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3.第663章 这是我的妻子,封家的女主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63.第663章 这是我的妻子,封家的女主人

    裴施语在准备去拍摄地之前,和封擎苍一起回了一趟封家老宅。

    已经不是第一次到达这里,起之前的无措,她多了一些从容和底气。只是依然觉得这里非常陌生,还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沉重感。

    这种感觉和她在乔家的时候,感觉非常的像。她庆幸这次她结婚,不需要被困在这样的地方。

    再美再奢华,失去自由,依然无法得到快乐。

    知道他们回来,老宅经过精心布置,早早的大门口两侧站着整齐的两排佣人,看到他们回来纷纷朝着他们鞠躬,那架势摆得足足的。

    车子在主屋门口停下,封擎苍先下车,亲自为裴施语打开门,牵着她的手扶着她下车。

    这一举动,足以说明了一切。

    裴施语,是他的夫人,可与他肩。

    原本已经知道裴施语在封擎苍心底地位不同的佣人们,见此更加明白了裴施语的重量。原本探视的目光,纷纷收回,老老实实的压低着脑袋,不敢像之前那样扫着,心底还默默的去评价什么。

    “你们回来啦。”

    两人刚刚踏入门口,江曼柔带着笑容连忙迎了来,下打量着二人,感叹道:“还真是一对璧人,第一眼看你们两觉得非常的相配。”

    裴施语回以淡淡一笑,对她的话不过说说而已。她可没有忘记,第一次是怎么到这里的,他们的态度又是怎样的。

    不过也不得不佩服她的厚脸皮,当初发生那样的事,全都当做没有一样。

    封潇潇看到裴施语想到流传的那张相片,虽然后来被压了下去,这条消息很快被淹没在各种八卦里。明摆着,背后有人插手,让这件事不要扩大。

    可是并不意味着,这仅是没有发生过。

    都是这个女人!跟她的好大哥一样,总是喜欢抢别人的东西!

    江曼柔感受到自己女儿的异样,连忙用手肘顶了顶,用眼神警告她。

    之前已经给她做了这么多功课,现在可不能掉了链子。

    虽然非常的不甘,封潇潇撇了撇嘴,勾起一抹难看的笑容:“大哥,大嫂。”

    封擎苍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并没有过多的言语。裴施语则是淡淡一笑,既不热情也不失礼。

    “回来啦。”封云努力摆出一副威严的样子,可是在封擎苍面前,总是有一种硬撑的心虚感。

    起封擎苍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如同花架子一般,根本经不起推敲。

    毕竟封云并没有真正领导过一个公司,是在家里耍耍威风,或者不知情人的面前抖一抖。不像封擎苍很早开始,已经掌管封氏这么个庞然大物了,眼界气势自然有所不同。

    明明是父子,眉眼之间还是能看到相似之处,可是站在一起完全没有人把他们当做父子。

    实在是气势相差太大,这个爹看起来完全不这个儿子。

    “这是我的妻子,封家的女主人。”封擎苍礼貌性的招呼都没有打,铿锵有力的介绍裴施语,声音不大却足以震慑每个人的心,让所有人把这句话记在心底。

    这话一落,封云和江曼柔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虽然大家都知道现在的当家人是封擎苍,可不管怎样,明面封云才是老子。哪里有老子孩子啊,儿子是当家人的道理!

    “我还活着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封云恼怒不已,当初不该生下这个逆子!

    封擎苍表情依然不变,并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陈述事实。”

    这四个字把堵得封云无话可说,他确实从来不是这个家的当家人。算没有这个儿子,还有封雷这个外室生的儿子。

    以前还能借着这个小子,压那家人一头,现在风水轮流转。

    他这个亲爹竟然不过一个外室生的,这让他情何以堪!江曼柔看他的犟脾气又要来,连忙前安抚。

    “老爷,今天是小苍第一次正式带未婚妻回来。”

    封云听这话,硬是忍下到嘴边的怒意,问道;“家宴准备好了吗?”

    “早准备好了,等小苍带着媳妇回来,可以开席了。”江曼柔连忙张罗起来,很快餐桌摆满了精心准备的佳肴。

    “我也不知道施语什么样的口味,所以什么都准备了一点。”

    裴施语微微一笑:“劳您费心了。”

    “应该的。”江曼柔笑眯眯道,掏出一个一看成色非常好,价值不菲的的羊脂玉手镯,“你第一次正式门,这是一点心意。”

    裴施语下意识看向封擎苍,封擎苍开口道:“收下吧。”

    她这才将镯子接了过来:“谢谢。”

    “你们两个人感情这么好,我和你父亲放心了。”江曼柔看到她收下镯子,明显舒了一口气,讨好的姿态足足的,并没有掩饰。

    一顿饭在不尴不尬吃完,封擎苍打算带着裴施语离开。

    “你跟你爸爸已经好久没有好好说话了,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们父子两肯定有很多话要说。”江曼柔连忙开口道,将两人拦下来。

    封擎苍扫了她一眼,江曼柔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却依然保持着微笑。

    “我不管怎样都是你老爹,是封家的人。”封云愤愤开口,“你爷爷也不希望看到我们父子关系冷漠成这个样子。”

    听到这话,封擎苍才停下了脚步,他望向裴施语:“你等我一会。”

    “好,你去吧,我没事的。”裴施语知道他担心什么,她并不是易碎玻璃,哪里是那么容易被伤到。

    况且她现在的身份,她们也不敢如何。

    见状,封擎苍才放心的离开,和封云走向房。

    客厅里只剩下女眷,封潇潇一看封擎苍消失视野之,态度明显散漫了不少,扫向裴施语的目光充满了审视。

    “也不过如此。”她喃喃低语。

    裴施语嘴角依然保持着微笑,并不把她的话放在心,只当做没有听见,静静的抿着茶。

    她倒是想要看看,她们想要做什么。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