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1.第671章 瞬间入戏的魅力-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71.第671章 瞬间入戏的魅力

    “你一会按照刚才的走位进行表演,否则拍摄和打光会受到影响。 ”副导演叮嘱道。

    裴施语点了点头,自己在刚才说好的线路走了一圈,又闭眼,回忆了一番。

    这个时候,从b组过来的男主角纪俊熙出现了,因为这场戏要拍的是他第一次遇见清灵仙子的戏份,正处于青涩又迷茫的时期。

    所以他的装扮较稚嫩,看起来本身还要年轻几分,而且服装也较破烂狼狈,没有后面那么讲究。

    即便如此,依然不能掩盖他英俊的面容,如星光一般的眼睛灼灼发亮,让人很容易被这一双眼睛给吸引住。

    裴施语看到他的时候,也不由感叹,怪不得会被评为最具魅力电眼的男人,这一双眼睛不用说话,非常的勾魂摄魄。

    纪俊熙是难得的有演技又长得非常英俊,为人低调不喜欢炒作的男明星。

    他这些年一直安安静静的演戏,每一年只演一部,其他时间都在旅行和进修,是这个圈子难得的作质量非常高,只注重演戏,其他都不在意的青年演员。

    他今年不过二十八岁,很多这个年纪的男星,只要稍微有些名气,都会去走穴、拍广告或者参加综艺节目。他却一点没有沾染,除了拍电影的时候会出现,平时好像跟这个圈子无关一般。

    也正是因为如此,很多想要拍好片子的人都喜欢用他,因为他不会沾染是非,而且非常敬业。不管演技和外形都是这个圈子顶尖的,不过也因为过于低调,虽然是三金的影帝,粉丝量却不这部电影的男二甚至男三。

    但是他没有狂热的粉丝,却是一个金字招牌,只要看到有他的片子,认定是值得去电影院看的好片。

    “仙子。”纪俊熙看到裴施语的瞬间,不自觉吐出了这两个字。

    刹那间,直接入戏,仿若他是剧里的男主御风,在看到清灵仙子第一眼的时候,被惊艳的模样。

    那个时候的他充满了迷茫,想要报仇却无能为力,整个人情绪极其低落,如同置身黑暗之,看不到前景。

    而清灵仙子,如同一盏明灯,将他灰暗的世界照亮,引着他走向光明。

    ‘清灵仙子’看到他,微微一笑,那笑容如同清晨的百合花,清新淡雅,身洒着淡淡的柔柔的光芒。

    “可否,为我摘一朵荷花?”

    御风怔了怔,看了看已经枯萎了大半的荷花池,有些费解,却也老老实实的为她游到池子央,费了好大的劲,为她摘来一朵已经枯萎了大半的荷花。

    “抱歉,这个季节荷花已经凋谢,只找到这么一朵。”

    女子笑了笑,接过来,随手一挥,迹出现了。

    原本已经开始枯萎的荷花瞬间变成绽放的鲜嫩荷花,又一会整个已经开始枯败的荷花池瞬间恢复盎然生机。

    揉了揉眼睛,他没有产生幻觉!这个人真的是仙子!

    “你真的是仙子?”御风诧异极了,他虽然早听说可修道成仙,却从不曾见过真正的仙子,难道这个人真的是仙子?

    如果是仙子,是不是可以带着他修道,那么他能为自己死去的族人报仇,让他们不会白白死去!

    清灵仙子笑了起来,如同银铃一般的声音轻声入耳。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清灵带着浅浅的笑意,看起来温和极了。如同寒冬的心,一点点被这种暖意所融化。

    “如果您是仙子,可否领小生入道?”御风心脏咚咚跳动,拳头紧紧握住,等候这个可以改变他命运的答案。

    清灵仙子手一点,身边突然长出两棵大树,藤蔓延展在间结成一个藤蔓秋千,花朵在树和树藤秋千绽放。

    她坐了去,衣袂飘飘,看起来悠然自得。

    御风的目光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她真的是仙子!

    “你可知何为道?你又为何要入道?”清灵仙子如同溪泉一般的声音沁人心扉。

    御风抬起头,目光灼灼里面却充满了悲怆和愤慨:“修道可成仙,可以拥有这世间最伟大的力量。我可以去找那些害我灭族的奸佞之人报仇,不会再让他们逍遥法外,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清灵仙子味着这四个字。

    “是!那些人全都乃违背天的恶徒,他们胡作非为、无恶不作,只可惜我理想薄弱,苦于无法与他们周旋。”御风恨恨,眼前闪现着他们整个族人被人屠杀,却毫无反抗之力的场景。

    只因为他们的族人,不愿意把自己女人、宝贝全都奉,遭此毒手。

    那些人是恶魔,却好好的活在人世不停作恶。

    他不信这是天的旨意,若他能修炼成仙,他会代替暂时蒙蔽住眼睛的‘天’,杀魔正道。

    “你既如此决绝,我亦可以阻你一臂之力。还盼你得道之后,勿忘初心……”

    “cut!”王北川兴奋的大喊一声,激动的站起来鼓掌,“好,很好!这是我要的效果。”

    场景瞬间变换,原本只有两人的美丽荷花池,瞬间变成了挤挤攘攘的片场。

    裴施语诧异不已,她刚才竟然不知不觉进到戏里了,好像自己真的是清灵仙子一样。

    要不是王北川及时出声,恐怕现在还没有从戏里走出来。

    至于什么荷花什么秋千,根本都是不存在的,全都是在意念想象出来。

    “你这是第一次演戏?”纪俊熙诧异极了,刚才她的表演根本不像新手,非常迅速的可以带着拍档入戏。原本只是看到她好像从剧本里走出来,无意识的叫了一声,没有想到两个人竟然不知不觉对起戏来。

    那种瞬间入戏的感觉,对手之间互相化学反应的过程,实在是令人太兴奋了!

    原本还以为这两场戏很可能是灾难,没有想到竟然是惊喜的所在!

    “刚才真的很感谢你。”

    裴施语由衷感激道,怪不得之前听说一个好的对手才能造更好的自己。刚才纪俊熙瞬间把她带入戏里,完全忘记了之的紧张,所以她认定这都是纪俊熙的功劳。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