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9.第599章 你是在路边捡到我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599.第599章 你是在路边捡到我的

    “这是我和你养父的约定。 ”

    封擎苍的声音沉沉的落在裴施语的心,令人触动。

    “约定?”她微微诧异,想到男人说的,她是为了他而受伤,不由猜到了什么。

    “当初伤害我的人是冲着你来的?”

    封擎苍眼眸暗了暗:“嗯,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被牵连,还差一点……”

    “什么?”裴施语听不到后面的话,不由好。

    可是一转身,看到男人的眼眸透着彻骨的冷意,整个人好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一样,看着恐怖极了。

    让人不寒而栗,哪怕她已经对他非常熟悉,也不由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

    温柔的声音,将封擎苍从那个让他懊恼一辈子的回忆拉回,周身冷冽的气势也散去了不少。

    裴施语如玉葱般的手,轻轻拂过男人的脸庞。

    不用男人解释,她大概猜到了什么。事实她从前也有过类似的碎片噩梦,每次都被惊吓而醒。

    原本还好为什么,现在终于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又没有什么事,你们太过紧张了。”裴施语毫不在意道,“因为这种事,故意瞒着我,未免太看不起我的承受能力了吧?”

    她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在遇到男人的时候,依然是完璧之身。也是说她并没有被人 ******* 虽然不小心受了伤,却不至于身心受损。

    不过可能当时的情形太过可怕,所以才会留下了阴影,让养父和男人如此担心。

    她从来没有见过封擎苍这个样子,他不管什么时候,总是一副强势和霸道的样子,世间一切好像都在掌握之。

    而现在的他,看起来有些迷茫又有些脆弱,哪里找到他现在的模样。

    连说话的语气、神态,和平时都有些不同。整个人都弱气了不少,让她好像看到了那个记忆深处的少年。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样的封擎苍或许有些幻灭。毕竟在所有人心里,这个男人都是无所不能的存在。他非常强大,甚至无懈可击。

    恐怕连他的敌人,都一时难以接受男人这副模样。

    可对于她来说,却觉得更加贴近他的心。不管多坚强厉害的人,总有柔软的一面。男人的外科钛合金钢还要坚硬,这个世界可能只有她才能穿过,看到他柔软的内心。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更加的亲密,谁也无法分开他们。

    封擎苍并没有解释,过去的已经成为了过去,他从来不会去做无用的纠结。

    之所以想要让她知道,不过是不想让彼此的感情有所缺失。

    那一段时光于他们而言非常的重要,他希望她能遇他一同尝和分享。虽然有不愉快,可是更多的是令人开心和愉悦的。

    等年纪大的时候,再拿出来细细回忆,也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

    且,这样一来,裴施语的心也更加踏实。

    “我当时的力量太弱,你爸爸担心我护不住你,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约定。”封擎苍解释道,“甜甜,对不起,我没有遵守我们的诺言。”

    ‘甜甜’两个字重重的砸在裴施语的心,让她整个人都恍惚了。

    她想起来了,记忆深处,有个青涩少年是这么叫她。那个少年每次叫她的时候,脸色总是带有一种淡淡的羞涩感。

    “甜甜?”裴施语目光呆滞,整个人有些楞然。

    “嗯,当时我是这么叫你的。”封擎苍再次将这个称呼叫出口,顿时有种别样的亲昵感。

    他很少叫她的名字,因为除了甜甜,他不想用任何名称替代她。

    “我为什么想不起从前的事呢。”裴施语有些懊恼道,她对男人有记忆,是他非常强大的时候。

    她很想要看一看,男人在弱势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

    而且,竟然会叫她甜甜?

    叫出这样名字的人,肯定和现在硬邦邦的不同,想到眼前这个硬朗的男人,也曾经有过嫩嫩的青葱模样,心底觉得有些痒痒。

    她很想要知道,男人那个样子时候的状态,是不是像现在一样冷硬?

    “会慢慢想起来的,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我们把那一年的缺失,在以后用百倍弥补回来。”封擎苍缓缓道,声音醇厚,话语里充满了宠溺。

    裴施语嘴角不由勾起一抹笑,全身放松的靠在他的怀里。

    她虽然起不起来从前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心底空缺的那一块,好像被弥补了一样,让她觉得整个人都完整了。

    “我们那时候是什么样子的?”裴施语好极了,她记得当初为什么去德国。

    当时因为养父把那条项链给她,被养母知道了,两人大吵了一架。在争执透露了她并不是亲生孩子的事实,这当时对她来说是极大的冲击。

    后来项链又被养母拿走,虽然只是暂时保管,可养父也觉得愧对于她。知道她心情不好,让她出国散散心,当时她选择的是德国那个不算很大的城市。

    她还清楚的记得到达那个城市的第一天,她走在王子花园里,看着异域风情的建筑,心的憋闷好像又散去不少。

    然后记忆在这里断,完全不记得后面发生的事。

    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国内,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可是心底一个声音告诉她,在德国有着让她怀念的东西。

    可是不管怎么想也想不出来,只有一些风土人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如果勉强,会疼痛欲裂。

    封擎苍想到当时的情景,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

    那是他人生最为落魄的时候,不堪回忆,又是最为宝贵的,非常的矛盾。

    “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啊?”裴施语好问道,都说她救了他,到底是怎么救的。

    第一次见面的情形是什么样子?

    原本还不觉得有何,越想越觉得很有意思。

    那可是两人初次见面啊,真的很想穿越回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场景。

    封擎苍的思绪也跑到了过去,想到那个场景,虽然自己狼狈不堪,却也忍不住微微勾起嘴角:

    “你是在路边捡到我的。”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