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离过婚又怎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62章 离过婚又怎样

    裴施语简直无语至极,红姨也太高估她了吧!

    她哪有本事决定封擎苍的去向,他们才认识几天,话都没说几句,比陌生人的关系好那么一点而已。

    每天的接送,不过都是因为宁老夫人的关系。

    #总有妖娆贱货想要糟蹋我家小少爷#

    红姨总是揣着恶意看人,觉得所有人有不可靠人的目的,怪不得封擎苍情史是空白。

    身边有这么个比亲爹妈还紧张的忠仆严防死守,有女人能靠近才怪了。

    今天卫小萌和谢苒留下来,根本不是为了感激她们这段时间的忙碌,分明是为了给她制造竞争呢。

    红姨对卫小萌和谢苒的态度也一向不好,为了能遏制住她,什么都不在意了。

    这简直就是把封少当做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护着。

    “老夫人。”她上前和宁老夫人打招呼。

    宁老夫人往她后面看了一眼:“小苍今天没跟你一起回来?”

    谢苒捏着茶杯的手紧了紧,垂下眼睑,继续茗茶。

    “陆特助说他有个重要会议。”

    “这样啊。”宁老夫人想到什么,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他知道家里有很多漂亮女孩,害羞不敢回来了。”

    所有人听到这话都噎住了,无法想象‘害羞’两个字跟冷面阎王之称的封少联系在一起。

    “这样也好,今天就我们一群女人聚聚,多个他还不自在。”

    谢苒艰难的扯出一抹笑容,心里暗恨不已。

    她已经到这里那么长时间了,竟然一次都没有碰到过封擎苍。

    起初她的那些姐妹都羡慕她能留在宁家这么长时间,她们这拨人可是留下时间最长的,所有人都觉得她们是最有戏的。

    后来知道她连封少的面都有见过,每天到这被当做园丁使唤,差点没被笑死。

    一见面就冷嘲热讽,还戏称她美女园丁。

    她是堂堂谢家大小姐,屈尊纡贵,竟然得到这样的下场。

    厉眼扫向正在和卫小萌说些什么的裴施语,心里更是暗恨不已。

    这个女人有什么本事,竟然能亲自照顾兰花。

    没有她漂亮,家世没她好,什么都不如她,偏偏这么好命。

    想起闺蜜说的,她差在脸皮没人家厚。

    哼,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施语,好久不见,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谢苒走向前,笑得温柔可人,一脸羡慕。

    伸手不打笑脸人,裴施语知道她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和善,面上依然保持着礼貌。

    “你看起来也同样光彩照人。”

    谢苒抿嘴笑了笑:“我哪能比得上你啊,你是怎么保养的啊?听说你以前长的不是这个样子。”

    卫小萌不明所以:“这话什么意思?”

    红姨的注意力也被这话吸引了过来。

    “没什么,都是过去的事了。”谢苒好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吃吃笑道。

    “反正现在施语很漂亮就对了,变美的手段有很多,不管是什么方式,能变美就行。”

    没一会,她又补了一句。

    “女人最重要的是内心,太注重外貌太肤浅。”

    就连迟钝的卫小萌也立刻反应过来,这段话不仅暗示了裴施语整容,还嘲讽她肤浅。

    “谁说爱美的人就不能心灵美了!”卫小萌顿时不乐意了。

    “如果能给深渊大神做翻译的人,都被称作肤浅,那我们两个没有自己事业的,岂不是low爆了。”

    谢苒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话语从齿缝里挤出来似的。

    “谁跟你一样没有自己的事业。”

    卫小萌‘切’了一下:“弄个什么慈善就叫有事业啦?不过是变相啃老而已。”

    “你!”谢苒怒极了,随即又平静下来,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值得你这么维护吗。”

    卫小萌愣了愣:“你说谁离过婚?”

    “她说的是我。”裴施语坦然道。

    一直关注这边情况的红姨大步走了过来,“你刚才说什么,这个女人离过婚?”

    宁老夫人也被吸引了注意力,所有人都对这件事感到惊讶。

    “抱歉,施语,我刚才不是故意暴露你的**的。”谢苒露出懊恼的表情,一脸歉意道。

    “我没有想到你竟敢连老夫人都敢隐瞒……”

    同样意思的话,谢苒和安慕容的说法完全不同,代表的意义也不同。

    再加上大家来到这里,为的可不仅仅是工作。

    这话语里分明暗示她故意欺瞒,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红姨怒不可恕:“我就知道你是个有心机的,竟然连这么重要的事都瞒着!一个离过婚的女人,也想嫁给我们苍少爷,做梦!”

    “阿红,慎言。”宁老夫人的语气很不好,表明已经动了怒。

    “老夫人,这次你可不能心软。这种事都隐瞒,绝对是居心叵测。不能让这种满嘴谎言的女人,继续留在这里。”

    宁老夫人朝着她摇头,目光望向裴施语。

    裴施语并没有被戳穿的尴尬,因为就没有想要隐瞒过。

    “老夫人,我确实结过婚也离过婚。我并没有刻意隐瞒,只是觉得也没有必要到处嚷嚷,让所有人知道而已。”

    “强词夺理。”红姨嗤之以鼻。

    裴施语并未理会她,继续道:“能和一个人结婚,白头到老是很幸福的事。可如果两个人不合适,拴在一起不过是增添彼此的烦恼。”

    “我并不觉得我离婚,是一件天理不容的事。如果你们因此感到不舒服,认为离婚让我不胜任这份工作,我可以现在就离开。”

    卫小萌瞪大眼:“小语——”

    谁不知道能够亲自照顾兰花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就算不是想要打封少主意,以后也能多个靠山。

    她之所以一直坚持留下来,就是因为家里人都打这个主意。

    因为这种事将机会放开,这也太不值得了吧。

    “你会因为我离过婚,歧视我,不愿意把我当好朋友吗?”裴施语笑着看向她。

    “怎么可能!离婚又怎么了,又不是偷汉子做小三。”

    卫小萌高声嚷嚷起来,还狠狠的瞪了谢苒一眼。

    裴施语微微一笑,之前的愤怒都消失不见。

    来到这里,能交到这么一个关心自己的朋友,也不虚此行。

    转向宁老夫人和红姨,道:“那天被拉过来的时候,曾和面试的人提过这件事,他说过一句话,我现在觉得很适合提起。”

    “我的婚姻状况,和我会不会照顾花,并没有关系。如果需要我离开,绝不是因为我有错。”

    “相反,我是有能力胜任这份工作的,你们应该看到了兰花的变化。”

    “我不知道你们是如何定义这份工作,于我,只是为了照顾兰花而来,你们强加的想法与我无关。”

    “如果你们觉得,离过婚的女人就低人一等。我只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们不赶我,我自己也会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