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乐意让贤-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64章 乐意让贤

    裴施语来到兰花房,用缠绕小绿藤蔓的指尖,轻轻的触碰兰花。

    略带凉意的触感,让两者勾起联系。

    “你比昨天又精神了一点,真是个好兆头。”

    “我知道你很开心,一直在等我。别急,现在就给你营养液。”

    她把背包里的红珠水拿了出来,这次比昨天的量少一半。

    将瓶子里面的水全都灌溉给它,大概等了十来分钟,兰花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变化肉眼是看不出来的,只有她才能感受出来。

    “这个浓度正好合适对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今天她和兰花的联系似乎更密切了,甚至感受到了兰花愉悦的心情。

    这是一种很抽象的感受,很虚无和空泛,但是又能感知到。

    兰花缓慢的消化着红珠水,她一边关注它的变化,一边跟它说话。

    “你和人类一样,也有喜怒哀乐对吗?”

    指尖轻轻的抚摸绿叶,声音放缓,好像对着婴儿讲着童话故事。

    “今天我不是太开心,因为遇到了对我不是很友善的人。她们针对我的原因很可笑,全都是强加在我身上的胡思乱想,我这算不算躺着也中枪?”

    兰花好像颤了颤,裴施语笑了起来。

    “不用担心,我不会在乎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我只在乎喜欢我的人的想法,只是觉得整件事都让人有些无语而已。”

    “如果是以前,我恐怕就会忍着吧,都快变成忍者神龟了。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我不会去迫害别人,也不会没有底线的忍让。”

    “都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可有些人,不会因为你的退让而放弃迫害,只会把你逼到绝境,让你无路可退。”

    “我以前就是吃了这个大亏呢。”

    和兰花吐了一会槽,裴施语的心情舒畅了不少。

    红姨和谢苒的敌意,让她觉得有些困扰,被人所讨厌,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虽然告诫自己不去在意那些人,但是心情难免受到影响。

    这些事她不好和灵灵提起,除了增加对方的烦恼,别无用处。

    老是把负能量扔给别人,把对方的心情也带得不好,并不是一件厚道的事。

    现在有兰花当树洞,指尖触碰的时候,似乎又由衷微妙的回应。

    这让她可以畅所欲言,又不会觉得很傻。

    虽然这场景被别人看了,估计以为她是神经病。

    封氏大厦。

    会议室里的气氛剑拔弩张。

    股东们纷纷对封擎苍进行讨伐,质疑他的能力。

    “这是怎么回事?这次m国的新产品推广不是万无一失的事吗,现在那边的市场怎么会被顾氏抢走?”

    “顾氏因为这件事,两天内股票就增长了一个百分点!那帮老家伙前几天看到我,还在那耀武扬威的奚落我,简直让我这老脸都给丢尽了。”

    “擎苍,我们是看重你的能力,才推荐你为封氏总裁。你平时对我们这些老家伙毫不尊重就算了,现在还闹出这么大的纰漏,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擎宇那小子……”

    冰冷的目光扫来,冷冷的毫无感情,就像地狱爬出来的勾魂恶魔。原本义愤填膺滔滔不绝的一群人,顿时哑了火。

    封擎苍的眼眸如同冬天夜色一样,寒冷黑暗。

    “说完了?”

    提到‘擎宇’这个名字的股东,咽了咽口水,艰难开口:“总之,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没错,m国是我们封氏海外做大的市场,现在竟然输给了顾氏,不仅损失了公司利益,还丢尽了颜面。”

    “外头人现在都在传,我们封氏要被顾氏赶超,再这么下去,公司股票也会跟着跌落。”

    “到那个时候,董事长想要换人担任总裁,就别怪我们几个老家伙不支持你。”

    男人并未理会这群人狂轰乱炸,给一旁的陆伟祺使了个眼色。

    陆伟祺点了点头,打开ppt。

    “这是总裁接手封氏之前,封氏每年盈利趋势图。”

    上面的曲线图呈现直线下滑状态。

    点了点手上遥控,ppt翻了一页。

    “这是封少接手之后,封氏每年盈利趋势图。”

    曲线图呈现直线上升状态。

    “今年还剩下一个季度,盈利已经与去年整年持平。这次与g国以及其他欧美国家的合作,带来的盈利都不计算在内。非洲亚洲的新产品推广也正在进行中,目前已经有了很大进展,不出意外,能将这些市场全部拿下。”

    “一旦达成协议,非常的能源市场和亚洲劳动力市场将会被进一步打开。届时,封氏将会打开另一个新局面,在原有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

    ppt又翻了一页,变成了一个数据对比图。

    “这是各位股东这些年的收益图,呈现的是封少接任公司前五年和接任之后的对比图型。”

    图形对比一目了然,接任之前的明显比接任之后少了很多。

    之前每天都是递减状态,之后则是递增状态,且近这两天递增速度尤为快,这和封擎苍完全掌控公司有着密切联系。

    顿时,所有股东都沉默了。

    封氏是个老牌集团公司,这样的公司财大气粗,难以撼动。

    相对的,它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很难再有新的进展。

    现在的商场讯息万变,每天都有新生力量的崛起。这些新公司势头很猛,迅速的蚕食着老牌集团公司的领土。

    不少老牌集团公司,已经呈现明显的颓势,全都是靠着老本支持着。

    甚至已经有不少的老牌集团公司,不进则退,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江山。

    如今,这些老牌集团公司,现在想的不是如何更上一层楼,而是怎样保持现有成绩。

    这是个充满机会的世界,竞争极其激烈,一家做大的情况早已经不复存在。

    从不被期待,一上任就面对各方刁难的封擎苍,能够在荆棘之中走得那么远,那么稳,其能力可谓相当强悍。

    哪怕智商再超群,要做到这个地步,也是要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封擎苍自从接手了封氏集团,一天睡眠时间不足四个小时,从不休假,非必要极少应酬。

    脑子每天都在高速运转,才能获得这样的成果,让大家无话可说。

    他被称为商业奇才,是因为付出了极大代价换来的。

    不管大家称他为魔鬼还是阎王又或者超人,都是对他能力的肯定。

    “现在,还有什么说的吗。”

    封擎苍语气淡漠,垂着眼睑,转动着手表,整理袖口,不留一丝褶皱。

    “我,我们并没有否认你的能力,只是作为股东,希望公司能够获取更大的利益,也没错啊。”

    “对,我们也都是为了公司好。”

    封擎苍从陆伟祺手上拿过遥控器,点了点,ppt换页。

    “这是坚持拿下m国订单的公司最终收益数据,这是放弃m国,主攻g国等要求严谨国家的收益数据。你们如果坚持前者,现在还来得及。”

    数据对比惨烈,后者远远高于前者。

    “为什么非要对立,两手一起抓啊!”

    “就是,如果全都拿下,我们公司利润不知道翻多少翻。”

    陆伟祺眉头微皱,这群人以为是去菜市场买菜吗,看到喜欢的,全都买下。

    他忍不住开口道:“m国给的价钱太低,顾氏走的是廉价路线,所以才能支撑得起,即便如此也是毫无盈利空间。我们一旦签约就会联动,g国不是傻子,会用高出一倍的价钱买下。如此一来,收益全线掉下一半。”

    这一句话明显不能说服在场的人,股东们纷纷表达不满。

    “不试试怎么知道,做生意就得勇于挑战。他们不是不愿意,是你们还不够努力。”

    “缩头缩尾的,怕这怕那的,还不如回家抱着自家娘们睡大觉呢。”

    “没有开拓就放弃,这不是我们封氏的风格。”

    ……

    封擎苍依然不动声色,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让人不寒而栗。

    他微微启口,声音低沉,充满魅惑:

    “原来大家都这么有能力,不如你们来,我乐意让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