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7.第597章 坦白-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597.第597章 坦白

    “我什么时候连自己的醋都吃……等等,你说什么?!”

    裴施语的心跳得快极了,她是不是听错了什么?男人竟然说……

    这,这怎么可能?!

    封擎苍幽黑的眼底,只倒影着裴施语的身影,认真而深沉,声音低沉醇厚:“我的救命恩人,是你。”

    “这怎么可能?”裴施语心底一震,她完全没有任何印象什么时候救了男人。

    男人是不是弄错了?因为弄错,所以才会对她这么好。

    想到这里,裴施语微微颤了颤,如果男人知道他弄错了,会不会还像现在一样对自己?

    “你,你是不是弄错了?”裴施语嘴唇在颤抖着,好不容易在从唇间挤出几个字。

    她不敢想象若是男人知道自己弄错了,会变成什么样。在一刹那,她甚至想要隐瞒这个事实,可是她做不到。因为在意所以更加不敢埋下隐患,否则以后得知真相,反噬更加厉害。

    她也不想因为自己的自私,让自己在惶恐度日。

    更重要的是,她更愿意相信,男人对她的感情,并不是单纯基于所谓的安全。

    封擎苍看到她这个样子,明白她在想些什么,有些无奈又有些生气。

    “对我那么没有信心吗?”

    裴施语感受到他话语里的低落,连忙摇头解释:“我只是怕你会失望,我没有任何印象我们以前有交集。能让你记得那么深的,肯定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我不可能会忘记。”

    她的记性很不错,像男人这样优秀的人,她若是救助过肯定会有印象的。

    可是她完全不记得……

    不,不对,裴施语突然想到什么,坐直了身体,表情充满了疑惑。

    她还记得第一次看到男人,觉得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脑子里闪过一些抓不住的碎片,还有最开始和男人在一起的时候,脑子里经常会恍惚。她以为是自己的精神状况出现问题,后来去检查过一次,并没有什么大碍。

    后来跟男人正式在一起了,那种碎片逐渐的减少。

    是不是这其有什么联系?

    那些碎片太过真实,她虽然一直跟自己说只是幻觉,可潜意识里还是觉得是发生过的事,只是害怕被鉴定是精神分裂症,所以才有意识隐瞒。

    尤其看到顾老夫人之后,看到她也患有精神分裂症,更是觉得这是不是有些遗传。

    “想到什么了?”封擎苍搂住她的肩膀,亲吻她的额头,让她绷紧的身体缓和下来。

    这几个字,让裴施语整个人打了一个激灵,脑子变得有些迷糊起来。

    裴施语紧紧的盯着他,虽然对这张脸已经非常熟悉,依然想要从里面看出什么不同来。

    ……

    “苍哥哥,你为什么不回家?”

    “那里不欢迎我。”

    “为什么?你和我一样,也是捡来的吗?”

    “不是,我的妈妈死了,我爸爸娶了新的妻子,并且有了孩子。我成了多余的人,他们不欢迎我回去。”

    “对不起,触动你伤心事了。”

    “没关系。”

    “你不回去也没关系,你现在有我!我以后是你的家人,你也是我的家人,这样我们有新的家了!”

    “好。”

    “那我们拉钩。”

    ……

    一幕幕朦胧的场景在裴施语面前闪过,这次更加完整,甚至连台词都能听得清楚。

    这两个人让裴施语觉得熟悉极了,触动着心底最深处的那根弦。让她觉得有一种淡淡的温馨感,让人充满了回忆和憧憬。

    如同之前的那种感觉,像确实的记忆,被重新捡回来一样,让她觉得那么的熟悉。

    “你怎么了?”封擎苍感受到她的一样。

    裴施语回过神来,静静的看着他,想要从他的眼神看出什么。

    这双眼睛,很熟悉。

    是来自灵魂深处的熟悉,细想自己之前没有畏惧男人,正是因为这种熟悉感。她觉得他不会伤害她,所以下意识的会有一种亲近感。

    只是这种感觉很淡,随着时间的推移,因为彼此逐渐熟悉这话总感觉也被掩盖住了。

    现在回想,才发现自己无视了很多东西。

    “我们以前真的见过?”裴施语不知道为何,说这话的时候,微微颤抖着。

    “是。”封擎苍干脆应道。

    他要迎娶她,从前的承诺,现在已经失效。

    裴施语很想通过男人的面容,回想些什么,却总是想不出来。

    “为什么我完全不记得?我如果见过你,肯定会记得的。”

    这句话取悦了封擎苍,他摸了摸她的后脑勺:“你受过伤,不记得也是正常。”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气压明显低了下去,话语里透着隐忍和愧疚。

    当初的一幕幕依然深深的刻在脑海里,如果不是当初他的无能,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这也是他想要站在顶端的原因,如果自身不够强大,那么也无所谓幸福。

    因为在关键的时候,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

    “你知道我受过伤?”裴施语说完这话,又觉得多此一举,男人之前把她调查个底朝天,知道这些并不稀。

    封擎苍抓住她的手,幽黑的眼眸看着她:“你还记得是怎么受的伤吗?”

    “我自己不太记得了,我爸爸说我是摔跤磕到了。因为受伤很严重,差点变成植物人,所以混混沌沌的,休养了一年才醒过来。那一年发生的事,我都不太记得了。”

    裴施语回想那时候刚醒来的感觉,现在还觉得很神。

    她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时间已经推移到了一年之后,她当时差点以为自己穿越了。

    后来才知道自己因为受伤,失去了那一年的记忆。

    她刚开始总觉得心底空荡荡的,有一种不安全感,总觉得好像遗失了什么东西。

    医生和爸爸告诉她,这都是因为这一年混混沌沌的缘故,一年里没有任何记忆,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会觉得缺失了什么,这非常正常。

    有的人昏迷时间长了,甚至连说话都不会,如同孩子一样,一切都要重头开始学。

    封擎苍丢下一个重磅炸弹:“你其实并不是昏迷,而是失去了记忆。”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