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8.第598章 这是我和你养父的约定-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598.第598章 这是我和你养父的约定

    “你其实并不是昏迷,而是失去了记忆。   ”

    这个消息直接把裴施语炸个不清,不可思议瞪着封擎苍。

    “你在跟我开玩笑?”

    她也想过自己会不会是失忆,可真的有人跟她说,尤其还是如此严肃的人,告诉她她曾经失过忆,简直觉得还要神。

    虽然电视剧里失忆梗已经烂大街,可是现实生活,这种事情是非常少的。若是真的有,基本都是要新闻的节奏。

    现在有人明摆着告诉她,你失过忆,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

    第一个反应,是觉得对方在开玩笑。

    若真的失忆,她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那些记忆碎片,会不会是失忆期间发生的事?

    可是为什么,养父会欺骗她呢?难道是间发生了什么事,养父不希望她知道,所以故意隐瞒。

    封擎苍看到她这个样子,明白她心底已经有所猜测和怀疑。

    “你养父确实是故意瞒着你的,因为害怕你会受伤,不想让你和我再牵扯。”

    听到这话,裴施语的表情再也绷不住了,瞪大眼一脸不可思议:“这到底是则么回事?”

    “你之所以受伤,并不是因为不小心,而是因为我。”

    封擎苍说这话的时候,冷峻的面容透着丝丝痛苦。那是他最不堪的回忆,每次想起来都恨不得撕碎时空的屏障,回到过去将一切扭转。

    那种无能为力现在还提醒着他,这也是他不允许自己成为弱者的缘故。

    他唯有登顶,才有资格让自己心爱的女人站在自己的身边。

    否则,像当年那样,即便拥有美好,也会护不住。

    一个个炸弹扔下来,把裴施语炸个不清,让她有些分不清孰是孰非。

    “你不会是弄错了吧?”裴施语颤颤开口。

    封擎苍并未回答,而是握住她的手,抬了起来,指着面的手链道:“这条手链,是我送给你的,面刻着c & amp ; amp ; y,c代表我的苍,y代表你的语。”

    “这,这不是我妈妈送给我的吗?!”裴施语直接懵了,可话刚落察觉到不对劲起来。

    这条手链施玲也见过,可是她并没有什么反应,当时她还觉得有些怪。

    心底有些黯然,难道妈妈已经忘了这条手链的事了吗。

    可是再想到她送给自己的宝石,还有那么多钱,想着兴许这个不值钱的手链也不太在意吧。

    她手的这条手链,虽然制作非常的精美,但是因为材料非常普通,所以并不值钱,只是较精致漂亮罢了。

    里面的字母,一直是她不明白的地方,却也没有太过在意,因为太简单,看着好像没有太多的意思。

    原来,竟然是男人送的。

    裴施语这时候不得不相信,男人说的是真的。

    自己真的曾经失忆,所以有时候才会觉得自己好像缺失了什么,总觉得整个人是不完整的。

    在深夜的时候,有时候会有个一个声音告诉她,她忘掉了一个重要的人。

    直到和男人正式在一起,那个声音才从脑子里消散,她也渐渐忘了这件事。

    怪不得,怪不得封擎苍很喜欢抚摸这条链子。

    尤其在床的时候,经常亲吻着她,每次深入都会抓着她的这边手腕。

    封擎苍抚摸着那条手链,眼底充满了回忆:“这条链子,是我们在一家小店看到的,你当时一眼看了,可是我们那时候根本买不起。”

    “然后呢?”裴施语好极了,很想要知道从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我们一起去打工给人端盘子,挣回来了。”封擎苍有些羞赧道,他也没有想到自己送出去的第一份礼物,竟然是由两个人一起打工赚取的。

    裴施语笑了起来:“你竟然也端过盘子?”

    “我那时候只想做一个流浪汉。”封擎苍笑了笑,当初他被绑架,其实有很大几率可以被救助。

    是他的那个好爸爸,恨不得自己回不去,激怒了匪徒,也不至于如此!

    虽然不至于把他给直接杀死,却把他丢到公海,若不是他命大,正好碰到一艘路过的船只,现在恐怕已经葬身大海。

    他以偷渡客的身份,在海外漂泊。当时伤透了心,不想回去那个家。

    整个人混混沌沌的活着,想不明白很多事,脑子一片混乱,理不清楚。

    如果不是这次经历让他认识了裴施语,那么他的那个好父亲,绝对不只是这个下场。

    他虽然答应了爷爷,可他想要折腾一个人,多的是手段,还做得冠冕堂皇,谁也说不出个不好来。

    也正是那个灰暗的时候,他遇到了裴施语。

    这个带给他光亮和希望的人,可偏偏,他却保护不了他,害她受那么多的委屈。

    裴施语明显感受到男人之前变得深沉,搂着她的胳膊变得更加强而有力,好像担心她会消失一般。

    这一次,她彻底相信了男人的话。

    脑子好像被撞了一下,虽然依然记不清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可那种熟悉感是骗不了人的。

    她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这是师炎说的,她必须要亲自问的缘故吗?

    嘴角不由微微翘起,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这真是……

    想到这段时间因为吃自己的醋而不开心,心底的那种感觉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如果当时我们认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来找我?”裴施语心底有些埋怨,如果早遇到男人,那么他们不会蹉跎这么多年。

    虽然现在的结果是好的,可是间那么长一段时间却是分开。

    而且她还曾经喜欢一个渣男,如果男人跟传说的一样,一直关注着她。那么他是如何看着她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的?

    很多事情不想则已,一想觉得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封擎苍脸色有些不自然,他们差一点要错过。

    其实两个人在那段时间,因为年纪都还小,所以更多的只是青涩的好感。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放手,才会看着她嫁给其他男人,没有阻拦。

    若是像现在的情愫,他不管什么约定,也一定要把这个女人栓在自己身边。

    他的语气十分低沉:“这是我和你养父的约定。”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