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下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69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下场

    裴施语心底正纠结着,封擎苍开口道:“既然你有秘密武器,那么就应该拿出来发挥最大效用。”

    “你不想知道是什么吗?”裴施语惴惴不安道,心底在想,该如何解释小绿的存在。

    她若说出真相,男人会怎么看?

    心底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千万不能说,如果她说了,会不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小绿来得莫名其妙,谁也不知道哪一天会不会突然消失。

    可是不说,又不知道该如何跟男人交代。

    男人对她的好她都看在眼里,实在是不愿意隐瞒。

    “等伦斯那边出了结果,我自然就清楚了。”封擎苍语气平静,并不是太感兴趣。

    裴施语诧异不已,瞬间又想明白了。

    这么玄幻的事普通人肯定不会往哪里想,饶是封擎苍这样聪明的人,怎么也想不到她的东西来得这么的神奇。

    至多以为是什么秘方,她又不太知道具体是什么物质,所以希望能分析成分,才能更大规模的制造罢了。

    这么一想,裴施语终于舒了一口气。

    不用欺骗,也不用非说出真相,这样的感觉真好。

    “收购谢氏是以封氏的名义吧?”裴施语有些担忧道,虽说现在的封氏是男人的一言堂,但到底是家族企业,里面牵扯的利益太多。

    “这个你不用担心,研究室的人我会单独挑出来。封氏胃口虽大,可一时半会儿也无法全都消化掉谢氏。”

    裴施语听到这句话,微微舒了一口气。

    她并不希望自己的产业,寄在封氏名下。可以是合作伙伴,却不愿意是附庸。

    如此的话,会牵扯太多利益,难以按照她想要的去做。

    “我做了这么多,你没有什么表示?”封擎苍挑眉看着她,暗示性意味十足。

    裴施语哪里不明便他是什么意思,脸有些红了起来。

    这个男人肯定又想要玩新花样!

    自从他GET到情趣的萌点,就不甘于传统的套路,喜欢探索新的领域。

    还好男人没有S那个什么M的癖好,否则她可以考虑分手了。

    但是即便如此,有时候也让人觉得羞耻无比。

    什么兔女郎、水手服等等,她都穿过,那些衣服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套上去比直接脱了羞耻。

    实在是那种暗示性意味太浓烈了,每次一套上去,男人的眼睛都发着绿光。

    当晚肯定会折腾得很晚才罢休。

    谁能知道,一天板着张棺材脸的封大少,私底下竟然这么的闷骚!

    “你又想玩什么?”裴施语警惕道。

    封擎苍嘴角微微翘i起,整个人充满了邪肆狂狷的气息,让人呼吸都有些不顺畅起来。

    “我刚买了一套衣服,你应该会喜欢。”

    听到这句话,裴施语的心直接咯噔了一下,笑容都变得干干的。

    果不其然,男人拿出那套所谓的衣服的时候,裴施语的脸直接刷的一下通红起来。

    这也叫衣服?跟个破网似的,还不如不穿呢!

    可裴施语最后还是乖乖的穿上了,男人想要做什么根本不容商量,到时候只会折腾更惨。

    等到被吃干抹净,裴施语才反应过来。

    她为什么要这么听话!一个月的期限还没有到呢,男人都还没有说明清楚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谢家这个庞然大物,顶不住巨大的压力,在马部长被抓住没多久,宣布破产。

    这个之前还风光无比的集团公司,就这么说倒就倒,令人无比唏嘘。而后封氏将谢氏收购,大幅度裁员之后,迅速重整,成为封氏的子公司。

    封氏吞噬了谢氏,规模比之前更大,涉及的领域也更多。

    明眼人都知道,谢氏这次倒霉和封氏有着莫大的关系,商场如战场,虽然会议论几句却也不会有太多异议。

    只是想到之前谢氏的大小姐还跟封大少闹出绯闻,让人觉得无比嘲讽。

    “这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下场,竟然敢造谣我们封大少,典型的不想活了。封大总裁能容忍谢氏蹦跶这么久,已经是仁慈了!”

    “哼,谁让他们挣这么多不义之财,活该有这么一天!”

    谢氏因为搭上马部长,做了不少损人利己的事,不少百姓都深受其害,所以看到谢氏倒霉,他们拍手叫好。

    而裴施语这边,终于和伦斯谈好了。伦斯虽然起初态度强硬,可是实在是无法抵挡红珠水的诱惑,最终宣布妥协,他会留在国内一年,专门进行研究。

    具体事宜全都在合同里签订清楚,保险起见,裴施语还给封擎苍过目。

    结果,封擎苍几乎删减了大半,为此还借口占了裴施语的便宜。

    可不得不说,封擎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果然不一般。

    这份合同和策划案裴施语和叶沛灵研究了很久,又给向晓月过目,都觉得非常完美。

    可是经过男人这么一改,才发现有很多没有注意的地方。对比之下,自己写的简直就是渣渣。

    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啊!

    裴施语感叹道。

    “也就是你,如果是别人,肯定会被封总骂得狗血淋头了。”向晓月看了修改版之后,忍不住叹道。

    封擎苍从来不会给人面子,做得不好,管你是谁,就是一通大骂。

    裴施语干笑,他是没有骂她,却在床上用另一种方式折腾她,美其名曰:长记性。

    “话说,那天宴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向晓月突然问道。

    裴施语顿了顿,难道那件事已经传开了?

    她不动声色的开口问道:“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是我未来的小姨子,自从她宴会回来就开始不太对劲了,问她她也不说。”向晓月想了想,低声在裴施语耳边道:“我那小姨子当天晚上竟然不见了,第二天才回来,问她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