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6.第596章 这个女人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596.第596章 这个女人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

    “还有什么闹不清楚的,现在赶紧问清楚,我给你一次机会,过期不候。 ”

    裴施语心底咯噔了一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这句话绝对不是随便说说,分明是话有话。她想到师炎来找她,跟她说的那些话。

    顿时明白了什么,那家伙肯定跟男人通气了。

    “你真的什么都会说?”裴施语问道。

    封擎苍扫了她一眼:“不是。”

    “……”某人不按理出牌,把裴施语给噎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话,那她是问还是不问?

    “你想问我这段时间准备了些什么,免谈。”封擎苍一脸严肃的开口,很是不近人情的模样。

    裴施语简直哭笑不得,恶狠狠的去捏了他的脸,知道男人故意拿自己开涮呢。

    “师炎说的是不是真的?”她眯着眼,一副逼问的模样。

    “说的什么?”男人老神在在。

    裴施语忍不住捏了他一把:“你还装,是你那个初恋情人啊!那个救过你性命,让你念念不忘一辈子的女人。”

    原本没觉得有什么,可裴施语越说越觉得嘴里泛酸。原来她没有想象的那么不在意,这也不怪她醋劲太大,实在是这种关系过于暧昧。

    若是那个女人回来找他,用恩情要挟两人在一起,男人会不会同意?

    虽然男人并不是那种可以威胁的人,可是这个女人太过特别,能让男人默默守候这么多年,说明在他的心是完全不同的。

    男人虽然对人情非常冷漠,对自己的父亲都可以痛下杀手,但是并不代表他真的冷血冷情。如果真的如此,也不会对她这么好。

    正是因为感情的缺失,才会让他对待自己认可的人,非常的不同。

    不仅仅是对她,对他的手下也同样如此。

    为什么那么多人对他忠诚,也是因为这一点。

    明明理智觉得不可能,可心底还是隐隐担忧。这大概是太过于在意对方的结果,难以控制自己的思绪。

    封擎苍的表情发生微妙的变化,没有之前那种放松的模样,抿着嘴看起来有些严肃。

    幽黑的眼底如同深潭,不知道里面到底藏了些什么。

    “你想知道?”

    裴施语看到他这副模样,心底顿时有些打鼓,不明白这是传递什么样的信息。

    她张了张口,又合,久久才开口道:“我其实也不是非知道不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没必要纠结着不放。”

    封擎苍静静的看着她,裴施语没一会低下了头,不敢和他对视。

    心底很是心虚,她也不想撒谎,可是……

    总之心底乱成一片,每次想起这件事,整个脑子跟浆糊似的。

    “并不是过去的事。”

    裴施语猛的抬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现在和从其那一样,我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她的关心。”封擎苍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微微往翘,带着一丝丝的雀跃和宠溺。

    裴施语的心底快酸成一团了,看到男人这个样子,整个人都好像被抽空了一样。

    “你这么惦记她?”

    “是。她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人,永远刻在我的心里。”封擎苍目光灼灼,整个人散发着异样的光芒。

    这是何等炽热的情绪,才会让男人如此。

    如此肉麻的话,裴施语以为只有自己能从男人口里听到,没有想到有朝一日竟然看到男人会形容其他女人。

    这也太扎心了!

    她知道不该问的,师炎这个坑货,亏她还帮他开解黄柔柔,说了一些对他有利的话。

    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坑自己!

    最脑残的还是自己,明明知道这种话题的结果,非要想不开去撞,这不是自寻烦恼吗。

    “你既然这么惦记,为什么不去追?为什么要缠着我啊!”裴施语再也忍不住,直接爆发了。

    只要真心爱对方,根本无法忍受这种事。

    管她什么救命恩人,现在这个男人是他的,不能惦记别的女人!

    “生气了?”封擎苍搂住她,在她的颈间蹭着。

    裴施语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她也知道自己很作,可此刻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你惦记别的女人,我不能生气吗?”

    “其他女人你确实有资格,也必须生气,这个不行。”

    裴施语不可思议的瞪了他一眼,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个女人对你来说这么重要吗?”

    “是。”封擎苍想都没想应道。

    裴施语顿时被堵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挣脱男人的怀抱,呼吸变得困难,心被狠狠绞了一样。

    不要生气,他已经是自己的了,而且他对自己什么样,自己不是最清楚吗。

    那个女人毕竟是他的救命恩人,没有她,自己也没有资格在这里抱怨,在这里被醋泡着、

    各种安慰的话闪过脑海里,可是一点用都没有,依然那么的难受。

    “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封擎苍原本还想逗她,可看她小脸煞白,顿时心疼不已。

    裴施语的眼眶顿时红了:“我怎么胡思乱想了,你都说得这么清楚了,我还能怎么办?”

    “你确定我说清楚了?”封擎苍将她搂入怀,裴施语想要挣脱,他霸道的搂进,不让她有机会睁开。

    “你还想说些什么?难道要说以后我得容忍一个女人分享我的男人嘛?”裴施语恼怒不已,说话都不经过大脑。

    一想到这种可能,裴施语差点没呕出血来。

    “我告诉你!不许!哪怕她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可以用各种方式报答,但是唯独把你送出去这一点不行!”

    裴施语直接吼了出来,说完这话,顿时觉得憋在胸口的郁气散去了不少。

    男人微微一怔,随即低沉的笑声在她的耳边响起。

    刚开始轻轻的,逐渐藏不住,变得越来越重,好像停不下来似的,心情非常的愉悦。

    “你笑什么啊!”裴施语恼怒不已,自己在这难过极了,难道他以为自己在表演吗?

    第一次发现男人也太不懂她的心了。

    男人收住笑,声音带着愉悦:“我在笑,你连自己都嫉妒,真是个小醋坛子。”

    裴施语顿时红了耳根,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失控,看他调侃的模样,恼怒辩解:“我什么时候连自己的醋都吃……等等,你说什么?!”

    本来自  http://vodt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