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你和传言的不一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66章 你和传言的不一样

    坐上车,封擎苍的脸色依然沉得好像能滴出墨汁,车子里充满着低气压。

    张飞不用通过后视镜,就能感受到自家boss的心情不太好。

    作为一个优秀员工,为boss分忧解难是必须的事。

    “封少,宁家老宅那边的聚会已经结束了,只剩下裴小姐在照顾兰花。”

    男人暗沉冰冷的脸色这才有些回暖,手指在扶手上轻轻敲打。

    “给你半小时的时间。”

    “是!”

    油门一踩,车子在马路上飞驰。

    避开拥堵的主大道,从小路穿行,车子开得又稳又快。

    不到半个小时,就回到了宁家。

    像往常一样,一听到有动静,红姨就来到大门口迎接。

    “外婆今天怎么样?”

    封擎苍跨着大长腿大步流星往小白楼方向走,一边开口询问。

    “都挺不错的,今天王医生给她做检查,数据结果并没有什么问题,比前段时间有进步。”

    “嗯。”

    红姨想了想开口道:“这估计是因为最近心情好的缘故,她很喜欢今天晚上留下来的两个女孩。自从她们来了,老夫人整个人的状态都不一样了。”

    红姨说这话的时候,一边暗暗观察他的反应。

    男人面目表情,眼眸幽黑,平静得没有一丝涟漪,对外界事物完全不感兴趣。

    红姨心底失望的同时,又觉得不愧是小少爷,知道那些女人不靠谱。

    “对了,还有一件事……”

    久久没有下文,男人的目光这才投到了红姨身上。

    “裴施语,就是那个照顾兰花的姑娘,竟然已经离过婚。”

    暗中的观察一直没停,可最终结果让红姨很是失望——依然毫无反应。

    小少爷真的一开始就知道裴施语结过婚,并且一点都不在意?

    还是小少爷并没有对那女人感兴趣?

    像小少爷这种优秀的男人,根本不可能娶个二手货。

    那为什么对裴施语这么特别?让她坐自己的车,还和她一起同桌吃饭。

    “哦,那又怎样?”

    “少爷,离过婚的女人怎么可以……”

    “红姨。”封擎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照顾好老夫人,其他的事,别管。”

    说完,头也不回的进去了。

    红姨直接楞在原地,她可爱软糯的小少爷竟然会对她这么说话,冷硬无情,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小时候少爷一直用软绵绵的声音叫她红姨,虽然他一直不喜欢笑,可语气眼神和现在完全不同。

    都是那个女人!是她带坏了少爷,所以少爷才会对她不满!

    她一定想办法把那个女人赶出去!

    心底暗暗下了决心,红姨这才跟着走进去。

    兰花房里,裴施语依照养花手册给兰花做完整套护理日常。

    虽然有红珠水的帮忙,她也不敢掉以轻心。

    既然会有这种要求,肯定有他的道理。双管齐下,效果才会更好。

    红珠水除了排毒的功效,还有加大原本效用的作用。

    比如她现在熬的养生汤,滴入红珠水之后,能够最大程度发挥食材的效用。

    这也是养生汤喝起来极其美味的原因,不管什么食物,用什么方法去烹饪、处理,都会损耗掉其中的营养成分。

    且在进入人体的时候,也会有一定的损失。

    红珠水的功效之一,就是尽最大可能保持原本营养,并且让人体更容易吸收。

    这是这段时日她观察后的结果,她从不曾放弃对红珠水功能的研究,希望能够物尽其用。

    咳嗯——

    身后传来低低的假咳声,转身过去,是封擎苍。

    脑子里突然想起那天说过的话——你出现的时候吭一声。

    所以,这个男人今天就记住了吗?

    因为这个认知,心里有一丝暖意流过。

    “封少。”她笑着和男人打招呼,不再有从前的拘谨。

    “嗯。”

    明明和平时一样面无表情,可裴施语感受到了他身上传递来得阴郁。

    他今天不太高兴?

    心里这么想着,嘴里不自觉就说了出来。

    说完,心里懊恼,怎么就说出来了。

    她和封少并不算非常熟悉,像封少这样的人物,也不是那种随意和别人分享心事的人。

    “有一点。”

    “诶……”

    “小事而已。”

    他在跟自己坦白?

    “那就好,做人还是要开心一点,不高兴的事都不该往心里去。就像那句台词说的:做人嘛,最重要就是开心。”

    她说完这话,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

    现实中给人炖鸡汤,还是挺有意思的。

    男人看了她一眼:“你很乐观。”

    她笑得灿烂,很不客气的接受了这一评价。

    “不然呢,开心也要这么过,难过也要这么过,那不如让自己开心点。”

    这是她的生存法则,她最大的优点可能就是心大、想得开。

    否则因为丈夫和妹妹的双重背叛,肯定会把她给击垮的。

    她在牢里代替妹妹受尽折磨,好不容易苦尽甘来,一出狱又遇到这样的事。

    叶沛灵都曾感叹,如果是她遇到同样的事,肯定会报复社会。

    先把这两个狗男女给杀了,自己再自杀,根本没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而她并不需要多长时间就恢复了过来,现在更是觉得前途一片光明。

    因为拥有小绿,她感激牢狱里的生活;

    因为现在拥有的工作,她甚至感激当初和乔祁的分手。

    不管遇到什么事,她还是深信好人更多。哪怕再绝望,她也深信,柳暗花明又一村。

    “你说得对。”男人点了点头。

    男人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她忍不住笑出声来,吐了吐舌头,玩笑道:

    “能得封少的夸奖,小女子真是三生有幸。”

    “不敢。”

    裴施语笑得更欢了,原本的隔阂好像都散去了不少。

    “你和传言的不太一样。”

    “哦?好,还是不好。”

    “我觉得性格没有好坏之分,只是你现在的样子更接地气。”

    “接地气?”

    “意思就是,没有传言那么不好接近,我觉得你人挺好的。”

    “是吗?”

    封擎苍如黑夜的眼眸静静的注视着她,好像要将她吸入一般。声音低沉充满磁性,好像羽毛在心底轻轻拂过。

    她脸色一红,眼神躲闪:“很晚了,我,我改回去了。”

    她迅速提起自己的包,擦肩而过,却被他抓住了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