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所谓的救命恩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90章 所谓的救命恩人

    师炎想不明白,他找黄柔柔说话,黄柔柔却总要躲着他,让他摸不清她的想法。

    “你这意思是这些都应该怪她?”裴施语微微皱眉,如果他是以这种态度,那她更明白黄柔柔为什么会拒绝了。

    “我承认我当时错怪了她,所以故意的。不过我也很有诚意,被他几个哥哥揍了都没有还手。”师炎想起那天的场景,就觉得身上有些疼。

    他从小就是打架高手,还是第一次这么吃瘪。

    裴施语听到这话,顿时心软下来,更觉得师炎是个不错的人。

    别看师炎成天每个正形,可到底是大家族出身,背景强,能力也非常不错。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想要娶黄柔柔,但是诚意绝对是够的。

    即便是因为责任,可也给柔柔最大的尊敬,这对于师炎这样的天之骄子来说,非常的不易。

    毕竟这件事里,黄柔柔也不是完全的无辜。

    “柔柔是个善良的女孩,她不想你因为孩子而勉强你的意愿。”裴施语解释道,“也许你已经知道,她之前颓废了一段时间。就是因为不想纠缠你,又担心孩子的事让家里人知道,会对你做些什么,所以才会这么纠结和痛苦。”

    师炎怔了怔:“真的?”

    “当初就是我将她带离那个封闭的空间,否则,你的孩子现在估计已经没有了,她当时对我说了很多。”裴施语想想就觉得后怕,要是她再晚来几天,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黄柔柔从房间里走出来的第二天,黄家人就带她去检查。

    医生说她的状况并不好,这段时间都需要坐床养胎,不能劳动也不能情绪波动太大。

    师炎之所以会过来找裴施语,也是因为不敢再打扰黄柔柔的缘故。

    黄家人觉得他欺负了他们的孩子 \/ 妹妹,虽然赞同他和黄柔柔在一起,但是难以摆出一副好脸色。

    再加上想到,黄柔柔很可能嫁给这个男人,就觉得自己的宝贝被抢走了一样。

    之前打的那顿,其中一个因素还包括发泄一下自己妹妹被抢走的郁闷情绪。

    “这个傻丫头。”师炎轻轻叹了一口气,心底有些无奈又有些窃喜。

    心底深处好像被轻轻撩拨了一下,原本平静的湖面荡起一圈圈涟漪。

    “你真的想要娶她?”裴施语问道。

    “当然,她都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我不允许我的孩子是个私生子,在一个不健全的家庭长大。”师炎毫不犹豫的开口道。

    裴施语听到这话,心底微微一沉:“仅仅因为孩子?”

    “这个女人我才见过两面……”师炎坦承道。

    裴施语也知道感情的事不能勉强,虽然有一见钟情,可不能勉强所有人都如此。

    “柔柔是个善良的女孩,如果你是为了孩子娶她,那么大可不必。这样的理由,对她来说是一种伤害。她是一个对爱情很忠诚的人,不愿意貌合神离瞎凑合。”

    “如果你不喜欢她,我觉得你还是别勉强,不要害人害己。硬是把两个人拴在一起,多半是不会幸福的。”

    “我并没有勉强!”师炎铿锵有力开口,丝毫没有任何迟疑。

    裴施语微微诧异,认真的望着他的双眼。

    师炎的眼眸充满了闪耀的光芒,嘴角微微朝着右边翘起,整个人看着非常具有魅力,阳光中带着一抹淡淡的邪气。

    “我想我明白了,我会处理好的,谢谢你了。”

    “柔柔是个好女孩,你可别欺负她。”裴施语半开玩笑道。

    师炎理了理自己的西装外头,非常得意和自信道:“你就等着喝我们的喜酒吧!”

    “那就希望你早日成功,只要有诚意,并不是难事。”裴施语笑道,如果这两个真能成,绝对喜闻乐见。

    “嗯。这可是我的终身大事,我不会这么马虎。”师炎眼眸里充满了对未来的期盼。

    裴施语没有想到,短短两天,就发生这么戏剧性的变化,很是为黄柔柔感到高兴。

    想到卫小萌,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上次联系,虽然明显感受到她心境比之前更加开阔,可一想到她独自一个人被迫在外头漂泊,就忍不住叹气。

    “对了,嫂子。”师炎正打算离开,又转过头来。

    裴施语收回思绪:“怎么?”

    “之前我跟你说过,我大哥以前有个很喜欢的人呢,你还记得吗?”师炎突然开口道。

    裴施语听到这话,心底没来由的咯噔了一下。

    这是她心底的一根刺,虽然并不影响什么,但是每次听到难免会有些不舒服。

    “怎么了?难道……她出现了?”

    说这话的时候,裴施语明显觉得咬字困难。

    明明很相信男人,可是唯独这个女人,让她充满了危机感。

    师炎抿了抿嘴,微微皱眉道:“她一直都在这里,大哥一直在关注着他,这些年从来没有放弃过打探她的消息。”

    裴施语听到这话,顿时觉得心底一凉。

    别紧张,这并不代表什么!

    他对自己什么感觉,她还不知道吗。他对她不过是感激罢了,如果真的有什么,她也不会有机会。

    这么一想,她顿时觉得心底平静了不少。

    其实谁没有过去,不用在意那么多,只要现在彼此相爱,那么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她毕竟是你大哥的救命恩人,多关心一点,是应该的。”

    师炎静静的看了她一眼:“你真的不在乎?”

    “在乎什么?”裴施语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实际上心情糟糕极了。

    不管哪个女人,都难以容忍自己心爱的人心底还惦记着别的女人。

    哪怕知道没有什么,心底也很是不痛快。

    “嫂子果然不是一般人,就是明事理!”师炎笑了笑:翘起了大拇指。

    裴施语眯了眯眼:“你突然跟我说这些做什么?不过是故意想要刺激我吧?”

    “嫂子,你也把我想的太坏了吧!”师炎大喊冤枉。

    裴施语冷哼,直接丢了他一个白眼。

    师炎摸了摸鼻子,道:“这件事,我建议你最好亲自跟我大哥问清楚,相信我,非常值得去问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