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4.第594章 因为做的少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594.第594章 因为做的少了

    “除了这个还有其他原因吗?”

    像裴施语这样的老太太见多了,解释道:“孩子也是个机缘,有的夫妻身体都没有问题,但是好几年后才有孩子,这种事并不稀。又或者,太过紧张和期待了,有时候也会影响受孕几率,这种事是急不来的。”

    裴施语听到这些,心底微微放下心来。

    她很喜欢孩子,还是非常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感觉这样一个家才完整。

    封擎苍和她一样,都没有真正的尝过家庭的感觉,他虽然没有像自己一样那么渴求一个家,可却也是缺失的。

    可是孩子这件事强求不得,只能慢慢再等了。

    她叹了一口气,道:“那有什么办法可以增加受孕的概率吗?”

    “两个人发生关系,尽量避开安全期,这样能够提高受孕的几率。不要乱吃药,可以调理自己的身体。”

    老太太将注意事项一一告知,裴施语全都认真记下,这才离开医院。

    这个结果谈不好还是坏,虽然证明了她的身体没有问题,可是却找不到增加受孕概率的方法。

    至于什么时候有孩子,依然是个未解之谜。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正准备走出医院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

    “你怎么在这?”裴施语诧异。

    来人正是封擎苍,他高大俊朗的身影一出现在门口,吸引了一群人的注意。

    这里是有名的贵族私人医院,出入的人大多非富即贵。再加封擎苍之前在露面,虽然不过是惊鸿一瞥,但是有心人都会知道。

    “这不是封氏的总裁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旁边那个是他的未婚妻,那个红绿教主吧?果然像传言里说的那样,好恩爱啊!”

    “他们是为了什么来医院?是谁生病了吗?”

    “我刚看到那个女的是从妇科那出来的,不会是怀孕了吧?”

    “……”

    一群人在那窃窃私语,却都不敢走近打招呼,各种猜测都有。

    “竟然瞒着我来医院?”封擎苍的语气明显有些不好。

    裴施语亲昵的挽着他的胳膊:“我能瞒得住你?”

    “知道好。”封擎苍冷哼道,完全不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过于霸道。

    “小萌还有柔柔都怀孕了,而我却没有任何动静,我想过来看看,是不是我身体有问题。”裴施语开口解释道,她现在知道自己身体没有问题,也没有那么忐忑了。

    封擎苍看了她一眼:“你这么想要孩子?”

    “当然,想到有个小团子身流着我们的血,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裴施语憧憬道,她第一个想到的事小核桃,可他和男人的关系实在不怎样,只能自己分享这种幻想。

    封擎苍原本对孩子并不热衷,觉得多了这么个小东西,影响二人世界。可听到这话倒是让他有了一点兴趣,两个人的爱情结晶,这么想确实挺不错。

    “似乎有点意思。”

    裴施语听到这话,有些哭笑不得,这种事竟然这样形容,也是没谁了。

    之前还以为男人安慰她,现在看来他确实没有这种想法。

    平常人家很多人都不理解,更别说家里有皇位继承的豪门世家出身了。男人还真是是个异类,世人传闻果然没有骗她。

    “你还真没有想过要孩子吗?”

    “我没必要骗。”封擎苍毫不在意道,“你不用去检查,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怀孕。”

    “为什么?”裴施语一脸期盼的望着他。

    封擎苍搂着她的腰,在她的耳边轻声开口:“因为做的少了。”

    暖暖的气息在耳边拂过,让人觉得痒痒的,裴施语听到内容顿时刷的一下脸红了。

    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很多人正在围观着他们!

    果然,男人这个动作,引来场不少人倒吸一口气。

    先不说他在传言里是多么的刻板冷酷,光看他的周身气质,已经足够震慑人的。即便不认识他的人,看到他整个人的气势,知道非富即贵,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性格看着也并不是那么好相处,属于高高在,睥睨天下的人。

    结果看到他对裴施语如此亲昵,纷纷惊叹不已。

    场有些人偷偷拿出手机,想要偷拍,却只能拍个背影。再想靠近拍正脸,被穿着黑西装的男人给拦住。

    裴施语没好气啐了他一口:“大庭广众之下胡说八道什么呢!”

    两个人天天厮磨在一起,有时候她都担心做多了伤肾,男人竟然还觉得不够!真是非人类。

    封擎苍轻轻笑了笑:“次数多了,弹率才高。”

    “少忽悠我,别以为我不知道,做多了也不好。”裴施语没好气冷哼。

    两个人正好走到门口的车门口,封擎苍将车门打开,为她护着头。

    这个动作又引来一行人的偷拍,因为拍不到正脸,所以黑衣保镖并没有前阻止。

    坐进车子里,封擎苍开口道:“孩子的事不要急。”

    “我知道,这种事也急不来。”裴施语叹道。

    其实她也没有那么急,毕竟现在没有正式结婚,而且现在还属于她事业的升期,有了孩子势必会印象工作。

    只是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怀孕,她跟男人在一起这么久,难免有些担心。

    “我也是担心自己身体有问题,毕竟我们在这么长时间,我又没有刻意避孕……”

    “有。”封擎苍直接打断她的话。

    裴施语怔了怔:“什么?”

    “我在避孕。”封擎苍道。

    “你是说,你在。

    避孕?”裴施语诧异极了,这件事她怎么不知道?

    而且,竟然是男人避孕,而且不是以保险套的方式……

    那只可能是吃药,药物避孕不管对于男女来说,对身体都是有损害的。

    “嗯。”封擎苍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一副不欲解释的样子。

    “为什么?”裴施语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心底的感觉,很多情况下,避孕都是女人的事,也因此受损的多是女人。

    尤其有的男人不喜欢戴套,说是隔了一层少了爽感度。这个观点裴施语也能理解,确实再薄的 *** 还是不同的。

    他们在一起没有避孕,是因为两个人是抱着在一起的心,所以裴施语觉得没有必要。

    其实答案裴施语心底非常清楚,可依然忍不住问道。

    封擎苍斜了她一眼,轻描淡写开口:“还不想要孩子,得先避孕,这不是常识吗?”

    本来自  http://vodt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