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第630章 仓库里的小男孩-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30.第630章 仓库里的小男孩

    小男孩大概四五岁的样子,长得粉雕玉琢,尤其一双眼睛在这暗淡的光线里,显得更亮。 他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可表情极为严肃和倔强。

    明明长得跟个小包子一样,却摆出那样的表情,有一种让人忍俊不禁的反差萌。

    他下打量叶沛灵,眼眸充满了好。

    叶沛灵看了看四周,心底疑惑不已,男孩子怎么会在这里?

    他身边的大人呢?

    “喂,小包子,你怎么在这里?你的父母呢?”她开口问道,可是小男孩却并没有回答,只是扁嘴静静的看着她。

    她并没有因此放弃,继续问道:“你是进来躲猫猫不小心被锁的吗?”

    “还是……跟我一样倒霉,被人关进来的?”叶沛灵有些自嘲道,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阴沟里翻船。

    想到她子做了这么多的准备,为了等今天,结果,竟然因为这样的原因,失去了机会,真是让她太不甘心了。

    可是她没有办法,即便后面她能够出去了,错过了时间,代表了错过了机会。

    原本跟顾氏合作希望并不是那么大,他们公司在行业内虽然还算不错,却也不是顶端,竞争力不足。

    她的策划相对来说还有机会,但是不至于好到顾氏可以停下脚步,等待她的地步。她好不容易约到这样的机会,没有想到竟然会被这样给截断了。

    真是……太过可笑了!

    现在恐怕彻底要搅黄了,她很清楚余娜的能力。

    这样的人,心思都花在乱七八糟的地方,哪里有什么真本事。

    “喂,小包子,我们反正也没事干,现在这个样子也出不去,聊聊天好不好?”

    问了半天,那孩子依然一声不吭,缩在角落,眼睛瞪得圆圆的。

    叶沛灵本来是不会逗小孩的人,若是平时看到基本都是绕道,难得主动一次,对方还不搭理,她也歇了这心。

    心底开始盘算,回头该怎么办。

    她叶沛灵从来不是什么好欺负的,竟然敢她要走好出去被她怼的准备。

    长这么大,她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暗亏呢。

    原本十分困倦和疲惫,反倒因为这么一出变得亢奋起来。

    “你说如果你被人欺负了,该怎么办反击呢?”她再次开口道,虽然好像对着小男孩说话,实际是在自言自语。

    这里光线暗淡,空气也不太好,逼仄的感觉让人觉得想窒息,所以觉得有点声音,会让自己觉得更加好过一点。

    “有时候我真希望自己有超能力,这样可以让那些讨厌的人,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世界讨厌的人太多了,你赶走一个,又会再看到一个,简直烦不胜烦。”

    “你说人和人怎么想法差距这么大呢,有时候真不知道他们脑子是怎么长的。”

    叶沛灵冷静了一会,也觉得有些困了,为了这份策划,她准备了很长时间,花费了很多的心血。

    这段日子,一直在加班。虽然很清楚这样对身体不好,可她没有办法,想要做出成绩,要付出代价。

    她能有今天,都是拼出来的,而不是像别人说的那样,靠着自己的容貌,靠着不争端手段得来的。

    虽然辛苦,但是她心安理得,还能从里面获得乐趣。

    “我爸爸说,强者不畏任何敌人。”一直没有做声的小男孩,突然出声道,“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

    叶沛灵微微诧异,这小家伙终于肯说话啦?

    而且,这话说的,分明不是普通家长会教的。

    “你爸爸是把你当做男子汉在教啊。”叶沛灵笑道。

    “嗯,我爸爸是个好爸爸!”小男孩肯定道,眼睛更加明亮。

    叶沛灵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由笑了起来,觉得孩子也没有那么讨厌。

    这里较阴冷,她不敢睡着担心一会着凉感冒,而且容易错过外面人经过。

    她打起精神和小男孩说话,也可以化解心底的不适感。

    “真羡慕你啊。”她由衷道,想到自己那个父亲,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个男人让她从小背着情妇的女儿,这个让她窒息的头衔。

    她的妈妈是个纯粹的傻白甜,哪怕现在这个年纪还跟个不谙世事的少女一样,以前被她的父亲欺骗,以为遇见了自己的真命天子,不顾一切往扑。

    哪怕后来发现所谓的真命天子,其实是个有儿有女,还是门女婿的男人。她依然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因为心的‘真爱’,坚持要在一起,还生下了她。

    这样的行为,让一生都十分清高的外公外婆将她扫地出门。原本想着是威胁,如果不分手,滚出这个家,没有想到,她的妈妈还真的走了。

    不过刚成年,没名没分的跟她的父亲在一起,哪怕被正室找门打砸,也不愿意离开。

    她觉得他们是真爱,越是有人阻挡,他们越要突破重重障碍。

    而且她如同菟丝子一样,完全依附在她的生父身。整个世界都只有她的生父,连她都不怎么搭理。

    生父刚开始还偷偷回来跟他们见面,可后来次数越来越少,她的妈妈还一如既往的做着不切实际的梦。

    直到后来发现,她的生父又找了她更年轻更漂亮的女人,这才醒悟过来。

    可是她已经离不开,不管是心理还是金钱。

    于是,这么不尴不尬的凑合着。

    小时候,每次去找爸爸拿生活费,那种尴尬的场景,现在还让她觉得是一场噩梦。

    她从小发誓要自立自强,不能让大家看不起她,她的出生她不能选择,但是她的未来可以靠自己。

    “我知道我的妈妈是不太对,可是当时她还那么小,三观没有建立,整个人充满了幻想。我的生父用花言巧语,让她沉沦。所有根源,都是来自他这个行不端的人。”

    叶沛灵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说起了这些,她以为这么多年过去,早不在意这些。她不爱说起这些,除了裴施语其他人都不曾提起。

    那时候还是她生病了,心里憋得太厉害,裴施语又让人非常信任,所以才不知不觉的开始倾述。

    而现在,竟然对着一个孩子说自己的事,她还真是越来越活回去了。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