出算那天的汤药费又或受惊费之类的话,单纯为能得到一根更好的棒球棒而开心着,感染地他也不由自主有些开心了。

    不过大叔是什么鬼,他有那么老吗?

    或者相对她这样的“小女孩”的确是老了些,唐夜不动声色地刷过某人不穿衣服根本分不出正反面的部位,对她说:“走吧,我送你离开!”

    才刚走到电梯面前,正好赶大块头满头大汗地从电梯里出来,一眼看到他,眼睛一亮,忙不迭地说:“夜少……”

    被唐夜的眼风扫了一下,才想起来改口:“我是说唐总!”

    “唐总,”黑子急冲冲地说:“我们武术指导被千岁挖走了!”

    “《将夜》马要开机了……”唐夜眉头一锁:“这时候怎么能掉链子!”

    “要我说千岁这是故意的!”黑子忿忿地说:“特地赶在我们要开机的时候才挖,要让我们开天窗!”

    唐夜眼眸暗了暗,想要走洗白这条路并不容易,太多势力为了自己的利益,阻拦他们这条路。

    这些事不过都是让他们知难而退,如果在他的地界,绝对不会有这种事发生。

    如果他敢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又无疑在告诉所有人,他们所谓的洗白不过是笑话而已。

    “竞争堂堂正正来,这么背地里动刀子算什么!”大块头气得哇哇大叫。

    “沉住气。”唐夜沉声道,冷哼一声:“他没有他想的那么重要。”

    他猛的回头,转头看向了身边的石晓晓:“你想不想买更好的棒球棒?”

    “那什么……”石晓晓也不傻,一下子听了出来:“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当这个武术指导吗?”

    石晓晓忙摆手:“我不行的,我是个练家子,根本不知道拍电视剧要怎么样的。”

    “不是纯粹的指导,更多是示范。我认识一个很有经验的武术指导,但是年纪太大,很多示范做不来,你负责做他的助理。”唐夜十分淡定开口,好像不知道这个决定会让多少人大跌眼镜一样。

    最有名的武术指导,换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丫头,这怎么听都觉得不靠谱。

    黑子刚开始也觉得太过草率,可他知道唐夜做什么都是有自己的理由,因此并没有吭声。

    “将夜的武术路子是现实风,不需要花里胡哨的武术设计,更多是现实向的实用性。你只要按照你平时打架的路子去教导即可,有专业武术指导给你修正,不需要有太大压力。”

    唐夜继续忽悠道,他只要收起那副玩世不恭的面孔,会非常的具有欺骗性。

    很明天,石晓晓有点被忽悠到了。

    石晓晓有些不太自信地开了口:“大概我行的?”

    “你一定行,不要妄自菲薄,你是科班出身的,对你来说并不难。”唐夜坚定地说:“想想你的棒球棒,做完这一笔,你可以买十个二十个mizuno硬式金属制。”

    “我买十个二十个mizuno硬式金属制干嘛?”石晓晓白了他一眼,她直接去买mizuno美津浓车载合金实心的好了么,她只要一根棒球棒好,又不是要组建棒球队。

    所以跟外行真是无话可说!

    “那这么说定了!”唐夜当机立断:“黑子你带她去法务部签合同,条件签优渥一点。”

    “哎,好的。”黑子忙道。

    “等等……”唐夜突然又想起来,问石晓晓:“你好像还未成年?”

    “我已经成年!”石晓晓讥讽道:“我之前说我已经成年了,你怎么是记不住!大叔你真是人老记性差!”

    “哦。”唐夜无辜地刷过她身某个部位:“看不出来。”

    “你!”石晓晓气得一肘锤朝他锤了过去,挑的还是相当刁钻的一个角度。

    唐夜早有提防,轻轻一让让了过去。

    但石晓晓后面还有变招在等着他,他再没能拦住了,一下子敲在他的腰眼,不过没多重,显然是手下留情了。

    这兔起鹞落之间,看得黑子是心悦诚服:“我的个乖乖,你两下沾的夜少了,是个真·练家子啊,还是高手高手高高手!”

    “废话!”唐夜冷冷地飞了他一眼:“不是高手我会请她?”

    “也是……”黑子挠头:“她这样,也没有被潜规则的条件啊,夜少你万万不能为这个徇私!”

    再下一刻他的狗头已经在石晓晓的肘弯里了,石晓晓咬牙切齿:“你是说谁没有被潜规则的条件?”

    “我……我……”黑子忙道,又讨饶:“小女孩我是有眼不识泰山,你刀下留人,留着我的狗命还有用,要带你去法务部签合同的……”

    一回又想起来问:“小女孩你带身份证了吗?”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