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解不开的绳-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84章 解不开的绳

    “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怪不得别人。”

    裴施语不赞成的摇头:“不要把所有责任都放在自己身上,师炎也做得不对。他既然还记得换房间,说明意识在那时候还是清醒的。不管什么缘故,发生这样的事,他就不是完全无辜。”

    “他让我离开,我,我没有……”黄柔柔羞愧极了,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是这样的人。

    现在回想,还觉得当时像一场梦一样。

    当时男人难受极了,她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以为他犯病,哪里敢离开。可后来发现他的异样,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时脑晕,半推半就留跟他上了床。

    她自己第二天醒过来也被吓了一跳,明明平时她连多看他一眼,都会羞得脸红得滴血。可是那天跟着了魔一样,不管不顾,简直跟鬼附身一样。

    大约是那天晚上太多人看到她,都露出惊艳的样子,完全想不到她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和传言中的可怕模样,完全不同。

    追捧,让她一时迷失了,以为自己变成了万人迷,才会以为男人也会喜欢她。实际上,不过是解药罢了。

    是她自己不自尊自爱,又能怪谁呢。

    裴施语心底暗暗叹了一口气,这种事还真不好评判什么。

    只能说冲动的惩罚。

    “师炎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后来发生了这么多事,他肯定会明白你是无辜的。他们要设计的是我和他,你不过是凑巧遇见罢了。”裴施语安慰道。

    “可我不自重,却是板上钉钉的。”黄柔柔却摇了摇头,随即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脸怅然。

    “尤其现在我还怀了孩子,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黄柔柔的眼泪又落了下来,原本以为自己的脸好了,就可以鼓起勇气的去跟他表白。

    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他怎么可能会相信她?

    她喜欢师炎很多年,很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

    他在外面好似很风流,实际上心底明白着呢。他身边的莺莺燕燕,都不过是调剂品,他想要携手度过一生的人,必须是自重单纯的。

    “别想得那么糟糕,误解总是能化解的。你是个好姑娘,他会明白的。”裴施语递给她纸巾,安慰道。

    “我家人要是知道我怀孕,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很疼我,肯定会找他算账的。”黄柔柔烦躁极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家人很疼她,容不得她受一点委屈。

    如果知道师炎让她未婚先孕,肯定先一拳过去再说,且还会逼着师炎娶她。

    想到未来会发生的事,她就觉得可怕极了。

    “他们很关心你,希望你能得到快乐,不会那么冲动的。”

    黄柔柔摇了摇头,一脸苦恼道:“你不知道,我是我们家族唯一的一个女孩。以前我在学校,不过是被人用篮球不小心砸到,结果我哥就带着我堂哥表哥一起把人给打了……”

    “呃……”

    裴施语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却也更加明白,为什么向晓月委托她治好黄柔柔的脸,整个黄家对向晓月就有了极大改观原因。

    依照她对师炎的了解,真要遇到这种事,还真是会坏菜。

    他非常讨厌被人威胁,也因为如此,才会离开师家,堂堂一个大少爷来给封擎苍打下手。

    自家公司不去继承,过来在封擎苍手底下混。

    黄柔柔虽然跟名字一样柔弱如水,却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姑娘,因为早就预料到未来,所以才会如此纠结。

    “你对这个孩子……是怎么想的?”裴施语试探道。

    黄柔柔想都没想直接道:“我不会放弃这个孩子的!”

    “那你现在就要坚强起来,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会影响胎儿的生长的。”裴施语说道这个,不由想起小萌肚子里的孩子。

    “我有一个朋友,和你一样遇到了不开心的事,混混沌沌的过了一阵,结果……不小心孩子没有了。”

    裴施语的心情也变得低落起来,卫小萌现在之所以这么痛苦,也是因为在责怪自己。

    如果当初她不那么放纵自己,身体没有那么糟糕,也不至于让孩子这么脆弱。

    黄柔柔大惊失色,明显被吓到了。

    她这段时间沉浸在痛苦之中,完全没有去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忘了要照顾肚子里的孩子。

    “我,我……”

    “你别紧张,放松,来跟我呼吸。”裴施语让她跟着自己吸气和呼气。

    黄柔柔好一会才缓和过来,一脸紧张道:“我的孩子不会有事吧?”

    “你好好养着,就不会有事。如果不放心,可以去找医生看看。”裴施语安抚道。

    黄柔柔一脸愧疚的望着自己的肚子:“对不起宝宝,妈妈错了,妈妈不应该这样,妈妈以后会坚强起来,会好好把你养大的。”

    裴施语见到她这样,忍不住感叹一句,为母则刚。

    “裴姐姐,谢谢你。”黄柔柔平和下来之后,十分感激道。

    如果不是裴施语的到来,提醒了她孩子是脆弱的存在,她继续这么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悔莫及的话。

    裴施语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管什么困难都会过去的,你现在不要多想,只需要好好养孩子就好。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开口,我帮你跟家人说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