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我,谢苒,怀了封擎苍的孩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70章 我,谢苒,怀了封擎苍的孩子!

    裴施语诧异:“怎么回事?”

    “我要是知道就不会问你了。”向晓月摇头道,“这段时间她一直郁郁寡欢,我未来婆婆说,我带回去的产品,她都没有那么热衷了。全家为她操碎了心,可是想问她发生什么事,却死活撬不开嘴。”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除了这个,裴施语不知道还有别的什么理由。

    话虽然说得隐晦,可是大家都心知肚明。

    一个女孩子一晚上没回来,第二天回来就失魂落魄,让人不得不多想。

    裴施语对这个女孩还挺有好感,虽然不是顶顶漂亮的女孩儿,但是很有邻家小妹的模样。看着很乖巧,长相让人觉得很舒服。

    也是因为她,向晓月才那么快被王家人所接受,也是因为这个儿小姑娘的关系。

    向晓月虽然刚开始是为了讨好未来婆家,后来接触多了,渐渐喜欢上这个有些自卑的女孩儿。后来会这么尽心帮忙,也是因为单纯喜欢她。

    “不清楚,问她死活不说,就知道闷在房间里。”向晓月有些头疼道。

    黄柔柔就跟名字一样,非常的柔弱脆弱,从小身体就不怎么好,身上经常起疹子。

    虽然不是什么大病,可是看着非常的吓人,小朋友们都不愿意跟她玩,也导致了她性格有些孤僻。

    长大了之后,直接被痘痘给毁容了,更是不愿意出门见人。

    现在好不容易好了吧,又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把人急得厉害又无可奈何。

    因为知道她的性子,家里人也不敢逼狠了,所以就找上她了。

    可是黄柔柔对她也只字不提,她就想到了裴施语。

    “什么,你让我去问她?”裴施语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向晓月叹道:“除了你我也不知道找谁了,她最崇拜的就是你了,我觉得如果你去开导她可能会有点效果。不一定非要逼问那天发生什么事,好歹让她不要那么自暴自弃。这丫头很脆弱,我还真怕她想不开。”

    不到不得已,向晓月是不会求裴施语的。

    可是目前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各种方法试一试。

    “这么严重啊?”裴施语诧异道。

    “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时不时偷偷那哭,我们都不敢问太多,就怕她想到一些不好的事。饭也不好好吃,全家人都要愁死了。”向晓月很是无奈道,她向来风风火火,对这种性格的女孩很是没辙。

    “那我明天晚上过去一趟吧,今天晚上我正好要录制视频,到时候做的点心可以带过去。”裴施语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了。

    向晓月兴奋极了,直接把她给搂住。

    “你这朋友真是太仗义了。”

    裴施语失笑:“这算什么,我也挺喜欢那小女孩的,若是能出一点力那是最好。”

    话是这么说,向晓月很明白,如果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忙碌如裴施语,哪里有空去忙这些。

    “谢什么的见外话我就不说了,伦斯那边你不用担心,我会派人盯着的,不会让别人摘了桃子。另外,若是真能研究出来,产品的推广营销也不需要你发愁。”

    向晓月承诺道,太多感谢不如实际行动。

    “我不过跑个腿,就有人死心塌地给我卖命,这买卖太值了!”裴施语玩笑道。

    向晓月连忙高声道:“我可不是免费的!要是成了,你不仅仅要答应我给我整套套装,还得开工资的。”

    两人顿时对视一笑。

    这时,裴施语的电话响了。一看来电人,她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

    向晓月见此,非常识趣的离开了。

    犹豫了一会,裴施语最终还是接了起来。

    “喂。”

    “我要见你。”电话那头的声音丝毫不客气,好像在命令一样。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谢苒。

    之前在宁老夫人那的时候,两人彼此留过电话。

    “抱歉,我没空。”裴施语的语气绝对也谈不上好,原本谢苒就让她厌恶,现在还是这种语气,更是让她难以好脸色。

    谢苒咬牙切齿,声音好像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那你跟前台的人说,让我上去。”

    “我不觉得有什么好跟你谈的。”裴施语毫不客气的拒绝了,“还是你想要再害我一次?”

    “果然是你!”谢苒激动不已,“为了满足你的私欲,就让他这么害我们整个谢氏,你这样做就如同褒姒戏诸侯一样,最终会害死他的!”

    “这就不用你担心了,管好你自己吧。害人终害己,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我最后提醒你一句。”

    说完,裴施语就想要把电话给挂掉,跟这种人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时间。

    “等等!”电话那头高声叫了起来,“我怀里他的孩子!”

    裴施语已经点向红色挂断键的手顿住了:“你说什么?”

    “我怀里他的孩子!我怀里封擎苍的孩子!”

    “如果这就是你想要使出的手段,哪怕你看错了,我不会因为你的胡言乱语对我的爱人有所怀疑的。”裴施语错愕了几秒,很快就反应过来。

    对于这种垂死挣扎的人来说,什么话都能说出口,根本不足以为信。

    “不管你信不信,这就是事实,你逃避也无法掩盖它的存在。”谢苒笑了起来,整个人有些癫狂。

    裴施语并不相信她的鬼话:“如果你想以此讹诈什么,我只能说,收回你拙劣的谎言。”

    “你如果不信,我可以把我怀孕拍的图片发给你,虽然现在他现在还很小很小,可是已经可以看到他的存在。”

    “呵,别胡乱给孩子认爹,他若是知道真相会不高兴的。”裴施语淡淡开口。

    谢苒有些恼怒,却很快平静下去,她的语气里充满了自信:“如果你不信,抽取胎儿绒毛组织进行DNA测试,到时候我会让你心服口服。让你知道,我,谢苒,怀了封擎苍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