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在这里封擎苍就是王法!-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67章 在这里封擎苍就是王法!

    “你到底做了什么!”

    谢苒被谢父的怒意给吓到,原本就心虚,直接吓得脸变得惨白。

    “哎呀,这是做什么啊,公司出了事,你回家找女儿发什么火啊?”谢母看到这一幕,连忙走过来嗔怪道。

    谢父一改平时慈善模样,指着谢母道:“就是你平时把孩子宠得,无法无天,不知道天高地厚。”

    “我怎么了我,你在外头不顺心,拿我们母女开刀。我们苒苒这么乖,会做出什么事?你有这力气不对外头,对我们发火做什么。”谢母不满道,又望向谢苒,“苒苒,别怪你爸,他也是最近心情不好。”

    “妈……我,我……”谢苒抓着谢母的手,整个人在微微颤抖着:“我可能真做错事了。”

    这下就连谢母都吓了一跳:“到底怎么回事?”

    “我之前想要设计裴施语那个贱人……”谢苒将之前的事一一道来,末了不忘给自己挽尊,“可是那天什么事都没发生,裴施语那个贱人自己不知道怎么就出来了,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事。”

    “妈,我们家发生这些,肯定不是因为这件事,对不对?”谢苒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的爸爸妈妈,希望能得到肯定的答案。

    可惜,就连最护着她的谢母,都被惊吓得说不出话来。

    谢父更是觉得五雷轰顶,倒在沙发上,两眼发白:“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跟我商量一下啊!”谢母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懊恼前几天她感觉自己女儿不对劲,结果没有询问。

    谢苒在他们眼里一直是个乖宝宝,聪明听话,没有想到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

    “妈,我,我也是想着这件事肯定万无一失,没有想到就出了岔子。”谢苒也后悔不已,她高估了封擎苍的底线。

    “你之前联系的那个人,现在呢?”谢母垂死挣扎道。

    谢苒顿时哭丧了脸:“不见了,我们拿的都不是自己的电话,我去找过中间人,全都给消失了,怎么都找不着了。”

    谢母差点没有呕血:“你这孩子平时这么聪明,这次怎么这么傻啊!这明摆着你被人给当枪使了!”

    “可是我并没有出面啊,我只是出了点子而已。”谢苒也有些猜到了,但是还些不死心。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出现,不过是让别人做她想要做的事而已。

    可是她想到王姣姣几个直接涉入其中的人,现在被整成的样子,顿时忍不住瑟缩一抖。

    那个男人不会也这么对付他们吧!

    “你傻啊!这种主意又不是什么高明的,谁能想不出来?那个人之所以找你,不过是想找个人做挡箭牌。不管成不成功,她都能全身而退,然后把所有一切都指向你!”谢母直接骂道。

    “平时都说你聪明,这次怎么这么蠢!想要害人,也不知道手脚干净一点!我们要被你害死了。”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谢苒直接哭了起来,她也不知道怎么事情就变成这个样子。

    她不过是有这么个主意,哪里晓得自己也被牵扯进去。她为了落下把柄,都是拿的是外头买的号码,平时电话还用变声器。

    打钱过去,也是绕了好几圈,难道这样也能出问题?

    而且据她所知,那个人对裴施语也很是不满,所以两个人才会合作。

    王家姐弟,也都是他们去联络安排,她一点都没有插手,不过是出了点钱罢了。

    “哭哭哭!现在哭有什么用!我们全家都被你害死了!”谢父直接爆发了,猛的站起来,将面前的桌子给掀翻。

    “噼里啪啦——”屋子里发出巨大的声响。

    谢苒被吓了一跳,躲在妈妈怀里瑟瑟发抖。

    “你这是做什么,吓到孩子了!”谢母不满道。

    “孩子,有二十几岁的孩子吗!都是被你给宠坏的,做事太想当然,这么傻的事也做得出来!还不跟家人商量,现在完了,彻底完了!”

    谢父咆哮道,这几天的压抑情绪全都发泄i了出来。

    “这也不一定是我们苒苒的错啊,封大少也不至于为了这么点事责备我们整个谢家吧?不过是一个女人,这气性未免也太大了点。肯定还是你们男人在生意上,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他。”

    谢母对于谢父的态度很是不满,为谢苒开解。

    “你们懂什么!这个男人最是护短,你的好女儿要设计他的好兄弟去睡自己的女人,试问哪个男人会受得了?这是对他的尊严进行极大的挑战!”

    “这,这不是没有睡成吗……”

    谢父嗤笑:“得亏没有睡成,否则这个男人疯起来,就不是把我们谢家搞垮这么简单了!”

    “有,有这么严重吗。”谢母还有些不信,她对封擎苍的印象非常好,觉得就是自己未来的女婿。

    虽然平常看着冷了一些,可这种男人才靠谱,不会拈花惹草。更别提长得英俊,还拥有着巨大的权力。

    “说你们不懂,还真是什么都不懂!师炎是什么人,真以为他经常跟着封擎苍跑,就不把他当回事了?他可是师家的人,是封擎苍最铁的哥们,也是他的左膀右臂。

    封擎苍连自己得力属下被欺负,都能直接派人把对方给弄了的人,自己的兄弟不得护着?那个女人不管你们喜不喜欢,她现在都是得宠的,被认可的,这么设计他,怎么可以忍受!

    况且这么设计,只会让人觉得除了羞辱还是为了削弱他的实力,他怎么不会打击报复?!”

    谢父越说越觉得前途无望,忍不住悲嚎起来:“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我们谢家也不是好惹的,封家也不能一手遮天啊,这还有没有王法了。”谢母心底也害怕极了,却也忍不住道。

    “王法?在这里封擎苍就是王法!你女儿完全被人耍了,幕后的那个人,就是想要借着我们封擎苍的手,把我们给干掉!不行,我得跟族里的人说说这事!”

    谢父直接窜了出去,没等大家反应就消失不见。

    谢苒双眼呆木,完全想不到会变成这个样子。

    之前她被从宁老夫人家里退出来,家里也受到些许打击,不过也就尔尔,她以为封擎苍并不是什么严苛的人。

    没有想到,他跟传言里的一样可怕,不,甚至更加恐怖。

    谢苒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眼眸里透着坚定:“妈,我去找他,事情是我惹的,我去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