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第606章 我每次都是在最狼狈的时候遇见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06.第606章 我每次都是在最狼狈的时候遇见你

    “如果红珠水研制成功,那么他是大功臣,他的才华会让他成名,难以再被埋没的。 ”

    裴施语眼睛顿时一亮,不由叫好:“这个可以有!”

    只要让所有人知道他是多么的厉害,那么即便是亲妈也没有办法再将他藏住。而且还会引起顾老爷子的关注,到时候情况会完全不同了。

    她现在成名,非常能够了解这种感觉。

    虽然会让带给她的生活一些不便,但是更多的是好处。

    只要有人知道他的价值,如果妈妈自己醒悟是最好的,如果不然,外界施压也不失一种手段。

    “你看得可真远。”裴施语不由感叹道,扑去抱住封擎苍,在他的脸颊狠狠亲了一口。

    封擎苍毫不客气把她捞到自己怀里,送一记深吻。裴施语没有躲闪,直接迎了去,两人唇舌纠缠,互相吸取对方的甜蜜。

    直到久久,才放松开来。

    裴施语的眼眸泛起了淡淡的水汽,有些茫然,眼只看到男人一个人,其他什么都忘却了一般。

    “真想这样什么都不做,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封擎苍眼眸幽深,低哑充满压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不管两人有多亲密,每次拥抱,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都不会消散。

    每次裴施语窝在男人怀里,心头都有一种浓浓的欣喜感。整个人非常的放松,感觉温暖和安全极了。

    裴施语心底也是这般想,嘴里却说道:“如果这句话被别人听了去,肯定会大跌眼镜,这可不是封大工作狂的风格。”

    谁不知道封擎苍,封大总裁做事风格,在没有公布两人在一起的消息,那可是被形容为没有七情六欲的主。

    即便是现在,在这么多证据面前,还是有人觉得他是冷血冷情,没有人类感情的人,都不敢相信他竟然也会喜欢人。

    总觉得他不过是做戏,实际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虽然这种言论并不是主流,却还是存在的,都是当初关于封擎苍传言惹的祸。

    这还不能乱怪别人言语太过,男人哪怕是现在,依然不少人都很惧怕他。他在工作可从来不含糊,要求非常的严格,不容许人有一丝马虎。

    连对裴施语,在工作都非常的认真,若是做错如果对待别人一样,态度非常的严格和严厉。

    两人之所以时不时闹出要崩的消息,也是几次裴施语的工作不到位,被男人毫不客气指出来,有些人还以为裴施语失了宠导致。

    可是只要是熟悉封擎苍的为人,不会有人会有这种可笑的想法。

    裴施语心底也很清楚,男人这般做并不是不把她当做女朋友或者未婚妻,全都一视同仁不是不喜欢自己。

    恰恰相反,对她心底的诉求非常的尊重,所以才会公事公办,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职业女性。而不会因为她是他的未婚妻,要求会放宽。

    也是因为如此,裴施语才会快速的成长起来,现在很少会有人听到质疑声,都承认她的能力非常的优秀。

    这样的人,在私底下,而且还是班时间在办公室,竟然说出那样的话,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不过其他人都不会有机会知道这些,她也不会让别人最重要是别的女人,看到男人另一面的样子。

    从前的记忆被一点点找回,裴施语明白男人为何当初对她这么好,让她有了一种底气。

    没错,她觉得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能抓到究竟,让她心底会更加踏实。这兴许是有一种自卑的感觉作祟,可是男人这么优秀,不管是身家、容貌和脑子等等,方方面都是顶尖。

    而她,一个二婚还坐过牢,两个人对外在的条件,完全凑不到一起。

    虽然她能清楚的感受到男人对她的好,可难免会被影响。虽然对正常两个人相处,不会造成什么变化,可听到从前两个人的纠葛,莫名的踏实不了。

    而且想到和男人这么早相识,心底很开心。哪怕后面因为种种缘故分开,依然让人觉得两个人的太有缘分。

    在最艰难的时候相识,互相依偎互相,这种感觉想想很美好。

    怪不得男人,这么希望自己记得过去,也是因为如此吧。

    “在我面前还走神?”封擎苍挑着她的下巴面向自己,眼眸里充满了危险。

    裴施语笑道:“我每次都是在最狼狈的时候遇见你,可是这一次你却是不同了。”

    “我站在最高处,是为了等你的到来。”封擎苍轻轻拂着她的秀发,幽黑的眼眸里充满了深情。

    不管间遇到多少坎坷,现在两人在一起,那些都不是个事。

    裴施语笑了,笑得非常灿烂,眼眶却红了起来。

    还好,她当初没有放弃,才会等到现在最好的今天。

    她深信明天会更好,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能够克服。

    “咚——”门被踹开了。

    裴施语连忙收回眼神,封擎苍的脸色明显沉了下去。

    师炎也感受到了屋子里的暧昧气氛,若是平时他很有眼色的闪了,可这一次他直接冲向裴施语,气势汹汹的吼道:“嫂子,救命啊!”

    裴施语被他唬了一跳:“干嘛,怎么这么急?”

    “你吓到她了!”封擎苍语气非常不悦。

    师炎没理会他,抹了一把脸道:“我不急不行啊,柔柔准备去打掉肚子里的孩子!”

    “啊?!”这下轮到裴施语不淡定了,这怎么可能,黄柔柔明明很喜欢那个孩子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说了什么话让她不高兴?次我去看她,她很喜欢那个孩子,表示不管怎样,都要生下来。当时怕家里不同意,还瞒着不敢说呢。这,这怎么没有几天,这个样子了?”

    裴思远不可思议道,未婚先孕都想生下来,现在有爹认领,反而不想了,这是什么道理?

    尤其这个爹,还是她喜欢的人。

    师炎愁眉苦脸道:“我也不知道啊,我明明说要负责,她不知道为什么,说要去打掉。”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