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4.第664章 依附男人的菟丝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64.第664章 依附男人的菟丝子

    封潇潇的话虽然声音并不大,好似只是小声嘀咕,却足以让在场的人听清楚。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怎么这么跟你未来大嫂说话!”江曼柔板起脸训斥道,随即转向裴施语一脸抱歉道:“我这女儿从小被宠坏了,所以不太会说话,你不要介意。她只是对她大哥非常的崇拜,觉得他非常厉害,所以觉得不管哪个女人都配不,并不是对你有什么恶意,你别跟她计较了。”

    裴施语将手的茶杯放下,笑道:“我和苍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自然不会为了这么点小事计较。潇潇好命被宠在家里,有点脾气也是正常。”

    这句话一落,江曼柔和封潇潇的表情都变得有些不好看,这句话不是在暗讽她们现在的尴尬处境吗。什么叫好命在家里被宠着,分明是半软禁,所以不得不在家里!

    原本她可是公关部的经理,在外头也是被人捧着的主。风风光光的,出去从来不愁什么,不管买什么连价格都可以不看。

    现在,她只能窝在家里什么都不是。又不想别的名媛,有钱支撑她们天天参加各种各样的聚会。她每个月领的钱连好一点的护肤都得省着买,更别说出席宴会穿的裙子。

    像她这样身份的人,总不能随随便便买一件衣服,甚至穿着从前的礼服参加,那不得笑掉人家的大牙。

    这罢了,她毕竟还是封家的女儿,装一装也不是不可以。偏偏那个男人完全不留一点脸面,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现在的状况,现在碰到从前的那些冤家,全都看笑话一样看着她。

    从前在她身边,跟哈巴狗似的人,也能背地里笑她,甚至有的人明面态度明显的和从前不同。

    她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这一切都是那个该死的野种闹的,现在连他未来的老婆都要踩一脚!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封潇潇猛的站起来,怒瞪着她,“你是不是故意来看我们笑话,我告诉你,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潇潇!你越来越过分了!”江曼柔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眼里充满了警告。

    封潇潇觉得委屈极了,虽然之前被叮嘱过,可依然忍不住自己的脾气。

    这个女人让人把她的顾墨给抢走了,让她怎么心平气和的跟她说话?

    “妈,她也欺人太甚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我们是一家人,你大嫂说你两句又怎么了。”江曼柔心底何尝不恼怒,可是现在势弱,不得不低头。

    她暗地里捏了自己女儿一把,阻止她继续任性下去。

    封潇潇虽然不忿,却也没有再说些什么。

    “潇潇是小女孩脾气,跟你不太熟悉,所以才会这样。以后你跟擎苍多多回家,大家经常相处,不会有这种误会和隔阂了。”江曼柔笑得和蔼极了,和之前阻拦她跟封擎苍在一起时候的嘴脸完全不同。

    “常言道:家和万事兴。我知道之前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所以我们之间有些误会,让彼此都有些不痛快。可是那都是过去的事,到底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咱们要是内讧,平白让人笑话,还让人乘虚而入。”

    江曼柔苦口婆心道,微微蹙眉一副愁苦的模样。

    “我们当初确实因为受人蒙骗,做了一些对不起你们的事,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起过坏心。只是当时被一些别有居心的人给蛊惑了,后来我们知道了真相,把那些人都从身边轰走,清醒过来了。”

    说着说着,江曼柔的眼睛红了起来:“我们现在年纪都大了,尤其是擎苍的父亲,现在身体也不太好了,其他什么都不想想了,是希望咱们一家人可以和和美美的。”

    裴施语心底诧异,不知道这唱的是哪一出。

    她原本以为会被刻意刁难,没有想到竟然是示好。

    不过很快又觉得这是理所当然,自从封擎苍开始下狠手,这几个人的日子非常的不好过。之前还被人抓到江曼柔去典当自己首饰的新闻,虽然后来澄清说是误会,那只是为了慈善捐款。

    可是很多人都很清楚,这不过是借口。事实,虽然都是姓封的,但是境况非常的糟糕。连封雷那一家,都这几个人活得要好。

    封雷封云精明得多,他很清楚自己的位置。尤其经过次大清理之后,他之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谋利看,不会跳出来去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封擎苍也没有对付他,只要大家相安无事,不会有何动作。

    相反,如果有谁起了什么坏心思,那么不管多亲近的关系,这个冷酷的男人都不会手软。

    这样一来稳定了下的心,又不会因为过于冷漠被人诟病。

    毕竟封氏作为家族企业,必须要维持家族里的平和,否则的话要真是内讧起来,会让公司受到打的冲击。

    现在,封云被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想要化解彼此的恩怨,也不是什么稀的事。

    “我都听苍的。”裴施语微笑道,并没有对江曼柔的话有任何评价,直接拉出封擎苍当挡箭牌。

    封潇潇嘟囔道:“我还以为你是个独立职业女性呢,没有想到也是个依附男人的菟丝子。什么是都听男人的,完全没有自己的自尊和思想。”

    “潇潇!”江曼柔恼怒,随即一脸抱歉的望向裴施语:“潇潇只是很欣赏职业女性的独立,现在她是没办法,所以更加你羡慕你这样的女性,因此听到这话有些太失望,所以才会那么激动。”

    封潇潇撇了撇嘴,不甘不愿道:“我想出去工作都没有办法,你这么有能力,还拥有这么好的工作,怎么可以唯男人马首是瞻呢。男人说什么听什么,这也太没有主见了。靠山山倒,靠人人跑!”

    “潇潇这话说得有些偏激,可还是有点道理的。况且如果外人看到我们一家人不和,对擎苍也是一件不妙的事。连自己家人都不能处好,对其他人能和善吗?这对擎苍的名声很不好。”江曼柔深深叹了一口气,一副我为你着想的模样。

    裴施语依然面不改色,静静的看着她们,问道:“你们想怎么样”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