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第646章 别人也会看轻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46.第646章 别人也会看轻她

    裴施语直接被噎了一下:“你说什么?”

    她其实不过是半开玩笑的随口一问,并不去是真的想要得到什么答案,没有想到封擎苍竟然应了。

    “顾墨真的会这么做?不会吧!”她惊诧不已。

    “为什么不会?”封擎苍幽黑的眼眸静静的望着她,一副你怎么会这么天真的模样。

    “他……看起来挺绅士的啊,应该不会勉强人的吧。”裴施语有些不确定道。

    封擎苍低声笑了起来,将她一把搂入怀:“看来以后得把你看紧了,太容易相信别人了。”

    “明明是你们太老奸巨猾。”裴施语没好气嗔道,说完很是担忧:“如果真的这样可难办了,灵灵是最讨厌别人逼着她做什么的,顾总要是真想不开……天了咯,我都不敢想象那个场面了,绝对是天雷勾地火啊!”

    叶沛灵因为没有牵挂,天不怕地不怕,她努力工作,不过是为了自己喜欢展现一下自己的能力和价值,随时甩手想走走。

    虽然还有妈妈,可因为这些年做的一些事太伤她的心,所以除了每个月固定的生活费会寄过去,权当是把她生下来的感谢费,也没有再回去探望她。

    这样的人,非要强迫她做什么事……

    “两个人pk,谁会赢啊?”裴施语脱口而出,随即又觉得自己的态度不对,自己好友遇到这种事,她怎么可以当做看好戏呢。

    “要是顾总裁真的要做什么强人所难的事,你一定要帮灵灵啊。要不是有她,我现在变成什么样都不知道呢。”

    “你有解决不了的问题,第一个想到我,这一点让我很开心。”封擎苍捏了捏她的鼻子,语气颇为不善道:“但是,你为了别人的事,为了自己的事还积极,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我的心情?”

    裴施语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笑着搂住他的脖子,亲吻他的唇,一脸讨好:“那是因为关于我的事,你会倍加关注,没有等到我受伤,你会帮我摆平。”

    封擎苍的表情这才缓和了下来:“你有心思想别人的事,不过来做更有意义的事。”

    他一个翻身,将裴施语压在身下,正打算下其手,手机响了起来。

    脸色瞬间变得暗沉,整个人陷入低气压之。

    “快接电话,兴许有什么事。”裴施语连忙挣扎着从他身下解脱出来,白日宣淫,她可不想日子过得这么**。

    虽是不情不愿,封擎苍也爬了起来,一看号码,脸色越发暗沉下去,眼底闪过一丝不耐。

    “说。”接起电话,他冷冷的开口道。

    封云好不容易打通电话,听到大儿子竟然用如此冷漠的语气跟他说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原本打的腹稿完全没有了用处,直接喷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老子,不是你手下!”

    “没事,我挂了。”封擎苍并不吃他这一套。

    江曼柔连忙在一边使眼色,封云再是气氛也只能压下心的怒火。现在不之前,他原本再怎么样都是个挂名董事长,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权力和面子的。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安排进去的人也都被赶了出来,或者直接被策反。所以现在他跟普通的退休老头没什么太大的区别,甚至处境更惨。

    因为谁都不敢跟他靠近,唯怕得罪了他的大儿子。

    封云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极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温和,可依然十分冷硬:“这段时间怎么都打不通你电话,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也不会家说一声吗,你还把没把我当成你爸爸!”

    “有区别?”封擎苍冷哼,把封云噎得够呛。

    “你别忘了,你现在管的是封氏,是我们封家的产业。你要是不认我这个爹,也意味着丢弃了封氏的继承权!”封云没忍住又激动了起来,江曼柔在一边拦着也没有用。

    封擎苍淡淡一笑,整个人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想要夺我的权,有本事来拿。”

    封老爷子确实留下遗嘱,封擎苍必须维护这个家不能崩掉,否则的话资产分配会有变动。老人家用心良苦,封擎苍却也不少。

    他接手顾氏这么多年,自然不会是一个被人处处被人要挟的领导者。

    封氏的股份早被他以个人名义吞噬,早不为人掌控。只不过为了报答老爷子,才没有赶尽杀绝。次触到了他的软肋,现在直接以半软禁似的方法将这群人给关起来。

    不会有什么实权,可以分配的钱财也极为的有限。

    且不顾所谓的颜面,对外并没有隐瞒他的行为,是让所有人对他们敬而远之。

    这是惹恼他的代价!

    封云被气得差点撅了过去,一口气差点没有喘来,还好江曼柔在身边,连忙给喂了药,这才慢慢缓过劲来。

    江曼柔对着他摇头和眨眼,用口型告诉他,今夕不同往日。

    封云闭了闭眼,尽量让自己平静的开口道:“我一个退休的老头子,夺什么你的权!你现在翅膀长硬了,我确实管不了你了。可是你结婚这么大的事,总要跟家里头商量吧。你算不在意你姓什么,你未来的妻子也会在意。”

    “她也不在意。”封擎苍不以为然道,手里轻轻的抚摸这裴施语的秀发。

    裴施语虽然没听清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却也大概能猜到什么,对他笑了笑。

    “没有女人不在意,不被婆家承认的,不管去哪里都称不是正儿八经的正媳。别人心底会看轻他,在古代那是个妾命。现在不那么讲究,可人家心底咋想,你却管不着了!”封云冷哼道,这段话他倒是说得十分诚恳,颇有点苦口婆心的味道。

    “你是能护着她,可是你能事无巨细吗?她还在咱们公司班,还是你的助理,原本容易让人多想你这么做,别人也会看轻她。”

    封擎苍没有说话,封云心里虽然着急,却也拉不下脸再多说什么,只道:“既然是我们封家的儿媳,总要走流程,咱们家这么多年没有例外的。你非要反其道而行,倒霉的也不是我们。你若真的为她着想,自己掂量吧。”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