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第622章 藏在背后的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22.第622章 藏在背后的人

    “那是因为你太任性,没有耐心,他看出来了也不想勉强。”

    顾芮抿着嘴没有说话,觉得自己苦闷极了。

    原本因为看到擎苍哥哥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为了那个女人表现出这么幼稚的一面,这种感情,让她不敢深想,可即便如此依然感到心疼得不行,好像要昏厥过去。

    可是她的妈妈不仅没有安慰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好像这段时间她的努力都是白搭一样!

    “妈咪,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顾芮的眼眶顿时红了起来,样子楚楚可怜。

    施玲却并没有因此而有所动,十分不耐烦道:“行了,行了,去你爹地面前摆着脸,我还不知道你心底怎么想。”

    眼泪唰的一下落了下来,顾芮觉得更加委屈了,跺了跺脚,哭着跑回了房间、。

    “夫人,您刚才的话太伤小姐的心,小姐也是真心关心老爷,为老爷做了不少事。”施玲旁边的老管家开口道。

    施玲轻轻叹了一口气:“我何尝不知道,我最疼的是这个女儿,结果最不争气的也是她。”

    “她年纪还小,况且这样烂漫的性子,不正是您想要看到的吗。”老管家安抚道。

    “我当初想岔了,觉得自己苦,不希望她经历苦事,所以什么都没有教她,完全不知道人心险恶。这么大的人完全不知道谋划,如果她没有我,真不知道被人折腾成什么样子。”施玲懊恼道,可是眼底却没有多少后悔,不过是说说而已。

    在她身边伺候这么多年,老管家自然明白她的真实想法,开口道:“小姐是命好,有你这个母亲护着。老夫人你有本事,小姐算这样也不会如何。反倒是心思多了,倒是没有那么乖巧了。”

    施玲也不过说说而已,听到这样的话,心底觉得熨帖极了,之前的不快也消散了不少。

    “这些年,只有你最懂我。”

    老管家笑笑:“能够伺候老夫人,是我的荣幸。”

    “那边的事安排得怎样了?我还是小看了那个男人,这次竟然被他给耍了,差点把我最后这点人手也给折了进去。”施玲的眼眸沉了下去,眼底透着怨毒。

    她精心布置了这么久,没有想到遇到那个男人如此不堪一击,这让她非常气恼。

    “老夫人,您放心吧,这才不过是试金石,并没有动用到咱们手里的王牌。你不管这边出什么幺蛾子,都不会影响咱们的大计划。”管家安抚。

    施玲点了点头:“要么不做,做了必须一举成功。你让人盯着点,别让棋子们出幺蛾子。”

    “是,你放心吧,我一直盯着呢。”

    “一号棋子,现在有什么动静吗?”施玲隐晦提到,老管家不费吹灰之力理解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老管家露出神秘一笑:“放心吧,她心底的怨气这么大,不可能会善罢甘休。只是之前苦无门路,只要给她一个机会,她肯定会狠狠的把握住的。”

    施玲眼眸闪过一丝畅快,整个人有些癫狂。

    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结果,想要知道把人踩在脚底下的感觉。

    曾经她发过誓,谁让她不痛快,她会让对方以及子孙全都跟着倒大霉,现在好戏开锣,她要让大家看看谁才笑到最后!

    得罪她会是多么凄凉的下场!

    这次倒要看看,是否还有这么好的运气能够躲过!

    ……

    “你要带我去哪里?”裴施语看着窗外的风景,越发觉得不对劲。

    还没有下班,她被男人带出来,也没有说去哪里。她原本并没有多在意,可随着车子一直往郊区行驶,发现有些不对劲起来。

    “把你卖掉。”封擎苍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整个人看起来心情非常好。

    裴施语笑了起来,挑眉道:“你舍得?”

    “很有自知之明,很好。”封擎苍墨澈双眼里温柔的笑意愈发浓重。

    裴施语佯作一脸严肃,对他摆摆食指:“你语老师知道你这么运用‘自知之明’这个词,会后悔让你毕业的。”

    “今天胆子很大啊,竟然敢挑衅我。”封擎苍微微眯眼,眼底充满了威胁。

    虽然不过是作息,可是他浑然天成的气势,依然让人觉得压迫感十足,心底忍不住发颤。

    不过,这并不包括裴施语。

    两个人相处这么长时间,她早不会因为他的外表被迷惑,很清楚他心底的柔软。

    她没有再贫嘴,直接搂住他的脖子,送一个吻。

    “这样的示弱,如何?”

    “你这是在惹火。”封擎苍直接将她压在后座,送炽热缠绵的深吻。

    裴施语完全不记得两个人吻了多久,只是感觉从嘴唇蔓延到全身,越来越热,呼吸越来越困难,直到临近窒息,霸道的男人才不甘心的放过她。

    她粗喘着气,久久才平复呼吸。

    “这么久了,还学不会怎么换气。”男人在她的耳边低吟调笑道,声音低沉嘶哑,充满了隐忍。

    裴施语明显感受到他的变化,大腿异样的触感,让她脸更红了起来。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把脑袋歪到一边

    不是她学不会,而是每次被男人吻住的时候,脑子里跟浆糊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连呼吸都忘了。

    “看来还是需要多加练习。”封擎苍轻轻笑道,深吸几口气让自己平复下去,这才搂着她坐直。

    裴施语嗔了他一眼,望着外面越来越荒凉的风景,心底更加疑惑:“我们到底是要去哪里?”

    “你一会会知道了。”封擎苍依然不愿意说明白。

    裴施语心底更是好,今天是男人要解释个月和女人夜谈的事件,结果带她来到这里,难道是为了什么事?

    “神神秘秘的,是不是背着我安排了什么?”裴施语试图想要从他的眼眸里看出什么,虽然一会能知道,可现在开始心里痒痒,想要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封擎苍不仅没有回答,还似模似样的拿出了笔记本开始办公,不管裴施语怎么吵嚷,连头也不回。

    裴施语郁闷极了,只能作罢,闷闷不乐的刷着手机,猜测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本只是消遣,没有想到看八卦忘了周围的事。

    等车子停下,她从里面走出来,看到眼前的场景时,不可思议的捂嘴瞪圆了眼睛。

    这是什么?!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