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今天的耻辱我记住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63章 今天的耻辱我记住了

    此时的裴施语自信飞扬,如果说平常的她像一株清纯脱俗的百合花,现在的她则像一朵怒放的木棉花。

    红硕花朵坚毅灿烂,落落大方怒争放。

    让她离开可以,如果不是责任感,她其实早就想要放弃。

    两边奔波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如果不是红水珠,每天肯定会疲惫不堪,影响身体健康。

    但是,没说明白,让她灰溜溜还带着一个居心叵测的名头离开,她不愿意。

    她的工作就是照顾花朵,这项工作她做得很好,不管是谁都不能因为乱七八糟的理由否认这一点。

    啪啪啪——

    房屋里响起了鼓掌声,是宁老夫人。

    “怪不得你能把兰花照顾得那么好,她需要你的这股勇气和坦然。”

    刹那,裴施语就明白,宁老夫人说的不是花,而是故去的宁馨。

    这是宁老夫人心中永远的痛,当初如果宁馨不执着于那个男人,肯早早就放开手,也不至于后来郁郁寡欢而死。

    “您不觉得我大放厥词就好。”

    谢苒意味不明道:“没想到施语说话这么伶俐,一般人说不来这么漂亮的话。”

    “老夫人,你可不能心软。”红姨急了。

    宁老夫人收敛笑容:“阿红,你还没老怎么就糊涂了。我宁家的大门是随随便便就能进的吗,小苍早就不是孩子了。”

    这话有些重了,让红姨心底一悸。

    老夫人年轻的时候也曾叱咤风云,否则根本守不住这份家业。

    年老以后变得和蔼可亲,让她一时忘了她当初的样子,忘了一个人再变根底是不会变的。

    宁老夫人是个很有主意的人,不会轻易的因为别人的意见而改变。

    “苍少爷……原来早就知道了吗。”

    宁老夫人不置可否。

    她心底不由叹息,这个人跟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对自己忠心耿耿,就是脑子一根筋。

    总以为小苍还是从前的孩子,什么都不懂,很容易被人欺负。

    护犊子的心比她还重,也就被掩盖住了眼睛。

    小苍能够坐上今天的位置,岂会是一个单纯的孩子。从他从国外回来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蜕变,成为能撑起一片天空的男人。

    红姨不可思议:“那为什么……”

    “小苍长大了,有足够的判断力。”

    说完,她扫了一眼女孩子们,红姨立刻闭嘴。有些话,是不能在别人面前提起的。

    “你是个好孩子,是否离过婚都不影响这个事实。”宁老夫人看向裴施语:“这个世界对女人很苛刻,你能这样坦然,很好。”

    能得到这样的肯定,裴施语心底也很高兴,愿意说些心里话。

    “离婚并不是我的错,所以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也就能坦然面对。我不能因为别人的过错,去伤害自己。”

    宁老夫人听到这句话更加满意了,她的女儿做不到的事,她希望能从别人身上看到。

    她诚恳的邀请:“你还愿意继续留下来照顾兰花吗?”

    和之前的态度完全不同,这次只是单纯的不带其他目的的邀请她,去照顾一朵兰花。

    只为花而来,不为其他。

    这是对她工作的尊重,表明不会再猜忌。

    裴施语笑得灿烂:“如有所需,我尽所能。”

    一场风暴就这样平息下去,谢苒的指甲都掐进了肉里,眼眸暗沉。

    他们竟然都知道!竟然都不在乎!

    她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开心,觉得机会来了。只要裴施语扳倒,就能换成自己去照顾兰花。

    到时候就可以跟封少不期而遇,依照她的姿色和手段,肯定会让封少对她有意。

    可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件事就被这么轻轻带过了。

    她还真是太小看这个女人了。

    能够成功和封少相处,还能坐他的顺风车回来的女人,怎么可能会简单。

    深吸了一口气,理了理思绪,调整好表情。

    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笑得无比真挚:“真是太好了,如果施语因为这件事离开,我会于心不安的。”、

    卫小萌白了她一眼:“本来这就没什么啊,又不是古代女人还要裹小脚的时候,都什么年代了。”

    谢苒和红姨的脸色都不大好看。

    直到晚饭过后,封擎苍也没有回来。

    宁老夫人像往常一样,饭后去散步。

    谢苒主动请缨,负责收拾碗筷。卫小萌和裴施语也不能袖手旁观,一起帮忙。

    “我们回去吧。”

    活儿都干完,卫小萌就想要拉着谢苒离开。

    她对那什么封少可不感兴趣,冷冰冰的多无聊啊,还要被怀疑居心叵测,心里得多膈应。

    红姨那护犊子的样,不管对方多优秀,她都没了兴趣。

    一想到结婚之后,也会被管这管那,就觉得人生绝望。

    趁着他没回来,赶紧走才好。

    这个女人在这就会给小语添堵,干脆一起拉走。

    谢苒不留痕迹的挣脱开,微微笑道:“施语,我能不能有这个荣幸去看看兰花?”

    “兰花又不是我的,我可做不了决定,你还是问问宁老夫人吧。”

    裴施语毫不犹豫的拒绝,这么大的责任她可承担不起。

    谢苒并不气馁,面带微笑:“你现在负责照顾它,让我看一眼都不行吗?你不会连这么小个请求都不能答应吧,你现在可是最得老夫人看重,难道连这点权利都没有嘛?”

    裴施语沉吟片刻:“你这么想看?”

    谢苒心里嘲讽的翻了个白眼,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被人捧一下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以为负责照顾兰花,真以为就是自己的了。

    这么珍贵的东西,多少人想要看到,都没有办法。

    她说一声,就答应她,真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面上依然巧笑盈盈:“嗯,拜托了。”

    “你不好意思开口,我去帮你问问红姨吧。”

    “哪用打扰她老人家,你带我上去不就行了。”谢苒连忙拦住她。

    “带去哪?”

    红姨突然冒了出来。

    “小苒说想要看看兰花,又不好意思亲自开口,我就带她过来问问您。”

    红姨一听到这话,脸色更沉了。

    “兰花是想看就能看的吗。”

    谢苒的脸都要裂了,完全没有想到裴施语会来这么一手。

    “我只是……”

    红姨今天本来就不高兴,听到这话更恼怒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小姑娘心里想什么,有时候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有些能耐了就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小心别把自己给噎着!”

    话语好像是冲着谢苒,实际是针对裴施语。

    要不因为她,自己也不会惹了老夫人不愉快。

    偏偏,她又拿她无可奈何,让她心里的恼怒无处可发,只能借题发挥。

    这一句话说得毫不留情,谢苒整个人都僵硬了,眼眶噙着泪。

    “红姨,我,我没有……”

    “哼,有没有你们自己心里最清楚。”红姨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

    谢苒紧咬着下唇,狠狠的瞪向裴施语。

    “裴施语,今天的耻辱我记住了,你不会得意太久的!”

    (希望大家能多支持,多投推荐票。m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