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2.第602章 我怕她觉得我要得不够多。-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02.第602章 我怕她觉得我要得不够多。

    “那我当时代替裴绵绵坐牢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出面阻止?”

    裴施语诧异的问道,虽然当初是她傻,可依照封擎苍的脾气,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裴施语落入监狱这种地方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封擎苍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用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她的脑袋:“你这脑子,不进监狱这种地方,你会想明白?”

    “呃……”这话说得好有道理,她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想到当初的自己,裴施语也觉得自己脑残得厉害。

    她被养父母带回家养着,确实应该去报恩,可是以这种方式,实在是太愚蠢了。

    这是知法犯法哪怕真相爆出,她也不是全然无辜。

    她的行为也同样是犯罪,包庇那个应该被惩罚的人。因为她的纵容,才会让裴绵绵后来依然肆无忌惮的活着。

    之所以犯罪会有惩罚,是让所有人知道,做错事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有警示的作用。

    “我当时,确实有点蠢。”裴施语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

    “知道好。”封擎苍冷哼,当初他并不是完全没有阻止裴施语跟乔祁在一起。

    他一开始看着个男人不顺眼,觉得这个男人不是省油的灯。

    刚开始还罢了,因为他当时还腾不开手,且乔祁那时候也看不出所以然。

    可是裴施语和他结婚,竟然还是隐婚,他知道这个男人完全靠不住。

    他曾出手让人将裴施语从这种困境逃脱出来,尤其是她在乔家过得非常的凄凉,没有自我,他不是没有派人带她脱离苦海。

    奈何,眼前这个女人的脑子着了魔一样,明示暗示也没有任何用处。

    一直死心塌地的跟着乔祁,怎么也不愿意离开和放手。

    封擎苍掌控大权,再也没有耐心,属于他的东西,他必须要收回自己身边。

    而这个时候,裴绵绵酒驾出事,封擎苍看到了契机点。

    他顺水推舟让裴施语进入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让她和其他人隔离,让她被从被洗脑的状态脱离出来。

    然后,不用做什么,看着裴绵绵勾引乔祁,两个人滚在了一起。

    而裴施语这边他委托唐佩在里面照顾,最重要是重塑她的性格。

    这种狠绝的方式,无疑起了效果。

    裴施语出狱之后,明显从前清醒和坚韧不少。

    “佩姐也是你的人?”裴施语诧异不已,完全没有想到唐佩竟然是男人委托在监狱里帮助她的。

    怪不得唐佩一过来,对她这么好。

    原来,一切都是有缘故的。

    “不是。”封擎苍否认道,“我答应帮她做一件事,她正好遇到点麻烦需要进去避避风头,达成了协议。”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她对我这么好,还教我格斗术。”裴施语心底有些微妙,一方面很感激男人的细心周到。

    她进监狱纯属于自作孽不可活,并不觉得男人没有早早把她弄出来有什么不对。

    可另一方面,不由在想,唐佩出来之后对她没有从前热枕,是不是因为她不过是受人之托,其实并没有把她当做妹妹一样看待?

    这么一想,她心底不由有些失落。

    在她的心底,早已经把唐佩看做是自己的姐姐。如果没有她,自己不会有今天。

    原来,她对自己不过是受人之托吗?

    “又在胡思乱想。”封擎苍揉了揉她的脑袋,“唐佩并不是我能左右的人,她会答应保护你,教你点东西,可是不会因为我们的交易,对你有感情的投入。”

    “嗯,我知道!”裴施语听到这话,嘴角顿时往翘了起来。

    随即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我是看她出狱之后,不理我,胡思乱想了。”

    “你确实不适合跟她太亲近。”封擎苍道,“她想要洗白,可是并不容易,这里面牵扯太多了。”

    裴施语听到这话,心底更加羞愧了:“我错了,不应该那么想她的。”

    “你心底很明白,只是潜意识的自卑让你一时蒙了眼睛。”封擎苍非常理性的分析道。

    裴施语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我现在这么优秀,为什么还会自卑呢?”

    “每个人都会有,不用太高要求自己。”封擎苍将她的手给抓住。

    裴施语不可思议的瞪大眼:“你也会自卑?”

    封擎苍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眼底充满了威胁意味。裴施语吐了吐舌头,男人那么傲然的一个人,这两个字怎么可能跟他匹配。

    “我也有过。”

    已经打算开启其他话题的裴施语,猝不及防被噎了一下,直接猛的咳了起来。

    “你,你怎么突然来这么一句!”裴施语咳得小脸通红,喝了一口他递过来的水,这才缓了不少。

    男人一脸淡然,完全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总裁大神,采访一下,你什么时候觉得自卑过?因为什么事?”裴施语握拳当做话筒递了过去,摆出非常职业化的样子,仿若真的是一名记者一样。

    封擎苍也一脸肃然,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在我心爱的女人面前,我一直很忐忑过。”

    ‘唰——’的一下,裴施语的脸瞬间通红,心跳加速。

    哪怕两人十分亲昵,听到这样的情话,依然会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你在忐忑什么?”她抿了抿唇,又摆出一副职业化的严肃模样。

    男人轻轻叹了一口气,眼眸里透着怅然:“我担心,她会嫌弃我。”

    “封总裁,你真会开玩笑。你这么优秀,多金、英俊、作风良好、聪明,怎么会有人嫌弃你呢?”

    男人挑眉:“我在你眼里这么好?”

    “我在问你话呢!严肃点。”裴施语佯恼道。

    “这些方便我确实很优秀,可是有一方面,我没有对别人做过,我很担心自己的水平。”封擎苍的眼眸透着丝丝担忧。

    裴施语顿时好起来:“到底是什么事啊?”

    男人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我怕她觉得我要得不够多。”

    裴施语愣了愣,随即才反应他说的到底是什么,顿时整个人都给炸了。

    总裁大神,你完全没有预警的开车,还能不能好了!

    这一点都不狂霸酷帅拽啊摔!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