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你到底做了什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66章 你到底做了什么!

    裴施语未来会不会哭,只有老天爷知道,但是谢苒现在却是要哭了。

    原本她以为宴会上的事不了了之,毕竟还没有进行到下一步,裴施语自己就已经跑了,也就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宴会上没有人找她麻烦,事后也没有什么动静,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她忐忑了几天,就放下心来,更加认定裴施语那时候不过是炸她而已。

    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有想到她想得太简单了。

    最开始是马部长竟然落网了,受贿巨额赃款五十个亿,证据确凿直接被逮捕关押。

    这个消息爆出,整个国家都震动了。官员队伍里竟然藏着这么大一只蛀虫,代表着人民的利益受到了极大的侵害。

    以马部长为首的官员,集体往下撸,哪怕是下属的开车司机,都被牵扯进来。

    不仅仅是打虎,连牵扯进来的苍蝇都不放过,成为近几年最轰动的反腐事件。

    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和其有关系的人全都收起尾巴做人,唯恐被连累。

    谢家和马部长关系非常亲昵,大家都知道谢家之所以能上一个台阶,全都是因为攀上了马部长这条线。

    马部长一出事,谢家这边顿时召开紧急会议,商讨着怎么过这一关,不受他的牵连。

    刚开始又是砸钱又是找关系,对方钱收了,结果事却没有好好办。

    不少项目被爆出来,给马部长行贿,贪污的几十亿里面,有一部分就是谢家送上去的。以此打败了诸多竞争对手,应得了项目开发权。

    并且还是以低价获得,给国家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当天,谢氏的法人代表就被逮捕审问,谢氏集团股票大跌。

    整个谢氏上下,全都焦头烂额去处理这个烂摊子,到处砸钱打通关系,可是依然没能阻止谢氏的破败。

    “爹地,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之前花了那么多钱搭建的人脉呢,他们一点忙都不帮不上吗?”谢苒看到自己的父亲回到家,一脸颓废的样子,整个人显得毫无生气,她的心咯噔了一下,连忙迎上去焦急问道。

    谢父恶狠狠道:“那些人平时说的比唱的好听,可真遇到事,跑得比兔子还快!”

    “怎,怎么会这样?”谢苒难以承受这个事实,明明前段时间还好好的,她甚至觉得按照这个势头,以后能和封家比肩。

    怎么才过了几天,她就从高高的云端被打了下来。

    “这是有人在背后要搞我们谢氏啊!我那些老伙计说了,上面的人虽然早就盯上了马部长,但是原本只是想要清理政坛上的那些人,并不会牵扯到我们商道。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直接撸了个干净,而且就是冲着我们谢氏来的,也因为这样,那些人压根不敢出手,就怕被牵连。”

    谢父眼睛红通通的,眼眸布满了血丝。他怎么也想不到,他们谢家这么庞大的商业帝国,说倒就要倒了。

    尤其之前跟马部长之后,让他们甚至有种错觉,过了几年之后可以代替封氏成为全国第一大集团公司。

    可是没有想到,美梦没有做几天,竟然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到底是谁这么恶毒?我们谢家向来与人为善,他们为什么要致我们于死地?”谢苒不可思议的开口,“而且我们谢家也不是好惹的,怎么现在变得这么不堪一击?”

    他们谢家虽然不像封家一样是顶级家族,在军政商都有人脉,却是拥有庞大势力,不是那么好惹的。

    可是现在说被搞垮就垮,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

    谢父沉默了一会,久久才恶狠狠开口道:“能有这么大能量的,手段这么狠的,除了那个男人,没有其他人!”

    “这怎么可能!”谢苒瞬间明白了自己的父亲指的是谁,下意识就反驳了。

    话刚说完,她突然想起类什么,顿时觉得全身一软。

    难道,难道那天的事被他发现了?

    所以,现在是在秋后算账?

    这怎么可能!这件事根本不应该牵扯到她的身上才对,就算想到了她,也不至于这么可怕的手段打击报复啊!

    谢苒全身冒着冷汗,整个人变得虚弱无力,心底害怕极了,好像有什么在抓着她飞到半空中一样。

    “爹地,这不是真的,对不对。我们跟封叔叔和他们这么好,我前几天还去探望他,他很想让我成为她的儿媳妇,他们不可能这么对我们的,对不对?”

    谢父嗤笑一声:“那个老东西能当什么用!封家是封擎苍那小子说的算,现在他自己都被整得苦哈哈的,两父子跟仇人差不多,根本不作数!”

    说到这里,谢父就忍不住咒骂起来。

    “这个老封也是个糊涂的,当年那么对封擎苍的母亲和自己的孩子,现在被反噬成这个样子,真是太没用了!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住,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些天的压抑让谢父不堪重负,现在能这么骂出来,心底稍稍痛快了一点。

    如果封云能给点力,他们现在也不会这么被动。

    谢苒听到这些话,心底更凉了,这不就是在认定,导致这一切的人就是封擎苍吗。

    “不可能的,他不可能这么对我们的!”

    “怎么不可能,那小子连自己亲爹都能下狠手,对于我们更是不客气!”谢父说到这,想起老友跟他说起,恐怕他们家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封擎苍,所以才一点活路都不留。

    可是他实在想不起来,有什么对不住那个可怕男人的地方。

    平时遇见态度都很客气,从来不会摆长辈的架子,除了很早之前联合封云炒了一下绯闻……

    等等!

    谢父望向谢苒,目光锐利:“苒苒,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私底下做了什么,得最了他?否则他怎么会突然对我们谢家发难?!”

    封氏和谢氏一直是合作关系,互惠互利,可现在没有打声招呼,就直接把他们给整成这样,这里头肯定是有缘故的。

    封擎苍这个人虽然冷硬,但是只要不妨碍他,不跟他作对,不会无缘无故拿你开刀。

    尤其他们谢家也不是普通人家,更不会费这么大劲,肯定是因为他们家做了什么,才会让他下此狠手。

    谢苒听到这话,脸色更加苍白:“我,我……”

    谢父看她这个样子,心底不祥的预感更深了,眉头紧皱,大声吼道:“你到底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