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算不清的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83章 算不清的帐

    “我,我好像怀孕了。”

    裴施语听到这话,表情再也绷不住,一脸诧异。

    “裴姐姐,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我想留下这个孩子,可是如果他知道,肯定更加以为是我故意设计他的!他会更加看不起我,我努力了那么久,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对我!”

    黄柔柔痛苦不已:越说越难过,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事情没有坏到这个地步,你只要做好自己,就不用担心他会误会。如果他还是误解,那么是他不好,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留恋。”

    “不!他是好的!”黄柔柔连忙反驳,不允许别人说那个人的坏话。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那天确实也动了不好的心思,所以才让事情变成这样。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受不了那个诱惑,可能也想着兴许能借这个机会留在他的身边……”

    黄柔柔的眼泪跟珠子一样,一颗颗掉下来,怎么止都止不住。

    这也是她最无法想得明白的地方,原本这一切可以不发生,男人虽然中了药却没有到迷失的地步。

    是她受不了诱惑,想要跟进一步接近男人,鬼使神差的顺水推舟跟他滚了床单。

    直到现在她都无法理解她当时怎么了,怎么可以这么没有理智。

    从小家里人就教她要自尊自爱,可是那天她什么都忘了,只想投入他的怀抱,想要跟他更加亲近。

    甚至——也曾想过利用这次关系,一辈子守在男人身边。

    他识破了自己那点小伎俩,更加认为所有一切是她的设计。等她反应过来,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她只能大方的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潇洒的离开,可是她高估了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这么潇洒的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好不容易变得可以去见他,因为一念之差,让他们距离更远。

    尤其现在竟然还怀孕了,更是让她不知所措。

    如果去告诉他,更加坐实了自己居心叵测。

    依照家人的态度,肯定会逼着他娶了自己,不会让自己做个未婚妈妈。

    而她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爸爸,被人耻笑。

    可是,她还记得他那时候的眼神,如此不屑和一副看穿她心思的样子。如果她真的说出真相,那么恐怕这辈子都会被他瞧不起。

    她比任何人都明白,如果得不到对方的心,要勉强在一起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周围很多例子,都证明了这个观点。

    她不想自我折磨,也不想让他看轻,可是偏偏在她快要走出阴霾的时候,有了这个来得不是时候的孩子。

    她彻底崩溃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把自己关起来,浑浑噩噩度日,好像这样就能忘记一切烦恼一样。

    原本以为治好脸,就能获得重生,原来一切不过是一厢情愿。

    裴施语根据她的只字片语,大概猜到了怎么一回事。

    眉头微微皱起,她没有想到会这么复杂。原本还以为她是被人欺负,可怕的回忆让她不愿意面对这个世界和家人。

    没有想到里面竟然藏着这么一个故事,黄柔柔本来就很不自信。因为自己的脸,很害怕被人嘲讽。

    现在遇到这种事,而且听这个样子,那个男人还是她心中喜欢的人。更是不愿意对方看轻自己,也因此更加痛苦。

    黄柔柔虽然也许并不是完全无辜,毕竟她当时是清醒的,而且听样子是可以离开。

    可是一时鬼迷心窍,做了错事。

    如果是厚脸皮的女人,恐怕还会沾沾自喜,觉得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黄柔柔不是这样的人,所以更加痛苦。

    “那个人是不是师炎?”裴施语突然开口道。

    黄柔柔吓了一跳,眼睛瞪得圆鼓鼓的:“你,你怎么知道……对,对了,他,他是封氏的人。是不是,是不是他说了什么?”

    黄柔柔整个人变得有些癫狂起来,浑身在颤抖着,被冲击得难以承受。

    还真的是师炎!

    裴施语诧异不已,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内心的感受。她刚才也不过是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什么,然后才随口提起。

    没有想到还真给猜中了,除了感叹这个世界真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别紧张,我是自己猜到的。”裴施语安抚道。

    黄柔柔却是不信,那天宴会有这么多人,她怎么会知道?

    肯定是师炎说了什么,所以她才会知道,所以才会过来看看。黄柔柔急得脸色发白,整个人好像要厥过去了一样。呼吸变得困难,眼睛瞪得圆圆的,表情僵硬。

    裴施语看她这样,心里也吓了一跳:“别急,我没有骗你,真的是我猜到的,说起来这件事恐怕跟我有那么一点关系。”

    黄柔柔听到这话,微微有些诧异,随即又觉得肯定是裴施语为了安慰她,才故意这么说的。

    “你不用骗我了,你告诉我,他是怎么说的?是不是觉得我很无耻,趁人之危?”黄柔柔绝望极了。

    豪门之家从不乏这种利用手段逼婚的,极少有幸福的。

    她从前非常的唾弃,觉得爱一个人不应该自私,不应该用这些去要挟。心灵的契合才是最重要的,否则宁可不要拥有。

    曾经,还跟自己的朋友争吵过,没有想到打脸来得这么快,自己就是那种她最不齿的人。

    “我没有必要骗你,说实话刚才我猜出来也不过是因为正好有些事凑巧碰一起,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裴施语没有隐瞒,将那天发生的事一一道来,包括谢苒想要害她的事。

    这些对外是没有宣传的,倒不是为了给谢苒最后脸面,只是觉得这种事又不是什么好事,不值得到处嚷嚷。

    到时候还把她牵扯进去,反倒是麻烦。

    只要谢苒受到应有的惩罚,这就已经足够了。

    “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黄柔柔气愤极了,一时之间忘了自己的事。

    裴施语叹道:“是啊,不过她现在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只是……连累了你。”

    黄柔柔这段时间魂不守舍,也就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事,听到谢苒受到惩罚,心底的愤怒才平缓了不少。

    可是却让她心底更难受,怪不得那个男人会怀疑她,这一切确实太过凑巧了。

    原本一切可以澄清,是她没有抵住诱惑:“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怪不得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