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黄柔柔怀孕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82章 黄柔柔怀孕了

    “所以我很羡慕你有这么关心你的家人,所以我想要过来看看,感受一个真正的家是什么样的。”

    黄柔柔以为自己触动了裴施语的伤心事,有些不知所措道:“抱歉,我……”

    “不用跟我说抱歉,这些并不是你造成的。”裴施语拍了拍她的手笑道。

    “我跟你说这些,只是希望你能明白,你的家人很关心你。他们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或许不能感同身受,可那份担心却不会比你现在的心情好多少。”

    黄柔柔的眼睛红得更加厉害,声音变得哽咽起来:“是我不好,让他们担心了。”

    她何尝不知道家人是多么的担忧,可是她现在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只想一个人待着,谁也不见。仿佛这样逃避,就可以忘掉一切不开心的事。

    如果不是裴施语的到来,她现在还想继续沉浸在那种浑浑噩噩之中,仿佛那个样子就可以忘掉不开心的过往。

    裴施语看到她这个样子,轻轻叹了一口气,轻声道:“所谓家人,就是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会站在你的身边呵护着你。如果这件事你自己抗不了,不妨说出来让大家帮你出出主意。”

    “我,我……”黄柔柔的眼眸里充满了纠结的慌乱,不停的抠着手指,皱着眉头一副痛苦的样子。

    “如果你不想让他们知道,你可以跟我说。我虽然不一定能帮你解决问题,但是可以做你的树洞。”

    黄柔柔抿了抿嘴,眼睛红得更加厉害,想要张口,可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裴施语并不着急,也没有追问,而是转移话题道:“我要拍电影的事你知道吧?”

    “嗯。”黄柔柔不知道为什么话题突然跳到这里,却乖巧的应着,想到在粉丝群里大家的讨论,忍不住开口。

    “我们这些粉丝都非常期待,很多人说到时候会冲着你去看这部电影。”

    裴施语笑了笑:“听到这些话,我的压力更加大了。”

    “啊?”黄柔柔没有想到自己的话,会带给裴施语这样的效果,心底顿时有些着急,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说实话,我一点信心都没有。”

    黄柔柔连忙鼓励道:“你一定可以的,你这么聪明能干,而且王导这么会调教人,你肯定会演得非常好的,不用担心!”

    “你们真的这么认为?”裴施语认真的看着她。

    黄柔柔连忙点头,之前的伤心难过都散去了不少,不停的给她说起自己以及粉丝们的分析,给她加油打气。

    “你不用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你是新人,大家都会比较宽容。”黄柔柔认真极了,生怕裴施语会退缩。

    看着她渐渐忘记了自己的事,而是为她操心,裴施语的笑意更加真诚。

    这个女孩非常的善良和单纯,如果不能带着她走出阴霾,那么她这个偶像就太不称职了。

    “听了你这么说,我没有那么担心了。现在关注我的人太多了,让我很担心弄砸了,被大家所嘲讽。”

    黄柔柔听她这么说,不停的给她打气。

    “你不用想那么多,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

    裴施语望着她:“真的?”

    黄柔柔忙不迭的点头,裴施语顿时笑了起来。

    “谢谢你,说出来我心情好多了。”

    “能帮到你,我也很开心。”黄柔柔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裴施语感叹道:“很多事情说出来,就没有那么难受了,有人开解甚至觉得也没有什么。一个人闷着,就容易胡思乱想。”

    “恩,恩,是这样的……”黄柔柔说到一半,顿住了,诧异的望向裴施语,顿时明白裴施语绕这么大个弯子说这些事,到底是因为什么。

    裴施语朝着她笑一笑,握着她的手,拍了拍道:“你如果信任我,我愿意做你的树洞。”

    “我,我……”黄柔柔的眼神有些慌乱,却没有刚才那样疏离。

    经过方才那么打岔,她没有再像之前一样过度沉浸在悲伤之中,整个人清醒了不少,看起来没有那么颓废。

    裴施语I依然不急着催,只是静静的这么看着她,坐在一旁等待着。

    “裴姐姐……我,我能这么叫你吗?”黄柔柔有些犹豫道。

    裴施语笑着点头:“当然。”

    “裴姐姐,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黄柔柔哇的一下哭了出来,直接扑在她的怀里,毫无预警的嚎嚎大哭。

    裴施语并不意外的搂着她,为她顺背:“告诉我好不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能说。”黄柔柔哭着道,整个人伤心欲绝,想到那个人冷漠的眼神,她就觉得难受极了,全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走了一样。

    “别急,轻轻的闭上眼睛,什么都会过去的。”裴施语微微皱眉,语气依然平稳,不让她感受到有任何异样。

    “想象我们现在在郊外,蓝天白云,小溪潺潺,脚下踩着青草地,闻着属于大自然的庆祥……”

    她的声音非常轻柔,黄柔柔不知不觉放松了紧绷的身体,配合她的话闭上了眼睛,去感受那份安宁。

    “是那个人威胁你吗?”

    “不是!”黄柔柔下意识反驳。

    “不要急着睁眼。”裴施语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待她的气息平稳,又问道:“那是为什么?”

    “我只是不想这件事变得复杂,不想让他真的以为我是那种人。”黄柔柔的话语里透着委屈,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

    “那种人?”裴施语微微有些诧异。

    “我真的不是那种人,我没有设计他,他为什么不相信我?!”黄柔柔越想越觉得委屈,忍不住哭泣起来。

    “我是很喜欢他,但是我真的没有想过要用手段,我,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裴施语听到这些,更是诧异极了,看来事实跟她们想的完全不一样。

    黄柔柔确实应该是被人欺负了,可是这种欺负并不是他们以为的那样。

    也不知道该庆幸还是难过,她尝试诱导:“他是谁?”

    “我不能说!”黄柔柔立马警惕了起来。

    裴施语怕她脱离这种状态,连忙安抚:“乖,不想说就不说,没人会逼你。”

    听到这话,黄柔柔才微微放松。

    “你现在担忧什么?”

    黄柔柔顿住了,她睁开眼,脱离了裴施语的怀抱,终于忍不住将压在心底的事道出。

    “我,我好像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