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第601章 那一年,初次相遇(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01.第601章 那一年,初次相遇(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孩的温度渐渐降了下去,裴施语心底也舒了一口气。

    她看男孩睡得还很香,站起身来去买些食物。

    回来的时候,看到男孩坐在街边,呈现着最初的那个场景。

    “你想起了什么?”封擎苍看到她这副模样,不由猜到了什么,心底充满了希翼。

    裴施语被这低沉的声音拉回了现实,整个人还一些恍惚。

    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硬朗坚毅的面容,再也找不到当初孤独寂寥的样子,可是她可以确定,他是那个当初青涩又叛逆的男孩。

    和现在的冷酷不同,他身透着对世间不俗的冷漠,整个人没有生气。

    “我,见过你。”裴施语缓缓开口,“我记起我们最初相遇的场景,我,我记起来了。”

    眼眶突然变得很酸,嗓子眼也疼得厉害,让她非常艰难的说出话。

    虽然之前已经肯定的明白,她当初失忆,忘记了很多东西,可这些画面清晰的展现在眼前的时候。

    她才明白,为什么男人会这么希望她能够想起。

    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初遇场景,虽然并不能看到未来两个人的关系如何。

    可是那种触动人心的熟悉感,让她莫名的觉得想哭。

    “你没有忘了我,真好。”封擎苍将她紧紧搂住,闭眼深深吸了一口气。

    是这种温暖的感觉,至始至终都没有变过。

    “是啊,我没有忘记你,真好。”裴施语笑了,眼泪唰的落了下来。

    两个人这么紧紧相拥,一句话不说,这么傻傻的抱着。

    “苍哥哥,你等等我,我会慢慢全都想起来的。”裴施语心底希望后面的记忆都慢慢恢复,这样才知道从前两个人的过去。

    那种青涩的岁月一去不复返,虽然未来更重要,可依然希望能够回忆起来。

    这是他们共同的回忆,那个不一样的岁月,那种完全不同的相处模式。

    男人不是现在的样子,她也和现在完全不同。

    这段记忆属于他们的小秘密,是那么的特别,令人怀念。

    封擎苍抚着她的秀发,亲吻她的额头:“嗯,不急,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

    裴施语粲然一笑,朝着他重重的点头。

    和男人在一起之后,此刻是前所未有的踏实。

    两个人不知道搂了多久,裴施语突然想起什么,道:“当初是谁绑架你的?后来那群害得我磕了脑袋的人,和他们是一拨吗?”

    封擎苍的目光顿时冷了下去,眼眸里透着寒意:“那些人全都被我处理掉了!”

    那些人全都是没有能力,又想要至高权利的人。

    封擎苍当时很被封老爷子看好,虽然没有正式宣布,但是基本已经算是半个未来的继承人。

    封氏是个庞大的家族企业,不少人都盯着这个位置。

    大家看到封擎苍无意如同眼钉,也有人起了小心思,想要加害封擎苍。再加封氏也是别的公司,强而有力的竞争者,知道封氏的资产富可敌国。

    想要打他们主意的歹徒数不胜数,只是封家人也不是好惹的,全都做了最严密的防范措施。

    封擎苍从小被人保护,可即便如此,还被袭击了几次。

    为此,他自己也练习格斗术,是为了避免这种伤害。

    可是没有想到,百密终有一疏,他有一次被那些人请来的国际顶级人士绑架。要挟不成,还把他给扔进了大海。

    这场谈判失败的缘故,全都因为封云胡乱说话的结果。而且誓死不愿意退一步,当时老爷子又病倒了,只能让他出面。

    封云的态度十分强硬,行动却消极怠工。

    所以这件事最终导致了封擎苍被扔进了大海里,且久久才派人去打捞营救,那个时候封擎苍已经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如此便罢了,后续直接放弃了继续搜索,早早跟外部宣布,封擎苍已经死了。

    等封老爷子身体好些,可以顾得的时候,封擎苍已经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再寻找如同大海捞针。

    更别说很大可能已经被淹死,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封老爷子很快也放弃了搜寻,只有宁老夫人一直派人四处打听。

    可是宁老夫人并没有什么势力,宁家也不是封家这种富可敌国的样子,属于典型的香门第,也没有那么大的能量。

    直到封擎苍愿意出现,这才把人给找到。

    封擎苍回来,韬光养晦几年,才将那些害他的人全都铲除。

    可是,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失去了裴施语。

    裴施语完全忘记了他的存在,看了一个男孩,他是乔祁。

    两个人早早订婚,并且结婚。

    封擎苍心底很痛苦,觉得两个人的样子刺眼极了。这才发现自己对裴施语的感情并不是普通的兄妹或者朋友关系,他对她有其他情愫。

    他像当初许下的诺言一样,在暗地里守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伤害。

    封擎苍轻描淡写,并没有说太多过程,只是说了一条主线,却依然让裴施语敏感的听出了其的关键:“你一直在关注着我?”

    “嗯。”封擎苍轻轻咳了一声,表情有些别扭。

    裴施语简直不可思议,这太不符合男人的作风了吧!

    “等等,那我嫁给乔祁,你也没有什么反应吗?”

    封擎苍的表情变得十分难看:“我那时候还没有能力出来保护你……”

    话语里透着浓浓的压抑感,不用想知道男人当时有多憋屈。

    裴施语暗道自己问的是什么话,那个时候她完全把他给忘了,又跟自己的养父约定,身边又虎视眈眈,他一个人势单力薄。

    他能怎么样,他也很绝望啊。

    她连忙闭嘴不提,想起了以前一些是。

    她虽然在乔家并不顺利,整个人活得很黯淡无光,整个人是压抑的,很少有开心的时候。

    可是也有过光亮,让她支撑下去。如:有时候会被好心人帮助着,如她想要学药膳。那个专家早不收徒,可是缺破例收了她。

    以及等等很多类似的事,原本以为自己运气好,现在想想恐怕不是这么回事。

    她连忙找其他话题给带过去,想了想问道:“那我当时代替裴绵绵坐牢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出面阻止?”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