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你离过婚?!-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9章 你离过婚?!

    手快之人正是深渊大神,余问渊。

    他身穿白色中式休闲服,样式宽松、材质飘逸,颇有魏晋之风流。

    优雅的盛汤,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浓浓的名士风范。

    一口下去,唇齿留香,眯了眯眼,感受这汤带给的美妙感。

    “汤汁充满了植物最纯真的味道,有中药厚重的底蕴,清甜爽口,绝妙至极,上上品。”

    这夸得也忒厉害了吧!

    裴施语被惊到了。

    她的煲汤的手艺一向很好,加了红珠水更是发挥到了极致。叶沛灵每次也会不要钱似的夸,可从余问渊嘴里听到这些话,非常难得。

    “深渊都说好,肯定错不了。”方轩也蠢蠢欲动起来,完全忘了之前说过的话。

    刘哲的目光变得跟饿狼似的:“深渊可是连米其林都能挑出一堆刺的,这味道有多好,才能被这么夸。”

    余问渊不仅仅是畅销书作家,还曾匿名担任美食杂志的评论员。

    在没有爆出他真实身份的时候,他作为美食评论员在业界已经很有名气。

    只要是能被他夸赞的餐馆,最后都会爆红。

    有人曾想出高价邀请他做托,他全都没有答应,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这也使得他的推荐非常靠谱,让他更有名气。

    后来知道他就是深渊,信服的人更多了。

    现在只要是对自家餐馆充满信心的,都会邀请他去品尝一二。若是能被夸一句,财源滚滚挡都挡不住。

    当然,也要做好被骂的准备。

    深渊毒舌起来,那也是非常可怕的。毫不留情,针针见血,那家餐厅将会因此失去大量客源。

    被挤在外面的安慕容不痛快了,直接把刘哲和方轩给扒拉开,毫不客气的从深渊手里抢过保温壶。

    “你们凑什么热闹啊,这是施语煲给我的。老板,就算是你也不能抢。”

    工作的时候余问渊很可怕,闲暇时是个非常和善的人。

    “这是施语熬的?”余问渊有些诧异,他还真没看出裴施语有这本事。

    会料理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可能做到这个地步,就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了。

    厨艺也需要天赋,还需要后天的努力,才能做到极致。

    刘哲调侃道:“连英明神武的深渊大神,都犯了以貌取人的错误。”

    “是我肤浅了。”余问渊略带歉意笑道。。

    “我们家施语就是这么的美丽动人,温柔贤惠。”

    安慕容把保温壶护在怀里,谁都不让动,语气十分得意。

    “慕容,好东西要分享。”

    余问渊嘴角微微往上翘,声音低沉温和,如春风般和熙。

    其意不言而喻。

    面对美食的余问渊,和平时以及工作状态的时候,完全不同。

    “这还真不行,这是施语专门给我熬的汤,其他人喝不了。”安慕容毫不犹豫的拒绝。

    裴施语也笑道:“这汤更适合女性,下次我再给你们熬适合男性的汤吧。”

    “别别。”方轩连忙拒绝。

    “真要那样,我们出门可真要被套麻袋了。自从你来了之后,都不知道多少人到我这打听你了。我要是单身狗就算了,有女朋友还敢让美女熬汤,会被人活活掐死的。”

    刘哲也在那感叹:“美食虽好,命更重要啊。”

    两人的话让裴施语有些别扭,自从饮用了红珠水,变得漂亮之后,她收获了很多的赞扬。

    她现在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羞得满脸通红,可是依然会觉得难为情。

    “哪有这么严重,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这下就连余问渊也笑了起来:“你还真是有美女的脸,没有美女的心啊。”

    看到她一脸不解,安慕容为她解释。

    “你要真这么做,我保证不出明天,你的绯闻就要满天飞了。传到你这的时候,估计已经变成你和办公室甚至整栋楼男性有染……”

    ……

    “至于吗?”

    “至于!”办公室其他成员异口同声。

    一群人顿时笑了起来。

    自从被这些人接受之后,裴施语真正体会到了有一份工作,有同事的上班乐趣。

    时不时被当做没有恶意的玩笑对象,都让人觉得很有意思,很温暖。

    安慕容开始享用独有的养生汤,其他人干瞪眼也没有办法。

    “小语,你的手艺真是太好了!”安慕容喝下一口汤,眼睛都亮了起来。

    能让深渊大神这么刁的嘴,称赞的玩意,味道果然美极了!

    方轩受不了道:“能不能照顾一下我们这种无福享受的男同胞?”

    “慕容,你实在不想喝,我不介意今天替你效劳。”刘哲搓着手一脸期待。

    安慕容没理会他们,由衷赞称赞:

    “施语,谁娶了你真的是上辈子拯救了全宇宙啊。长得漂亮,工作有能力,还是贤妻良母型,你前夫是多想不开才会……”

    说到一半,安慕容顿时卡壳,一脸懊恼的暗地掐了自己一下。

    她这张嘴怎么就是藏不住话,这是能说出来的吗!

    “施语,对不起,我……哎,我这张嘴怎么就没个把门的!”

    方轩和刘哲也都沉默了,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明显没有想到裴施语竟然结过婚不说还离了婚。

    “没事,这又不是什么说不得的。我入职的时候,入职表都写着离异呢。”

    入职表的个人信息属于个人**,出版社隶属于封氏,因此保密工作还是做得很不错的。

    裴施语笑道,并不觉得说出来有什么大不了。确实发生过的事,说出来也无所谓。

    当初隐婚是逼不得已,现在她没有这层顾虑。

    这种事如果被迫爆出来,反而还让人增加恶感,以为她故装不谙世事的少女,何苦来哉。

    昨天乔祁的表现,让她觉得和他的纠缠恐怕没完。

    谁知道对方会做什么。

    与其到时候尴尬的解释,不如趁着现在让大家知晓。

    “施语,你真结过婚?”方轩看她确实不在意,忍不住出声确认。

    裴施语无所谓笑道:“是啊,不过已经离了。”

    余问渊也停下手边的事,看了过来。

    刘哲和方轩面面相觑,看到对方的眼睛,瞬间明白了彼此在想些什么。

    握拳将手放在唇边,刘哲轻轻咳了一声,目光闪烁:“你……结了就离了吧?”

    她听得莫名其妙。

    “什么意思?”

    刘哲干笑:“就是,你结婚时间肯定比较短吧。我们觉得你身上还有那种少女的气息,根本不像结过婚的。”

    “是在夸我年轻嘛?你们猜错了,我结了好几年呢。”

    两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干笑起来。

    瞬间明白裴施语为什么离婚了,并深表同情,一致认为离得好。

    裴施语只以为他们把她看做是自己人,所以都站在她这边,完全不知道其实压根不是那回事。

    作为资深老司机,他们能看出她根本没有经历过情事。

    结婚好几年还是个处,呵呵呵……

    每天面对个美女,还是自己老婆,还能坐怀不乱,不是那啥有问题,就是见了鬼了。

    “你们阴阳怪气的干嘛呢?”安慕容乜斜着眼。

    “没事,没事。你快点喝汤,开始工作了,这么大的味道让人怎么能安心做事。”

    刘哲嘻嘻哈哈把话题带走,装模作样的开始忙碌起来。

    安慕容并未察觉什么,嗤了他一声,便好心情的开始享受自己的爱心汤。

    裴施语则在暗中,悄悄观察她的变化。

    (新书还是小幼苗,希望大家能多支持,多投推荐票。女主跟男主很快就要擦出火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