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第690章 唐夜的春天 3-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90.第690章 唐夜的春天 3

    “这是法治社会,你真要把他打出个什么好歹来,我们会控告你故意伤害的。 ”

    “喂喂喂,你们是黑社会的,说什么法律会不会太搞笑啊!”石晓晓反唇相讥。

    唐夜笑道:“谁说我们不可以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

    石晓晓顿时被噎着了,这个男人完全不按理出牌啊!

    这跟她想象的夜少,完全不是一个人!

    “你们有什么证据!”石晓晓耍无赖道,她刚才虽然动手,但是都是打的穴位,根本不会留下痕迹。

    “没有证据也可以创造证据,如……”

    唐夜拿了张纸包在地的棒球棍,然后弯腰将它捡起,黑子心领神会,给了大块头一拳,鼻血瞬间从鼻子里流了下来。

    唐夜在大块头脸杵了杵,很快沾了他刚刚被打出的鼻血。

    “无耻!”

    石晓晓都快被气坏了,怎么可以这样!这也太气人了啊,竟然跟她玩阴的。

    “无耻不无耻也这样了。”

    唐夜面无表情地拿了个袋子将那根棒球棍稳妥收好:“现在你只需要知道,你有把柄在我手里行。”

    “我把柄你一脸啊!”石晓晓怒道:“大不了抓我去坐牢,你们也别想好!”

    “这不是坐牢不坐牢的事。”唐夜更正:“是医药费的事。”

    石晓晓一滞,被戳了死穴。

    唐夜又道:“现在我们再来说回你今天过来的目的吧。”

    “白鱼睡了你朋友,你来找他要打胎费?”唐夜轻描淡写地说。

    “你怎么知道的?!”石晓晓惊愕地脱口而出。

    她刚才只说了句始乱终弃吧。

    “以你嫉恶如仇的性格,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大概你只会劝你朋友跟他一刀两断,最多挑个没人的小深巷打他闷棍,绝不会闹到这种场合来。”唐夜淡淡地说:“只有这种场合下,白鱼才有可能受不了舆论压力,乖乖地拿出钱来。”

    能说她根本没想这么多吗?石晓晓尴尬地看了唐夜一眼。

    当时她听妍妍说怀孕直接炸了,然后问了人和地方过来问他要打胎费和营养费了。

    “你这么说,是准备替他把这笔钱付了?”石晓晓试探地问。

    “这件事,你不妨征求一下当事人自己的意见呢?”唐夜不置可否:“你怎么知道白鱼一定不会要这个孩子,不会对孩子的母亲负责呢?”

    他手下应该没有这样的败类!

    “孩子不能留!”石晓晓一口回绝。

    “为什么?”唐夜挑眉。

    “妍妍她自己还是个小孩怎么养小孩!”石晓晓气急败坏地吼道。

    “白鱼对未成年人下手了?”唐夜脸一冷,扭头问黑子。

    “没吧……”黑子一脸迷茫:“他之前是有个小女朋友的,不过后来成年了啊,为这个他还请我们喝了一顿酒,庆贺自己终于把女朋友等大了,自己可以**。”

    “胡说!”石晓晓涨红了脸道:“我都才刚刚成年,妍妍我还小一岁!”

    “你说你十八了?”大块头的视线狐疑地滑过她身某个地方:“看不出来啊……”

    “滚!”

    石晓晓气得背着椅子站起身要追打他。

    大块头吓得忙往后缩。

    “好了!”

    唐夜冷脸喝了一声。

    石晓晓下意识地一噤,停了下来,正准备恼羞成怒地说些什么,唐夜又开口了:“相关你姐妹这件事,也许错并不在白鱼身,我想你还是回去问清楚的好。”

    “嗯。”

    石晓晓略微犹豫了一下,应了声。

    说起来自己是有点冲动了,什么情况也没问清楚冲了过来。

    “但算妍妍自己说自己成年了,他也不应该这么这么,……”

    石晓晓羞恼地有些说不出来,想半天才想到了一个合适的词:“他也不应该这么信了吧,明明她都还在学呢!”

    “为什么不信?”

    黑子一脸不解:“连我也相信啊,我们几个都是看到过的,七嫂身材那么火爆,哪点像未成年了?之前我们几个都还猜她是不是故意吊着七哥才说自己未成年的!”

    “成年不成年是看身材的吗!”

    石晓晓双眼喷火:“得看身份证好吗!”

    “我们又不是警察,哪有权利随随便说查人身份证!”

    大块头咕哝,双眼不服气地又在她身溜了一圈:“讲真,要是她长成你这样,我们信了她未成年了……”

    又忍不住问:“我说你们身份证不是拿反了吧,怎么看都是她你大呀!”

    “找打!”

    石晓晓跳起来又要打他。

    “闭嘴!”

    唐夜淡淡的扫了大块头一眼,眼底充满了警告。

    大块头缩了缩脖子,不吱声了。

    “白鱼是我手下的得力干将,依照我对他的了解,他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唐夜对石晓晓说:“你回去问问你姐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们这里也会找白鱼问清楚,真要是白鱼明知故犯,一定会给你个说法。”

    “好。”

    石晓晓总算气平了一些,轻轻点了点头。

    “真要白鱼和你姐妹都想留下这个孩子,还请小姐不要从阻拦,除去生孩子的休学一年我们一定不会过多耽误她的学业的,白鱼也会认真尽到一个父亲,一个丈夫的责任。”

    唐夜的声音带着低沉的磁性,好像能蛊惑人心一样,令人听了整个人都会被吸引进去。

    “……好。”

    石晓晓被他忽悠的脑子有点不大清楚,又点了点头。

    一时间离开了酒吧,伤到公交车了,她突然才想了起来——托马她这么轻易的被他们忽悠走了?

    她的双肩包和棒球棒都还拉在他们那里呢!

    还有棒球帽!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