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5.第665章 这样管男人是会埋下隐患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65.第665章 这样管男人是会埋下隐患的

    “你们想怎么样?”

    江曼柔和封潇潇对视了一眼,能听她们好好说话,这是好现象。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并不是我们想要怎么样。”江曼柔笑语晏晏,一派温柔的模样,“咱们是一家人,再怎样也没有隔夜仇。你回去多劝劝擎苍,不管怎样他都是儿子,自己的父亲没有面子,他脸也不好看是不是?”

    “爹地其实很喜欢大哥,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相处。事实经常在我们面前说起大哥,还很愧疚从前的事。”封潇潇也没有了之前的骄纵,变得感性起来。

    “大哥一直很生气他当初被绑架,爹地没有第一时间去营救的事。可这个真的不怪爹地,我们封家经常收到这种要挟信,很多都是欺诈,想要骗钱的。爹地当时也以为是有人恶作剧,所以才没有理会。”

    江曼柔也点了点头道:“这事我能够证明,后来他找回来,实在是大家都以为他死了。之前很多长得很像的人过来骗我们,所以我们才不相信。他也是太过伤心,所以才会更加谨慎,才会那样。”

    裴施语静静听着,并没有发表意见。两人看到她这副模样,以为她已经听了进去。

    “这些事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但是找人打听还是可以知道真相的。”江曼柔看了她一眼,又继续道。

    “我现在说这些,也是希望他们父子两个,不再有隔阂,这也是老爷子临终前的希望。”

    避重轻的说当年事,却没有说清楚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因为当年的事不可查,还用老爷子来压。

    裴施语依然只是笑笑,有些话,果然只是听听而已。

    她一脸高深莫测的模样,让人猜不出到底在想些什么。

    这副模样,让江曼柔摸不准,只能继续开口道:“你既然是封家未来的女主人,应该多为他着想。有的事男人心太大,没有注意,需要我们做女人的去沟通。”

    “是啊大嫂,虽然大哥现在很疼你,可是你如果你只是个菟丝子,慢慢了会腻味。男人尤其像我大哥这种男人,更喜欢的是能为他分忧的人。”封潇潇也开口道,语气温和了不少,那一声大嫂更是甜得腻人。

    说来绕去,也没有讲到点子来。裴施语不再跟她们绕弯子,直接道:“这些苍有自己的判断,他做事有他的理由,我不便多问……”

    “大嫂,你这样可不行!我大哥的事你要是都不清楚,这样管男人是会埋下隐患的!”封潇潇一惊一乍道。

    “男人不能太放手,要会抓一抓,尤其跟家里人的关系。”江曼柔一副我为你着想的样子,“我也是个过来人,父子之间有问题,不管那个儿子怎么做,最后还是一家人。你做媳妇的,如果也掺和进去,等他们父子和好了,你尴尬了。而且外人只会抨击你不懂事。”

    “你以后是封家的女主人,要出去社交,大家看你是这么不知礼的,肯定不会愿意和你交往。”

    裴施语还是不说话,这让封潇潇有点憋不住心底的火。

    “你怎么不吭气啊,我妈咪跟你讲那么多,你听进去了吗?!”

    “潇潇,别这么没有礼貌。”江曼柔嗔了她一眼,却没有太多的生气,“你也不要怪我多嘴,只是看你跟潇潇差不多大,听说你……”

    她说道这里顿时停住了,试探性的看了裴施语一眼,看她没有太大反应,这才继续开口:“忍不住把你当做女儿一样看,因此才会推心置腹跟你说这些。”

    “我也不瞒你,我这么做也是有私心的。但是这也是为了整个封家着想,你们是封家的一员,以后还掌管整个封家,目光总是要我们这种闲养在家的,目光要更加深远。”

    “好,我知道了。”裴施语礼貌的点了点头,嘴角微微勾起,带着得体的笑意。

    看起来非常的真诚,可是谁也摸不准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江曼柔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依然有些心急,可是这个时候封擎苍从楼走了下来。

    “你怎么样?”

    低沉的声音在宽大的房子里回想,轻轻的震慑着每个人的心底,让人忍不住臣服其下。

    “施语在这里很适应,还说今晚要留下来住一晚呢。”江曼柔笑语盈盈的走去,还给裴施语使了个眼色。

    裴施语这才明白,刚才说了一堆到底是为了什么。

    如果外界的人知道,他们两人回来在老宅住了一晚,那么无形透露出封擎苍已经和他们已经化解了恩怨的讯息。

    在封老爷子死了之后,封擎苍很少回到这里。虽然这里是封家祖屋,是权力地位的象征。

    可是作为真正的掌舵人若是不在这里出现,也不过是个普通的房子。也在暗示着,他和这屋子里的人并不对付。

    之前偶尔在一些纪念日的时候回来住一晚,自从正式闹崩,男人连这点面子也不给。

    很多人的眼睛都盯着这里,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会闹得满城风雨。

    封擎苍并不理会她,而是看向裴施语:“你对这里的房子感兴趣?”

    这话听得心底一颤,什么叫做对房子感兴趣!

    如此嚣张的语气,难道说如果裴施语说有兴趣,想要住下,还能把其他人赶走不成?

    虽然这话听得不清楚,可江曼柔还是希望裴施语点头,不停的给她使眼色。

    “我喜欢什么我喜欢什么,反之亦然。”裴施语依然带着笑意,温和的开口说道。

    江曼柔的脸顿时僵在原地,没有想到裴施语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好像很乖巧的样子,实际根本不是这样!

    这句话推得干净,谁也不得罪。

    可事实,是没有把她们的话听进去,那些诱惑对她来说也不是个什么事。

    心底虽然气恼,却又无可奈何。

    “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封擎苍直接前搂着裴施语,带着她离开这个硕大的老宅。

    “这是你们家,大晚你们去哪里!”封云压了一晚的火,再也忍不住爆发出来。

    封擎苍顿了顿:“那是你自己的想法。”

    说完,直接拉着裴施语离开,再也不回头。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