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第600章 那一年,初次相遇(上)-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600.第600章 那一年,初次相遇(上)

    “你是在路边捡到我的。 ”

    路边捡到的?

    这句话如同在脑子里劈了一道雷,脑子发涨,眼前变得一片模糊,随即眼前清晰的出现一个场景。

    肮脏混乱的街头,雪花从天飘落,及地即化。街道空荡荡的,极少有人走过,只偶尔会有一两个流浪汉在垃圾桶翻找着食物,嘴里骂骂咧咧与己不同的语言。

    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坐在地,一身污浊邋遢,看不清原本的样貌,单薄的身体在冰冷街道瑟瑟发抖。

    幽黑的眼眸暗沉冷然,充满着浓浓的戾气,连流浪汉看到他都绕道而行。

    一个身穿白色羽绒服的女孩,撑着雨伞缓缓走过去。

    女孩长得非常的白净,气质恬静,一看是个乖乖女,在这个脏乱的环境里形成了鲜明的对。

    她走过去,将自己的伞撑在少年身,递手里的食物……

    画面一帧一帧的在眼前展现着,很模糊又很清晰。

    模糊的是画面已经看不清了,两个人的对话也含糊不清,可那种熟悉的感觉却非常的清晰。

    她,好像想起来了!

    那时候她在德国,没事的时候会到处溜达。每个城市都有龌龊的地方,那个城市也不例外。

    和别处整洁干净的地方不同,那里充满了贫困感,让人看到了这个城市穷人的无奈和心酸。

    这里秩序很乱,裴施语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进入了腹地。

    她连忙倒回头,却被角落里的动静给吸引,原本不想去搭理,害怕引火身。

    可是当她听到几个字的时候,忍不住走了过去一探究竟。

    在异国他乡,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冷漠,害得自己的同胞失去了求救的机会。

    因此她偷偷走到一边,去探查怎么回事,还拿出了手机随时准备报警。

    没想到,她走过去看到的不是同胞被欺负,而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以碾压式的身手,将两个深肤色的流浪汉打得落花流水。

    少年身体颀长,大冬天穿得却很单薄,身的衣服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破破烂烂的。而他整个人看着也十分污浊不堪,可一双眼睛却清亮锐利。

    他的每一个招式都十分狠厉,表情冷酷,把几个他要高大强壮的大汉打得嚎嚎大叫,毫无还手之力。

    身手漂亮,行云流水,游刃有余的在几个人之间周旋。

    裴施语惊诧极了,呆呆的看着完全忘记了反应。

    几个大汉被打得屁滚尿流,最后连爬带滚的逃跑了。裴施语正不知道该走还是留的时候,少男凌厉的模样扫了过来。

    “还不快滚!”他的声音冰冷极了,这里冬天的温度还要低。

    裴施语心底微微一颤,却没有多害怕。

    不知道是因为在异国他乡遇到同龄的国人,还是因为她并没有感受到他的恶意。

    “你没事吧?”她担忧的问道。

    德国的冬天很冷,男孩穿得太单薄了,她看着都觉得瑟瑟发抖。

    男人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一副不想让人理会的模样。

    裴施语正蹉跎是否要离开,‘扑通’的一声,男孩直接跪在地倒了下去,整个人迷迷瞪瞪的,眼神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冷然,混混沌沌的一看有问题。

    “你怎么了?”她连忙跑过去一探究竟,在扶起他的时候,才发现他的身体烫得吓人。

    “怎么这么烫!”她连忙将他搀扶起来,“你坚持一会,我带你去医院……”

    原本迷迷糊糊的男孩,听到这话眼眸顿时变得清醒且凌厉起来,挣扎着脱离她的搀扶。

    “我不去,别管我。”

    “你现在病了,必须去医院!你烧得很厉害,如果不去医院,会病得更厉害的,到时候不是发烧这么简单了!”裴施语焦急道,看不得他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

    男孩却并不理会她,依然态度坚决:“我不去,你走开。”

    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说什么也不愿意去医院。

    裴施语不明白为什么,可看他这样,只能道:“那你在这里等我,我去买药,你一定要我!”

    男孩不置可否,自己踉踉跄跄的走到角落,在一个破破烂烂用纸壳堆起来的小角落,龟缩了进去。

    他躺在纸壳,抱着膝盖这么闭眼睡觉。

    看到这个样子,裴施语诧异极了,虽然看他的样子她已经猜到了什么,可真的证实他是个流浪汉的时候,还是非常的诧异的。

    她想了想,将外套脱了下来,走向前披在男孩的身。

    男孩睁开眼想要拒绝,她直接把衣服压了下去:“你已经弄脏了,作为赔偿你不准动它!你在这里等我回来,否则我的衣服弄丢了,我找警察抓你!”

    男孩不悦的皱了皱眉头,终究没有说些什么,闭眼不再理会她。

    裴施语知道不是不想理会她,而是因为发烧,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

    她不敢耽搁,赶紧跑走了。没有了羽绒服,整个人在寒风瑟瑟发抖。她一路跑,整个人也渐渐热了起来。

    国外没有处方不好拿药,所以她只能跑回自己住的地方,拿出之前从国内带过来的常备药,套衣服赶紧飞奔回去。

    她回到那个地方,看到男孩已经烧得脸通红,脏兮兮的面容也没有办法遮掩。她连忙把他搀扶起来,拍着他的脸,试图将他唤醒:

    “你醒醒,别睡,千万别睡,否则我送你去医院了。”

    许久,男孩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眼睛微微张开。

    薄唇微启,声音虚弱无力,可吐出的字也让她挺清楚了:“吵死了。”

    裴施语心底一松,连忙拿出药给他喂下去,还送自己的热水壶,给他灌温开水。

    “我先给你喂点药,如果还是好不了,得去医院。我不管你因为什么原因不想去医院,可命才是最重要的。”

    男孩听到这些话,并没有什么动静,好像听不进一样。

    裴施语也没有在意,找了个地方坐下,守在她的身边,时刻关注他的状况。

    药没有那么快见效,男孩又昏睡过去,她一个人坐在这个脏兮兮的角落守着。

    她没有事干,盯着男孩,这才发现,男孩其实长得非常的好看。

    哪怕脏兮兮的,依然无法掩盖他的帅气。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