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8.第628章 造小人(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28.第628章 造小人(下)

    第二天不用班,所以裴施语并没有调闹铃。

    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九点多。

    睁开眼,看见了封擎苍那一张沉睡的俊颜,细腻光滑的肌肤,和她的白皙不同,带着些健康的蜜色。整个人看起来,如同出鞘的利刃一样。

    可是因为在沉睡之,五官又变得柔和了不少,形成了一种很特别的气质。

    凌厉带着温和,温和又十分锐利。

    她躺在他的颈窝里,他的另一只手紧紧搂着她的腰,好像担心随时会跑掉一样。

    她的腰有些酸疼,他们很久没有这样胡闹过,准确说,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如此疯狂,连她都有些想不到。

    这一次她终于明白,男人说的,每一次都有所隐忍是什么意思了。

    他要是每天都要达到百分百的满足,那么估计她只能子啊床待了。

    裴施语小心翼翼侧过身,伸出手将他的手臂轻轻握着,提起,挪开……

    只是在她快要过成功将他的手从腰肢挪走的时候,那手突然一沉,环住了她的腰。

    一搂,一紧,封擎苍将她圈在了怀里,整个人别拥入怀。

    还没来得及惊讶,红唇被封住,迎面而来是绵长温柔的吻,让人脑部缺氧,整个人都发软起来。

    直到感受到男人的硬挺,裴施语在清醒过来,连忙将他推开。

    “昨天晚闹了这么久,还不够啊!”裴施语嗔道,说出话才发现,声音哑得厉害。

    想到为何如此,裴施语的耳根微微发红。

    “不够,多少都不够。”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带着初醒的迷离。

    他亲吻着她的额头,手不老实的在她的身游走。

    裴施语慌忙抓住他作怪的手,今天虽然休息,也不能继续放纵下去。

    “不行……”

    封擎苍看到她的小脸红红的,伸手撩开她脸前的长发,“昨晚不够……”

    他的大手大手从她的脸侧往下滑,长指毫无间隔地划那一处凸起,裴施语冷不丁地轻轻一颤,敏感的身子,下意识地蜷缩起来。

    “别怕。”封擎苍翻身来,轻轻在她唇角一吻,“我轻点。”

    “昨天都好多次了!”裴施语有些欲哭无泪。

    “你后面晕过去,我放过了你,我还没有满足,你自己感受一下。”封擎苍挺了挺,让她感受自己的炽热。

    裴施语脸再次红了,看着他,一句话浮现在自己的眼前:男人在早晨的时候,欲-望最强烈。

    温暖的唇轻轻的落在她的脸颊,慢慢往下滑,擦过她的颈她的锁骨……

    裴施语敏感地颤粟,情不自禁地仰头,想要阻止可全身无力,完全挑不起一根手指头一样。当无意瞥见他灼灼的热切眼神,里面充满了渴求和难以言喻的情绪。

    她完全忘记了挣扎,只想永远沉浸在这种激情之。

    这双与生俱来的冷眸,只有在她的面前染露出这种温暖的又霸道的情绪。这种矛盾的目光,让她更加沉醉,愿意为他做任何一件事。

    她的手不自觉抚他的眼眸,轻轻扫过:“你只能这么看着我。”

    声音有些嘶哑,让她清澈的嗓音带了一种天然的魅惑感。

    “好。”封擎苍眸光更晦涩幽暗,轻声应下。

    接着,再也按耐不住,不挑逗她了,低笑细细密密的吻从她的额头一直慢慢往下移,落在了她的脸、颈……

    湿热的感觉慢慢下挪,裴施语全身下说不出的难受。她不由自主地搂进男人,双腿攀他的身子。

    他的大手穿过她的背,略带薄茧的手掌轻轻摩挲她背的细嫩肌肤,带起点点星星的小颗粒。全身微微颤栗,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动作。

    唇落下的地方,如同落下的火星一样,让她觉得发烫,热热的,痒痒的。

    她情难自禁地扭动一下身子,睁开迷离的眼看着他,低低喊了一声:“苍哥哥……”

    封擎苍的动作更加重了起来,呼吸声变得沉重,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身,让她原本已经滚烫的身体,热得直接冒出了汗珠。

    他整个人压去,性感的嘴唇在她的耳边低吟:“换一个称呼。”

    裴施语微微愣了愣,一时反应不过来什么意思。

    “怎么,今天忘记了昨天你答应了我什么?”封擎苍的声音沉了下去,语气里充满了威胁。

    裴施语这才反应过来,想到昨天发生的事,她整个人觉得更加燥热。

    红唇轻启,缓缓吐出两个字:“老公……”

    “再叫一遍。”封擎苍满意地勾唇。

    “老公。”

    “谁是你的老公?”

    男人的手在四处撩拨,让她早习惯对方的身体,一下子起了反应,觉得整个人空虚极了,希望男人可以和自己更加亲近。

    “封……封擎苍。”

    “太简单了,更清楚一点。”封擎苍声音越来越低哑,充满了难以言喻的诱惑。

    “封擎苍是我的丈夫,我裴施语是封擎苍的妻子!”裴施语从喉咙里冲出这么一句话。

    封擎苍眼眸暗了暗,再也不忍耐,用力一攻……

    两个人瞬间结合,都发出的低低的喘息声。

    封擎苍双腿将她稳稳抵住,俯身吻住她的唇,含住她的唇瓣,轻轻啃吻,继而撬开她的唇齿,口沫相交,越吻,越深……

    直到两个人都适应,不再客气肆意驰骋……

    ………………

    这一场求婚,几乎轰动了全国。

    不仅仅是络媒体,电视传媒纸质传媒,全都纷纷在报道这件盛世,有更多的人认识了裴施语。

    只是裴施语的名声不仅之前更胜,各种传闻也流传在大家嘴里。

    如,裴施语曾经结过婚;

    如,她曾经不小心撞死人,曾经进过监狱;

    又如她曾经是深渊嘴里有名的魔鬼助理;

    她和唐佩姐弟的关系纠葛……

    一个穿着白色衣袍,脸裹着许多布条,看不出模样的女人半躺在床,她手里拿着一份报纸。

    报纸的头套,看等着封擎苍求婚成功,与裴施语喜结连理的新闻。

    新闻里,那张早被人传疯了的相片,被放大刊登在杂志。

    她手一用力,报纸被捏成了一团,她狠狠往外扔去。

    “裴施语,你不会得意太久的!”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