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9.第649章 跟你相认,或许是个错误-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49.第649章 跟你相认,或许是个错误

    “你这是在跟我,在跟你妹妹炫耀吗!你是这么当姐姐的?把你妹妹的心踩碎你才甘心吗!”

    裴施语听到这样的话,再好的脾气也人按耐不住火气。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妈,你怎么能这么说!你问我原因,我只是跟你陈述事实,你为什么是喜欢把我往这么可怕的方向想?难道我在你的心里这么恶毒吗!”

    她再也忍不住吼了出来,并不是单纯因为这件事,还有之前的总总积怨。她自从找到了妈妈之后,一直非常尽心的去维护这段感情,希望能够像普通孩子一样,拥有一个正常的家。

    虽然能够感受到妈妈对她态度的冷漠,却也不会想太多。毕竟两个人从未曾相处过,会有一些不亲近甚至不信任,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这种人格的伤害,她实在是没有办法接受。

    一次算了,一而再再而三,那不能用口误或者气晕了头去解释。

    施玲听到她竟然指责自己,原本暴躁,这个时候更加气愤不已:

    “你明明知道你妹妹从小喜欢封擎苍,你非要把你妹妹的心人抢走,你还在这里给我装无辜?不愧是她的女儿,跟她一样小小年纪……”施玲骂到一半顿觉得不对,连忙捂住了嘴。

    裴施语顿觉得有些不对,可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妈妈……”

    “总之,你和他结婚的事我决不答应,你要是还把我当妈妈,把这件事给推了。”施玲恼直接把裴施语的话打断,明确的表达自己的立场。

    裴施语简直觉得莫名其妙:“妈妈,我不管你当初跟我的亲生父亲有什么恩怨,可是你也不能把气撒到我的头啊!小芮喜欢苍,可是苍并不喜欢她,他们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凭什么要这么命令我?

    况且我之前已经对外宣称自己订婚,你那时候没说,我现在要结婚了,你却突然冒出来指责我。你到底是不是我妈妈,为什么可以这么对我!”

    再老实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伤害,也会爆发。

    裴施语很希望用感恩的心看到整个世界,所以每每都有忍让。可是忍让并不能让有些人明白,只会得寸进尺。

    别的事还罢了,这件事牵扯她的幸福,她绝对不会这样轻易妥协。

    她好不容易要组成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不可能这么拱手相让。况且,她算让,顾芮有本事接住吗,她以为封擎苍是谁,是那种可以随意左右的人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怪不得你会对我,对你妹妹完全没有亲近的感觉,原来至始至终一直都不相信我是你妈妈!”施玲好像被踩了脚一样,顿时暴起。

    “亏我还心心念念的为你着想,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想我!你要是不信,明天我们去做亲子鉴定,省得你觉得是故意在讹你!”

    裴施语也反应过来,这句话确实有些伤人,连忙解释:“妈,我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有些气急了。”

    “你要不是有这样的想法,怎么可能气急了会说出这样的话!”施玲冷哼。

    “妈,我真的不是有意的。”裴施语语气十分无奈。

    施玲冷哼了一声:“如果你不是有意的,真的在意我这个妈妈,真的在意和你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妹妹,你不应该跟封擎苍结婚!他是你妹妹的,你妹妹跟他在很早之前已经认识了,你现在插进来是怎么一回事。”

    “妈,这件事我没有办法答应你。”裴施语态度强硬,其他事或许可以考虑,这件事却不行。

    “感情这种事是不能勉强的,既然他们认识这么久,都没有什么发展,说明是没有那个意思,你何必强求呢,况且他也不是你可以强求的人呢。”

    “感情是培养起来的,他以前很喜欢芮芮,只不过当时芮芮太小。现在芮芮长大了,你都能讨他喜欢,芮芮绝对不成问题。要不是有你插进来,他们现在早订婚了!”

    若是别人,裴施语早挂掉电话,偏偏这个人是她的妈妈。

    “妈,我不想跟你在这头争辩,因为没有任何意义。”裴施语尽量让自己平心气和,不希望被影响了心情。

    “这件事恕我不能答应。芮芮是你的女儿,我也是你的女儿,你凭什么让我放开我喜欢的、也喜欢我的人?”

    “芮芮和你怎么一样!”施玲高声叫了起来,好像触动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一样。

    这样的态度,在裴施语的心口狠狠的插了一刀。

    如果自己的亲生母亲是这个样子,那么她似乎也不该有什么眷恋了。

    “我现在在班,挂了。”

    “等等!我不准你挂!”施玲连忙叫了起来,“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有了封擎苍,不用理会我这个当妈妈的,可以麻雀变凤凰了?”

    裴施语觉得十分无力,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开口道:“你没有跟我生活过,不了解我,对我有误解,我可以不去计较。但是,不代表我没有脾气。即便你是我的妈妈,也没有资格这样伤害我。”

    “好啊,好啊!我说他的女儿肯定是靠不住,现在果然如此!”施玲哈哈大笑起来,语气里带着癫狂。

    “我的亲生父亲或许伤害过你,但是我并没有!我感谢你生下我给我生命,但是你们大人的恩怨怪到我头,这放到哪里都说不过去吧?!”

    “要不是他,我怎么会过得这么凄惨,你是他的孩子,你应该为他恕罪!”

    裴施语自嘲一笑,果然,她的妈妈之前说的那些,都不是真话,这才是她真正的想法,所以才会肆无忌惮的伤害自己。

    她不想再继续这种无意义的对话,她不欠任何人的。

    施玲是她的妈妈,也不代表欠了她什么。她被抛弃的那一刻,已经解除了两个人的关系,现在相认,不过是再次伤害罢了。

    裴施语冷冷开口,说出了这段时间,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又咽不下去的话。

    “跟你相认,或许是个错误。我们不仅没有重获幸福,还更加痛苦,既然如此,以后不要再联系了吧。”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