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风流是男人的通病-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73章 风流是男人的通病

    谢苒穿着宽松的过膝长裙,裙子是比较宽大的款式,料子是非常透气的亚麻质地。和之前的奢华风格完全不同,是典型的文艺复古风,走的是清新自然路线。

    她今天只是略施粉黛,身上一件首饰都没有,脚上还踩着平地鞋。

    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温和,没有平时的锐利。

    她非常从容的站在摄像头面前,进行着各项检查以准备开始进行DNA测试。不骄不躁,也没有刻意的想要凹造型,也没有多说些什么,来刷自己的存在感。

    虽然做的事非常的具有争议和高调,可在镜头面前举止得体,看起来既美丽又带着大家闺秀的温婉贤淑,拉了不少围观群众的好感。

    “我觉得这个女人看着也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人,肯定是因为被逼急了,没有办法才会做出这样的事。”

    “是啊,听说她是国外名牌大学毕业,是个非常有学识和涵养的人,并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泼妇。”

    “这件事肯定有内情,没有想到封大总裁竟然是这样的人,亏我之前还把他当做男神。原来这边秀恩爱,那边却泡另一个女人,真是太恶心了。”

    “这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只要有钱有权,什么样的女人不能得到。你看绿教主自己也很厉害,不仅漂亮还有才,现在还被王北川导演看上。可惜这些有钱人不知道珍惜,成天胡搞乱搞。”

    “这些女人都是爱慕虚荣,否则怎么可以忍受和别人共享一个男人?”

    “要我说还是我们这种普通男人靠谱,跟这种有钱人只有悲剧的份!”

    “我倒是觉得三个人都不是什么好货,闹这么难看,简直笑死了!”

    直播弹幕说什么的都有,谢苒都是一副笑语晏晏的模样,并不在乎外界怎么想。

    她今天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来的,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她就已经打算死扛到底。

    无论如何,她都要拼一拼,她无法忍受自己要搬到一个狭小的屋子里,每天为那点柴米油盐酱醋茶所劳累。

    她是天生的公主,就应该住在城堡里,而不是像平民一样,成天为那点小钱而纠结。

    这段时间她尝遍了人间冷暖,从前那些所谓的小姐妹,还有围在她身边的追求者。一看到他们家倒霉了,不仅没有扶一把,甚至还要上前踩一脚!

    从前的闺蜜要么避而不见,要么见到狠狠的嘲讽着。

    而那些从前的追求者,以前她根本瞧不上,现在竟然敢蹬鼻子上脸,说要包养她而不是娶她!

    她谢苒什么时候沦落到这种境地,她不甘心,她一定要翻身,让所有踩在她身上的人瞧瞧,她谢苒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倒的。

    所以,她不顾家人的反对,走向这一条路。不管未来如何,她都不会后悔。

    至少她努力过!

    “谢小姐,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闻风而来的记者围着她,闪光灯闪个不同。

    谢苒微微一笑,心底并不喜欢这种被当做猴子一样看的场景,可是面上却没有半点表现出来。

    她现在没有那么多机会选择,必须学会向现实低头。

    “我说过,我只是为了让封总高抬贵手,看在孩子的份上,给我们母子一点生存的空间。我并不奢求什么,也不想要破坏他和未婚妻之间的关系,只是想让他知道真相。”谢苒露出惨淡一笑,看起来既坚强又可怜。

    这种样子最容易让人触动,过于柔弱,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容易被人误解成为白莲花。过于强硬和坚强,又让人无视了她受到的伤害。

    而这种不自怜自哀,任何困境都能微笑面对的模样,最容易触动人心。

    “那你为什么不当面跟他说,非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又有记者提问。

    谢苒听到这话,露出纠结的表情:“我,我也是没办法……”

    然后不再继续说下去,引来众人的无限遐想。

    大家不由把苗头都冲向了封擎苍,纷纷讨伐这个渣男,声称看错他了。

    “之前竟然还有人传他是性冷淡,呵呵,分明也是个管不住下半身的。这样就算了,竟然还这么不负责任。”

    “就是,风流是男人的通病,可如果不负责任,那就是下流!这种人掌管的公司,还能值得信赖吗?”

    “抵制封氏产品,使用他们公司的产品,等于给这个男人送钱,给这个男人送钱等于他把你的女神们都给泡走,留下的不是丑拒就是黑木耳!”

    网上一群人全那开骂,宣泄着自己的不满,尤其一些仇富的人得到了一个发泄口,各种谩骂,很多条弹幕都被屏蔽了。

    现场大家听到这样的话,有不怕死的人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封总裁要挟你,不愿意对你负责?”

    “当然不是!”谢苒想都没想直接否定,“他是一个很绅士的人,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也是一场意外。如果不是我意外怀孕,我都不会告诉他事情真相。对我而言,看到他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谢苒说这句话的时候,双眼里透着崇拜。

    她这个样子,让人有些看不明白了。

    “那你说没有办法,是因为什么?”

    谢苒面露难色,沉吟了许久,才含含糊糊的开口道:“很抱歉,我今天的目的只是想证明我并没有撒谎,至于其他的事我不想多说。虽然有人伤害我,但是我并不希望自己的言语伤害到别人。对自己最大的宠爱,就是对别人的宽恕。”

    话一落又引来一片猜疑,这句话听起来十分豁达,可句句充满了指向。

    分明在暗示,有人害了她,她不想要追究所以不想提起这件事,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偏偏她又是一副无辜的样子,让很多吃瓜群众觉得她是善良的,宁可自己受委屈,也不想伤害别人。

    整件事如此简单,稍加动脑就明白,她指的不是别人,正是裴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