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你当我的临时妈妈好不好?-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62章 你当我的临时妈妈好不好?

    “你们顾家需要重整家规了。”

    封擎苍漫不经心的说出这句话,可话语里的分量却是不轻,明摆着这件事不能轻易放过。

    关注这边情况的人纷纷倒吸一口气,目光全都落在了裴施语的身上。

    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魔力!竟然让封大少对顾家发难。

    在这个圈子里,地位同等的,哪怕是商场上的敌人,在公共场合里,面上还是要保持基本的礼仪,不会轻易撕破脸。

    顾封两家又是视角,封擎苍和顾墨是朋友,如今却不留一点面子,非要一个交代。

    这只能说明,封擎苍对裴施语的看重比大家想象的还要深。

    气氛一下显得有些剑拔弩张,看着两个顶级男人对立,惹得不少吃瓜群众好奇不已,恨不得拿出手机拍下来。

    可惜谁也不敢这么做,除非是不想混了。

    在场的个个都是光鲜亮丽,小有资产,八卦之心会有,却不会为此赔上自己的身家。

    顾墨望向裴施语,虽然神色未变,却态度诚恳:“裴小姐,今天的事是我们顾家管教不严,请见谅。”

    “呃……没事。”裴施语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做,连忙摆手道。

    顾墨拥有一种成熟男人的沉稳气息,气势没有封擎苍冷冽,可是站在那让人不自禁的屏住呼吸,站在封擎苍不会像别人一样,完全被比得没影。

    顾芮看到这一幕,气得浑身都在颤抖,凭什么大家都给这个女人做脸!

    想要说话,又被顾墨强大的气势镇住,只能那紧紧咬着下嘴唇,不敢吭声。

    她这个大哥,如果真把她送到国外,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绝对不会让她好过,再说了,她也不想漂流在外。在外头哪里有家里舒坦,而且行动肯定会受限制,会被她这个大哥找专门的人看管起来。

    “我和顾小姐不熟悉,她对我有些误解也是正常。”裴施语感受到她刚才未免太过气弱,她现在的表现,也代表了封擎苍甚至封氏,过于贬低自己,会有损男人和封氏威名。便是微微一笑,又开口道。

    “绝无下次。”顾墨承诺,却也没有再逼顾芮当众道歉,这也是考虑到顾家的颜面。

    “最好如此。”封擎苍淡淡开口,话语里的分量却不轻,“否则,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顾芮心底难受极了,不明白自己的擎苍哥哥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对她如此刻薄严厉,从前根本不是这个样子。

    事实上,封擎苍对顾芮并没有多少温情,不过是当初觉得和裴施语有些相像,所以才会多看几眼。

    反倒是顾芮,当时正在喜欢幻想的年纪,又被其他人给带歪了,所以自己脑补了太多的东西,真真假假亦是分不清楚,才会让她如此着迷。

    施玲也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不会让顾芮倒贴,自己的女儿是天之骄女,怎么可以为了一个男人,把脸面都踩在地上。

    不过因为封擎苍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对象,所以也没有反对。

    小核桃感受到场上的气氛缓和了不少,一直默不作声、一副乖巧模样的他,顿时变得活泛起来。

    “姐姐!我好想你!”他直接挣脱顾墨的手,张开大手冲向裴施语。

    顾墨嘴角抽抽,几乎认不出这个嗲里嗲气的孩子是自己的种,跟平时画风完全不一样啊!

    裴施语笑着想要迎上去,结果还没有张开手,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给挡住了。

    小核桃眼看就要冲入身上有很好闻味道的,他认定的妈妈怀里,衣领被提起来,还没反应,就被丢回自己爸爸的怀里。

    看到肇事者,顿时嘴巴扁了起来。

    苍叔叔太讨厌了!非常非常非常的讨厌!

    “不过是一个孩子。”裴施语简直哭笑不得,总裁大神,你的醋劲未免太大了点吧。

    封擎苍完全不知道羞愧二字怎么写,一脸淡定的开口:“除了我,谁都不行。”

    “你可真是……”裴施语无奈一笑。

    顾芮看到两个人的互动,体内的愤怒简直要压不住,却又无可奈何。那种感觉难受极了,好像被老天爷抛弃,所有人都可以欺负她一样。

    “王太太在那边,我们过去吧。”施玲拉着一脸不甘的顾芮离开,脸色非常的难看。

    裴施语有些头疼,她不明白为什么会闹成这个样子。

    她也想和他们好好相处,可是明明这么简单的事,偏偏弄得非常的复杂。她的亲和力在这里毫无用处,也是让人很无奈。

    一双温暖宽厚的手掌将她的手握住,不用看就知道是谁。

    “有我,足矣。”

    裴施语笑着点头:“嗯。”

    心底却不禁在想,之前一直拖着没有去看医生,得加紧步伐了。

    有了孩子,那么就更像是一个家了。

    从没有真正体会过家庭生活的裴施语,很希望用有一个小家,外在的东西都不重要。最重要就是,一家人和和美美的生活在一起,那是多么快乐的事。

    小核桃虽然被扔了回去,却不能打散他对裴施语的炽热。

    “姐姐,下个月就是我的生日了。”小核桃期期艾艾的开口,又圆又黑的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裴施语。

    裴施语看着顿时心底软成一片,她蹲下来,方便平视小核桃的眼睛,这才开口道:“哇,小核桃又长大一岁了,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告诉姐姐,姐姐给你准备好不好?”

    小核桃低着头,把玩着自己的小手,想要说些什么,可时不时又望向身边的父亲,露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顾墨嘴角微抽,这混小子越发会做戏了,看他这副模样,根本想不出来他是个天天大脑天宫的熊孩子。

    前几天幼儿园又打来电话,说他儿子老是惹是生非,又和人打架。如果不是看他的面子,肯定会被开除的。

    “我,我不想要礼物。”小核桃声音越来越小,看起来像个小可怜似的。

    顾墨最是了解自己的孩子,看到这个样子,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底的感觉。万年不变的脸,都有了裂痕。

    之前他虽然知道这个孩子莫名对眼前这个女人有好感,他虽然看着确实觉得面善,却也没有感触太深。

    现在看到简直就是暴击,这熊孩子在他面前都没有那麼乖巧过啊!

    “那你想要什么?”裴施语知道小核桃是个什么都不缺的孩子,这副模样肯定是平时拿不到的。

    小核桃咬了咬下嘴唇,抬起头一双葡萄似的大眼望着她:“我从小没有妈妈陪着我过生日,我生日那天,你当我的临时妈妈好不好?”