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7.第607章 打掉孩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07.第607章 打掉孩子

    “我也不知道啊,我明明说要负责,她不知道为什么,说要去打掉。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师炎也觉得很头疼,他从前游走花间,片叶不沾身。自诩很了解女人,知道女人在想些什么,没有想到这次却碰到了个钉子。

    这件事又不是他强迫的,虽然有误会,可也是她自己愿意啊。

    师炎觉得自己冤枉极了:“虽然我确实说错了一些话,可是至于这样吗。”

    “只是说错话这么简单?”裴施语微微眯眼,她才不相信他说的话。

    她虽然与黄柔柔接触不多,但是看得出这个女孩子并不是那种心思多的,也不是喜欢恃宠而骄,她做的一切不是为了威胁谁,不过都是一场意外。

    且在知道对方不喜欢她的时候,她选择的是隐瞒,用一种惩罚自己的行为,拒绝去让别人为难。

    这样的女孩子,如果不是遇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是不会拿掉自己一心想要保住的孩子。

    “对啊,我知道她有孩子之后,没有说什么话。而且也给了她最大的自主权,不会强迫她。之前都已经平静了,不知道怎么今天突然闹出要去打掉。如果不是我派人盯着,我第一个孩子这么没了。”

    他简直二丈摸不着头脑,那天早他说的话确实不太客气,可后来不是说开了吗。

    现在突然拿掉孩子,他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家里那边已经够乱了,现在这边又出幺蛾子,头都快炸了。

    让他处理这种家事,还不如让他多跑几趟非洲,让他觉得痛快呢。

    “这种事,只能自己解决。”封擎苍冷冷拒绝道,完全不给他商量的余地。

    师炎顿时苦了一张脸:“老大,你这不厚道了,我勤勤恳恳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你连这点小忙都不肯帮啊?!柔柔听嫂子的话,她要是能出马,肯定什么都摆平,你忍心让兄弟第一个孩子出事啊?”

    “然后呢?”封擎苍淡淡扫了他一眼,“以后遇到事,都叫你嫂子?清官难断家务事,你是个男人,搞不定自家的事,那干脆别承担这个责任。”

    师炎顿时蔫了下来,一脸愁眉苦脸的。

    “这事我会慢慢理清楚,可是我担心她一个脑抽……我算让人盯着,她真的不想要孩子,有的是方法。”

    他很想现在把黄柔柔抢过来,关在自己可以看得到的地方。

    可先不说黄家那状况,自己这边也在拖后腿,他又没有照顾孕妇的经验,这么做肯定不妥当。

    否则的话,他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了。

    “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柔柔这么喜欢孩子,估计这么做也是一时冲突。现在拦下来了,她很难有勇气短时间再去进行一次。”裴施语安慰他道。

    师炎眼睛一亮:“真的?”

    “柔柔有多看重这个孩子,你应该我更清楚。”裴施语不置可否,只是道。

    师炎揉了揉脑袋,他自然清楚,只是一时急眼了,才会冲过来。

    黄家人压根不让他去见黄柔柔,黄家毕竟不是一般人家,他也不好硬闯,也是担心影响黄柔柔的心情,到时候对她对孩子都不好。

    “一个疼爱自己孩子的女人,不会无缘无故做出这种事,我觉得你应该去问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裴施语建议道,总觉得这事背后没有那么简单。

    “可是我现在没办法接近她,她家人把我当仇敌一样看。电话也打不通,根本联系不到她。”师炎很是无奈,黄家人疯起来简直不要命。

    要不是他身手好,现在已经被揍得躺进太平间了。

    如果不是看在孩子面,肯定不会轻易放过。

    这也是他恕罪的方式,当初确实是误会了黄柔柔,说出了一些伤人的话。

    “别在我面前演戏。”封擎苍毫不客气的揭短,“我身边没有废物。”

    “扎心啊,老铁!”

    师炎嘴角抽抽,伤心的捂着心脏,一副惊吓过度,随时要厥过去的样子。

    看看他交的是什么朋友!

    他都这样了,不安慰几句,却还在这里不停的插刀,也是醉醉的。

    “别在这哭,这点事你处理不好,你真的可以老婆孩子热炕头,其他都不用做了。”封擎苍完全不理会他在那作你怪,很不客气的开口道。

    被人当面揭穿,师炎也不好再装下去。

    “我是想让嫂子帮我说些好话。”他讪讪开口。

    裴施语有些哭笑不得,按理说黄柔柔喜欢他,而且还怀了他的孩子,他求婚应该很顺利才对,现在竟然变成这个样子,也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师大帅哥,你也有糊涂的时候,这种事是别人说几句好话能解决的吗?”裴施语毫不客气道。

    师炎的心更疼了,这两口子真是如出一辙,喜欢伤口撒盐啊!

    “我又不是说全靠你们,稍微帮点小忙,做个催化剂不行吗?”

    “不行!”封擎苍和裴施语同时拒绝。

    裴施语是不敢掺和进去,原本够复杂了,她再去沾那性质都要变了。

    师炎向来雷声大雨点小,看还能嚎的样子,肯定又是夸大其词。

    至少现在孩子还是好好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师炎看两人态度坚决,只能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裴施语也没有真的什么都不管,打了个电话个向晓月,一探究竟。

    “什么?还有这事?”向晓月诧异不已,“我最近很忙,而且也不太好插手,所以也没怎么管。前几天我看她还乐滋滋的准备宝宝的衣服,怎么突然说不要孩子了?”

    “刚才师炎过来说呢,说要不是派人盯着,现在孩子没了。”裴施语叹道。

    向晓月直接震惊了:“什么?!怎么会这样?不太可能啊。”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去问一下情况吧。”裴施语看向晓月也不清楚,便是挂了电话,又给黄柔柔拨了过去。

    黄柔柔很快接了电话,裴施语还没有开口,听到那边哭泣的声音。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